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34 有冤還是有緣?

收藏書簽 字體:16+-

所謂的代溝就是如此,水流觴說了半天,寧禹疆完全不懂,甚至不明白他為什麽要為了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跟她糾結半天。

水流觴定定看著她,終於發出一聲長歎,肅容道:“不管如何,今日你以這種方法殺死窫窳之事絕對不可透露給其他任何人知道,否則不但你會成為仙族的公敵,就是君父和母親也可能因此受到牽連,這件事你一定要記住!”

他那個無奈的樣子,令氣惱不解的寧禹疆忽然想起剛剛在水底,他隻因為她覺得難受不適就主動將仙族視若性命的內丹交到她手上,心中一個聲音肯定道:這個杯子男雖然陰晴不定,但是他對我是真的好,順他的意一次又如何?橫豎自己在這裏也待不了多久。

點點頭算是答應,反正殺魚也不是什麽了不得的光輝事跡,不說就不說。真要有人問起就說那些窫窳是饑餓過度集體自殺好了。

“以後也別用這種方式去攻擊敵人,包括妖魔野獸!”水流觴稍稍鬆口氣,不放心地繼續要求。

真囉嗦!如果人家要殺我難道我還顧忌這個顧忌那個,不動手反擊?

寧禹疆一邊腹誹,一邊勉勉強強地再點一下頭。

水流觴看了她一陣,確定她沒有反悔的意思,這才溫言道:“我們回去吧,在水下待了這麽久,天都快黑了。母親一定很擔心你!”

說得她好像是到處闖禍的壞小孩一樣!嘖!

不過,寧禹疆不否認,聽到這樣的話,心裏還是軟軟地很舒服。

與水流觴並肩一路往宮城方向走去,那感覺就像在從前的世界裏回家的心情一樣——不管多累多煩,家裏有關心自己的人在等著!

如果有開心的事,還可以一起分享,讓開心用力地翻幾倍!

水流觴此刻的心情卻比較複雜。

從小他就被教育著區分仙魔之別,要與魔道劃清界線。發現寧禹疆明顯的入魔傾向,本該立刻上報君父,將她關到雲山中去嚴加看管,直到她誠心改過為止。

但是,他卻選擇了包庇。

他不知道為什麽自己自從閉關時看到那些幻象後,對眼前刁鑽嬌蠻的小姑娘就再也冷不下心腸,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是對是錯。

隻是直覺地擔心她會受到傷害,直覺地希望能讓她的笑容再多一些……與自己親近一些……

也許入魔的其實是他,所以才會毫不猶豫地違反自己一直以來的原則,主動替她遮掩過錯。

所有人都以為他天生是一個溫柔知禮的翩翩公子,隻是前幾年修煉冰淩境界才導致性情變得冰冷孤僻,其實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腸本來就是冷的。

所謂溫柔知禮,不過是順應父母與族中長輩的期望,表現出來的一種假象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