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37 失憶是種流行文化

收藏書簽 字體:16+-

寧禹疆向毓秀童子問了很多關於風族以及風靜語的事情,當然還有將自己送到那個世界又重新接回來的相關細節,但是奇怪的是,毓秀童子仿佛得了老年癡呆症一般,有些事情無論如何就是記不起來。

導致寧禹疆問他的問題,他有時候回答的細致流暢,有時候又顛三倒四,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連我母親喜歡在衣服上繡什麽花,小時候從樹上掉下來,手臂上有塊疤都知道,竟然不記得她是怎麽死的,你具體是怎樣用風環把我送走的,現在竟然說連怎麽用風環把我帶回來的都不記得了?老頭,你耍我啊?!”寧禹疆終於被毓秀童子的“意識流”敘述法搞得忍無可忍。

“我、我不是老頭!”毓秀童子弱弱地抗議道。

“你不老難道我老?!”寧禹疆一把揪住他的胡子,非常懷疑這個家夥由始至終都是在忽悠自己。

“我老、我老!你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毓秀童子哀叫著求饒,一副沒用到了極點的德行。

寧禹疆上下打量他一陣,看他又不像是在作假,怎麽偏偏就忘記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呢?

風靜語的事本來她完全可以去問阿姨風聆語的,但是因為一直以來她都下意識的想抗拒自己跟這個世界的關係會越纏越深,所以極少主動在雲夢澤提起自己母親的事。

上次一時好奇隨口問了一下火彥陽,聽到了一堆溢美之詞,想也知道是火彥陽情人眼裏出西施,做不得準的。

從毓秀童子嘴裏,倒是聽到了不少關於風靜語的生平,唯一欠缺的是最重要的結局。

例如風族的上上任族長,也就是風靜語、風聆語兩姐妹的父親,其實還有一個女兒,名叫風妍語,容貌與風靜語甚為相像,因為總想在姿容上勝過姐妹,於是暗中吸食凡人少女的鮮血以修煉魔功,事發後被風族逐出嫡係,更要將她治罪,她得了消息連夜畏罪出逃,至今不知所蹤。

又例如與水向天有婚約的本來是風靜語,後來出嫁的卻成了風聆語。

奇怪的是,隨口八卦地問起魔主與風靜語的一段情時,毓秀童子的老年癡呆症又發作了,捧著腦袋想了半天還是回答不上來幾句話。

白靈見寧禹疆生氣,偷偷拉過她道:“小姐,我看不是他不記得,應該是有很厲害的人在他身上施了法,將他的一些記憶強行鎖住了。”

“咦?”寧禹疆恍然想起來自己似乎確實曾在無字天書上看到有類似的記載。

這類法術名為“鎖魂術”,類似現代的催眠,但使用鎖魂術之人法力必須比被施法者強,方能有效,被鎖住的記憶,需要有一些特殊的咒語之類的話才能破解,又或是施法者離世後也會自行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