首頁 絕妙好妖

第七章

字體:16+-

“我一點都不愉快!午飯,豆芽炒青菜;晚飯,青菜炒豆芽。”幾乎在同時,佇雲峰上的石不語,卻正摸著自己那張日益消瘦的臉頰,哀怨連連:“可憐小生這如花似玉的容顏,嗚!”

“你若受不了苦,便退出宗門,下山去吧。”坐在對麵的凝寒,態度遠比這天氣惡劣,連頭都未抬,隻淡淡應道。

“真的可以麽?”石不語大喜過望,打定主意等會便去半山腰的術宗賣身葬父,不,是賣身拜師。憑著自己那條能把死人說活的舌頭,多拍拍術宗宗主鈞鴻子的馬屁,或許也能……

“隨你心意。”凝寒微微點頭,一麵縫著手中的獸皮,一麵漫不經心道,“不過,既已不是我弟子,你要下山,卻隻能自己走下去!”

“當我沒說過……”石不語頓時泄氣,躺倒在木凳上。開玩笑,憑自己這單薄身子,隻要出了驅寒的法陣,隻怕立刻便做了冰凍人棍。

“那也隨你。”凝寒似乎帶著一絲微笑,卻又似乎沒有,讓人捉摸不定。

“師父,我算明白了……”

“什麽?”

“所謂虛偽的民主,大概就是你這種行為吧……”

雖然使用了對方並不理解的名詞,不過,充滿譏諷的眼神還是讓他遭受了凝寒的懲戒。然而,在扒拉了半天飯菜之後,石不語毫無悔改的抬頭問道:“師父,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問你。”

“恩?你問吧!”

“怎麽你始終穿著黑袍、戴著紗笠?若是日後有人問起令師尊容,隻怕我都說不出來。”

“你的意思,是要我取下紗笠?”凝寒放下手中獸皮,瞥了他一眼。

“這個當然,難道你要我把頭伸進你的紗笠嗎?”

這句冷笑話,並不好笑。沉默了片刻。在石不語的忐忑不安中,凝寒忽的輕輕抬手,摘去了紗笠。下一刻,好奇的男子已陡然跳離木凳,足足後退了數尺,直貼到牆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