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43 大水壓垮泥菩薩

收藏書簽 字體:16+-

土係法術本來重在沉穩冷靜,但是遇上剛剛突破了冰淩境界最高層的水流觴,這樣的優勢便不複存在了。

裂原魔君冷靜,水流觴比他更冷靜,加上化汽境界已經修煉有成,每一劍出去似虛似實,使的力氣都不大,擂台四周環水,從水中吸收精氣以補充自身十分方便,攻勢仿佛無窮無盡,打了近一個時辰了,毫無氣衰力竭之像。

裂原魔君則不同,手上的艮山柱是一等一的重兵器,就算是他這樣法力高強的魔君,連續使了這麽久,也難免開始感到吃力,加上環境不利,他又不願不顧顏麵對一個後生小輩的進攻一味采取守勢,於是慢慢地便開始心煩氣躁起來。

水流觴來之前,已經與父親詳細討論過應戰策略。水向天確實早就猜到兒子最可能的對手就是裂原魔君,所以根據之前幾次仙魔大戰時對他的了解,特地想了一套專門對付裂原魔君的方法。

裂原魔君雖然爭名好利,卻並不是個有城府之人,有心算無心,又是被對方占了地利條件,有苦說不出,打著打著,氣勢便大不如前。

黯日魔君看得連連搖頭:“水向天奸詐,他兒子也奸詐,打到現在,就是躲著不跟土包子硬碰,東刺一刺,西撓一撓,耍貓逗狗一樣。土包子也不爭氣,死要臉麵做什麽,他若隻守不攻,天下間除了魔主無人能奈何得了他,到時候急的就是水家小子了。舍己之長,愚蠢愚蠢,還練的禦土術,沉、穩、靜、守都不成,難怪修為過了這麽些年都沒進步,越活越回去了!”

從心理上說,裂原魔君畢竟是妖魔族這一邊的,而且勝負關係到他們今後百年的生活自由,他自然是希望他能贏的,但是長期以來互看不對眼,又使他忍不住奚落幾句。

鬥法之時,旁人不得出言提醒,所以妖魔族這邊的人雖然心急如焚,卻隻能幹瞪眼。

幻姬看著也十分焦急,她好不容易把裂原魔君拉攏到自己這邊來,原想借著這次百年大戰,壓一壓黯日、蝕月等人的威勢,好讓自己在妖魔族中建立更大的勢力權威,沒想到裂原魔君卻這般不濟事,連個後生小輩都收拾不了。

遠遠看一眼對麵端坐在水向天身邊,神色緊張的風聆語,幻姬握緊了拳頭,心中冷笑:你就得意吧!總有一天,我要讓你跪在我的腳下,我要讓天下人知道,你不如我,你們都不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