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16 專業治理土人

收藏書簽 字體:16+-

木瑕雪一句話沒說完,忽然廣場另一邊傳來一陣**的聲音,眾人轉頭看過去,隻見一個身穿紫袍的大胡子背著一人飛奔進來,一邊跑還一邊大叫:“水向天!水向天在哪裏!快點出來!”

水族的人聽了他無禮地大呼小叫族長的名諱,紛紛皺眉,有幾個比較衝動的年輕小輩就想跳出來嗬斥一番,卻被身邊的長輩一手扯住。

在水族中稍微有點資曆的人都知道,來的這個人身份非同小可,正是火族族長的親弟火彥陽!

火彥陽呼嘯而來,暗紅色的須發好似一團燃燒的焰火,轉瞬間就燒到了近前。

火族之人向來脾氣火爆,十之八九都是急性子,火彥陽更是其中之最,水向天見得多了也不以為怪,施施然起身道:“火老弟竟然親自前來,真是不勝榮幸!”

抬眼看清火彥陽背上背著的人,不禁臉色一變。

那邊火彥陽已經不耐煩地喝道:“呸!還有工夫說這些屁話,快來看看這個土族小鬼還有沒有救?”

事關土族,土雅曼急急起身過來,一邊對兒子水成壁道:“去叫水瀟寒來!”

水成壁微微點頭,一轉身就消失了。

火彥陽小心將背上的傷者放下,一旁早有伶俐的仆從收拾幹淨一張長椅,好讓傷者可以平躺接受醫治。

傷者是一個外表看上去隻有十五六歲的少年,眉間一個褐色的圖騰正在迅速淡去,人也是出氣多入氣少,但身上卻不見有血水或傷口,隻有胸前的衣服上留下了一個灰撲撲的印子,像是踢球時被球撞上留下的髒痕。

水向天上前伸指想向少年的眉心點去,卻被跟過來的風聆語一手格開,土雅曼知道水向天是想用法力為少年續命,大怒對風聆語道:“你這是什麽意思?!”

風聆語一向待人溫和,眾人都想不到她為何會阻止水向天救人,莫非就為了與土雅曼爭風吃醋?

寧禹疆卻知道,風聆語是怕水向天之前為她施展過天心水鏡,三月未滿,再貿然動用法力會損傷根本,傷上加傷,不由得更覺愧疚。就想從人叢外鑽進去為阿姨辯解。

水向天向風聆語微微搖頭輕道:“一時忘了而已,我沒事。”

但還是改為從懷中取出“坎晶”放到少年的額頭,過了一陣,那個褐色圖騰總算不再變淡。

火彥陽看見水向天隨身帶著“坎晶”,臉色一變,這“坎晶”是水族至寶,尋常都藏在水族禁地之中,但隻有水族嫡係人員受了重傷,才會請出來帶在身邊幫助調氣療傷。

莫非水向天也受傷了?火彥陽想起一個月後就要舉行的仙魔大戰,心中暗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