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20 誰是誰非

收藏書簽 字體:16+-

土族來使遇襲之事線索極少,兩人看並無頭緒,便隻得先放到一邊,待那少年醒來,自然就能解開謎題。

“火老弟如果沒有其他要事,還是早些回火族去備戰吧,不管這次出戰的是魔主或魔君,沒有一個是易與之輩,老弟要多加小心才是。”水向天擺出送客的姿態。

火彥陽道:“既然知道,還派你兒子去?你就不擔心?”

水向天笑道:“少年人總要有些曆練才能成長。”

“你的傷究竟是怎麽回事?別跟我說什麽修煉受傷的屁話!”火彥陽在看到水向天隨身攜帶坎晶時,便猜到他可能受了傷,但也不相信他這樣的高手竟然會因為修煉而受傷。

“我用了天心水鏡。”

火彥陽大大吃了一驚:“什麽?天心水鏡既耗法力又損真元,用處也不大,什麽東西值得你動用天心水鏡去看?”

“小薑糖太掛念她的家人,我隻好用天心水鏡安安她的心。”水向天說得雲淡風輕,仿佛不過是隨手送了件小禮物給人一般地無關痛癢。

“這、這……”火彥陽無語了,他一直知道水向天很在意風靜語,沒想到竟然在意到為了讓寧禹疆心情好些而付出這麽大的代價。

火彥陽覺得他的做法太過,有些奇怪,但又說不上來是哪裏怪,他向來不耐煩去揣摩別人的心思,也就懶得仔細去探究。

“你給老子安排個地方過一夜,老子明天見過小薑糖再走!”

“隨你!”水向天眼中泛起幾絲莫明神色,站起身召來侍從招待火彥陽,自己一個人返回寢殿休息。

風聆語卻已經等在寢殿,見了他就開口道:“你是故意受傷,好順理成章讓觴兒出戰的?為什麽?”

雖然是問句,但語氣肯定,顯然心中早有定論。

水向天默然點頭。

“你還是一點都沒變,誰都可以利用、誰都可以犧牲!觴兒實力是強,但是遇上成名數百年的魔君,勝算能有多少?萬一受傷……你使用天心水鏡真元受損,小薑糖每天都在內疚。我知道你有你不得已這麽做的原因,但是可不可以,顧及一下身邊人的感受?”風聆語失望道。

兩人相對無語,風聆語起身靜靜離去。

看著那與“她”有幾分相似的背影,水向天苦笑自語道:“其實我並不是做每件事都有那麽複雜的原因,隻是似乎沒有人願意相信……”

火彥陽離開水族之前,特地去見了寧禹疆一麵,教了她不少法術還留下一句話——法術沒有很強之前,不要與妖魔族的人打照麵。

寧禹疆問起緣故,火彥陽一臉嚴肅道:“你長得跟你娘太像了,老子怕魔主忍不住老牛吃嫩草,把你搶去做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