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暴力仙姬

004 天才穿到哪兒都是天才

收藏書簽 字體:16+-

“還有五天才到雲夢澤,如果路上這麽一批批地來人找茬,煩都煩死了,有沒有辦法引開追兵,或者能夠隱藏我們的蹤跡的……我一直想不明白,他們是怎麽找到我們的?”

寧禹疆知道一時不可能撬開杯子男的嘴巴,於是轉而考慮其他事情,免得鬱悶。

“其他幾族應該是分兵多路,然後驅動各族所轄的精怪打探我們的行跡,除非我們一直藏身水中,可以通過禦水術徹底封鎖我們的真元氣息,避免行跡外露。”水流觴難得地耐心解說。

其實這兩天下來,尤其在昨天樹林遇襲之後,水流觴對寧禹疆的態度已經算是明顯改善了,至少不像開始時那麽冷冰冰,也不會動輒命令指使。

像今天中午,寧禹疆堅持要找地方吃飯,水流觴也讓步了。

其實寧禹疆並非嬌生慣養分不清輕重,她也知道盡管水流觴看上去波瀾不驚,但實際這一路怕是危難重重。

之所以這麽堅持要“冒著生命危險”地外出覓食,是心裏對這個忽然冒出來的表哥無法絕對信任。

雖然已從“無字天書”中證實了自己應該是有這麽一門親戚,可是他的態度怪異,加上老頭昏迷前曾經說過幾大族對自己都沒什麽善意……這個老頭是否可信不知道,但是對於初來咋到的寧禹疆來說,還是小心為上。

趁著號稱覓食的機會多了解一下這個世界,萬一出了什麽狀況,自己至少可以溜為上策,不至於非得靠這個“表哥”不可,寄人籬下的感覺,從小當慣了公主女王的寧禹疆可沒興趣嚐試。

幸好,自從樹林事件之後,寧禹疆發現自己的實力應該不弱,從水流觴幾人明顯的態度改變可以看得出來。

不過現在被追殺過程中,多個杯子男做擋箭牌,也是不錯的。

寧禹疆的如意算盤已經打好,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就帶上無字天書跑掉,書裏的內容雖然有點OUT(一百年的曆史空白不是隨便能填補起來的),但是了解一下革命家史,學點應用技術——也就是法術口訣之類的,應該還湊合。

至於那個老頭子,等風頭過了再回來找他算賬不遲。

對於追兵,水流觴顯然自有一番打算,一行人入水後,再次出來是在某個小鎮車馬驛站旁的小湖邊。

幾個人到湖邊的樹林中休息,白精到驛站中買來一輛馬車,與白靈一起將老頭搬上馬車。水流觴招呼寧禹疆一起到馬車上。

馬車很是寬敞,四個人坐著,一個人躺著仍是綽綽有餘。

水流觴取出一麵小銅鏡對著臉龐仔細照起來,寧禹疆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本以為六表哥的自戀稱得上空前絕後,想不到馬上碰到一個不相上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