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22 要吃窩邊草?難!

收藏書簽 字體:16+-

寧禹疆被水成壁掌力帶開,險之又險地避過了土雅曼背後襲來的千磊盾,人剛剛站定,忽然感到身旁人影一閃,土雅曼已經撲入場中一手扶住了水成壁。

“壁兒,你傷到哪裏了?”土雅曼一疊聲地追問。

水成壁抬手擦去唇邊的血跡,搖搖頭,向寧禹疆道:“你贏了。”

土雅曼一雙妙目狠狠瞪向她,罵道:“你好狠的心!壁兒為了幫你,你卻趁機下手打傷他!”

寧禹疆瞄了一眼已經被土雅曼收回掌上的一塊黃色的圓形餅狀物件,想起剛剛的經過,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了何事,她很不屑土雅曼身為長輩還幹背後偷襲的事情,但又不得不承認,水成壁確實是為了幫自己躲過暗算而受傷,雖然她遭遇暗算也是因為他。

外公說做人要恩怨分明,大表哥也說過做錯事了要敢於承認。

“對不起!”寧禹疆看著水成壁,誠心誠意道。

水成壁有些意外,不久之前還那麽囂張刁蠻的小姑娘,竟然現在會這麽爽快地向他道歉,而且明明是自己的母親先暗算她的。

“我技不如人,本來就是要輸的。”水成壁苦笑道。

水向天對兩個孩子的態度有些意外但十分滿意:“好了,都沒事就好,壁兒回去好好讓瀟寒替你調養一下,莫要傷了根本。”

土雅曼怒氣衝衝道:“這小丫頭莫名其妙打傷了壁兒,這樣便算了?夫君,你的心裏就隻有風族這些狐狸精?!”

寧禹疆聽她言辭中辱及自己阿姨,心中有氣,風聆語隻是含笑不語,半點不在意,仿佛覺得土雅曼隻是個無理取鬧的不相幹之人。

她這種態度,比反唇相譏更令土雅曼氣憤。

水向天淡然道:“兩個孩子一點小爭端罷了,他們尚且不放在心上,你又何必斤斤計較?再說,若不是你背後偷襲在先,也不會鬧成這樣。”

土雅曼看看雲淡風輕的風聆語、一臉不忿的寧禹疆、沉默不語的兒子,再看看義正詞嚴的丈夫,忽然笑起來,隻是那笑聲比哭更淒涼:“尹曦被這丫頭打傷是同輩切磋,現在連你的親生兒子被傷成這樣也是‘兩個孩子一點小爭端’?水向天,你的心為什麽能偏成這樣?一個鳳族的野丫頭,竟然就比你自己的兒子都還重要?!”

水向天平靜到近乎冷酷:“雅曼,不要在孩子麵前意氣用事。”

土雅曼想尖叫想大哭,最終隻是淒楚笑了幾聲,把手上那個奇怪的黃色圓餅隨意一拋,圓餅迅速在空中變大,土雅曼扶著兒子一躍而上,淩空飛向自己的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