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誓不為後

番外之納蘭雪: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字體:16+-

有這麽一群人,他們永遠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方,如果有一天,他們要出來麵對世人,那麽,也許就是他們的死期。

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正是如此。

而我,就是這些人中最卑微最平凡的一個。我的名字叫做納蘭雪。

是一個男人賜給我這個名字。他叫張定邊,貴為漢軍的太尉。

他是北沔陽州湖弦口人,出身漁民之家。在我們都死去很多年後,史書上說他:身材魁梧,留著五綹美髯,瀟灑英俊。知天文識地理,習兵法,練武功,精拳藝,擅岐黃。為人急公好義,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他遇見我那年,我隻有十歲。瑟縮在黃蓬鎮上,頭上插著幹草,懇求有良善的大戶人家肯將我收留為奴婢。

就在這時候,他走過我的身邊。那時候,他隻是一介布衣,不名一文,身懷滿腹抱負。

他走到我身邊,低下頭端詳著我。我也不懼他,瞪著烏溜溜的眼珠兒瞅著他。他忽然大笑起來,伸出手來對我說:“跟叔叔走吧。”

我眨著眼睛,用力點點頭,毫不猶豫的把手心覆蓋在他的手心上。他的手溫暖而有力,讓我頓時覺得天地間一片光明。

他在黃蓬鎮上與陳友諒、張必先結拜。張必先脾氣火爆,瞪了我一眼道:“你一個大男人,帶著這麽個小丫頭礙手礙腳做什麽?不如扔了她,教她自生自滅吧。”

張定邊看看我,搖搖頭,堅定地說了一個字:“不。”

陳友諒與張必先無可奈何,我這才有了容身之所。

後來,陳友諒、張定邊與張必先兄弟三人追隨徐壽輝起義,張定邊就把我送到了一戶農家。

在那裏,我無拘無束的生活了三年。這三年中,我無時無刻不惦記著昔日曾經救過我的人,可是他卻始終沒有來。

花落了,又花開。不知不覺,三個年頭就這麽過去了。那一日,我聽到村裏的農人們相互奔走說徐壽輝歿了,陳友諒當了漢王。張定邊哭諫不納,令其分兵安慶而無功,心灰意冷之下,終於回到了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