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12 連老爸姓什麽都不知道

收藏書簽 字體:16+-

因為妖魔的打攪,水族嫡係子弟的額頭PK大賽被打斷,大家的心思都被剛才妖魔出場的聲勢所懾,三公子的實力反倒沒太多人關心了。

直到四公子華麗登場,大家的注意力才稍稍拉回來一點。

公平地說,四公子水成壁長得也是十分英俊,完全可以與水流觴媲美的,隻是氣質完全不同。

水流觴像碧水深潭,清澈幽靜又深不見底,寒氣逼人,水成壁則像雪山下流淌的河流,同樣給人一種冷意,卻是激昂不羈,美麗中暗藏著危險——落入普通河流裏,喝兩口水運氣好的救上岸來也沒什麽大問題,雪水河流雖然美麗,但是掉進去,幾分鍾之內,人就凍僵了,就算再如何善泳也是死路一條。

此刻他一樣是跪在聖泉之前,但是整個人的姿態卻讓人感覺不出來半絲恭敬,反而處處透出桀驁不馴的偏激風格。

水向天和大長老顯然已經很習慣他這一套,隻是挑挑眉頭,便按程序替他點額。

水成壁的圖騰是一種詭異的灰色,像沒有光澤的水銀,看上去竟然有點流動的感覺,殿上各人見了,驚歎之聲此起彼伏,似乎看到了什麽離奇的東西。

寧禹疆疑惑地看向白靈,這算什麽程度啊?

白靈輕輕呼口氣道:“這是冰淩境界的中層了,四公子的法力修為進展好快呢,估計再過幾年也要達到上層了!”言下之意,跟水流觴還是有段距離。

果然水向天似乎對兒子的進展頗為滿意:“成壁進展很快,為父甚感安慰,日後戒驕戒躁,定可有一番成就。”

寧禹疆看了一眼殿上驚奇讚歎的人們,又看了一眼被表揚的水成壁。

他的臉上毫無得色,反而眼中帶著幾分不甘抑鬱,唇邊的笑容似是譏諷似是苦澀,完全不像一個成績表現良好的優等生該有的表情,更像是名落孫山的倒黴鬼。

聽了父親的讚賞,也沒有令他展顏開懷,默然地低頭敷衍行禮,起身退到一旁。

水向天微微搖頭,卻沒有開口責怪他,這個兒子向來以長兄水流觴為競爭目標,卻從小到大在法力修為上都輸了一頭,難免心中鬱結,這個心結隻能等他自己想通。

寧禹疆耐著性子又看了兩個公子的點額,發現來去也就那樣了,據說都不如四公子的,慢慢也沒了興趣,拉著一心想繼續八卦的白靈到別處去看熱鬧。

雲夢澤的水上宮殿隻有水族的人與他們的仆從方可踏足,所以雖然剛剛妖魔才來搗亂了一陣,這些見慣了大場麵的人們,轉眼之間又恢複了平靜,寧禹疆的心卻為剛才看到的一幕興奮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