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誓不為後

四十九,割袍斷義

字體:16+-

“有勞請來探視,沉屙臥床,實在是了無生趣。”徐達有些自嘲般的對著楚流煙開口言語道。

楚流煙聞得此言,心內一緊,忍不住對著徐達落淚說道:“徐大哥不要如此說話,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徐達搖了搖頭說道:“這病倒是其次,隻是心境大敗,度日如年,苦不堪言。”

楚流煙輕聲安慰道:“大哥此言差矣,病中之人自然心境不佳,要是病好了,心境自然也能轉明朗一些。等徐大哥病體稍微好一些,不如隨我一同去杭州一趟,找找那位妙手神醫龍在天,將這個瘡癤之症斷了根,徹底醫好了它。”

徐達眼睛一亮,躊躇了片刻便對著楚流煙開口言語道:“功名利祿,轉眼成空。人心在世,知己難求,要是等我的病治好後,楚妹子可否與我一同隱姓埋名,隱居深山,泛舟湖海,學那範蠡和西施一般逍遙快活,再也不過問人間庶務、朝堂紛爭。”

楚流煙聞言,沉默了片刻,便滿臉嬌羞的抬頭說道:“流煙心中也是正有此意,情願我和徐大哥此生後世,交頭並蒂,永不分離。”

聞得此言,徐達心中大為歡喜,急切的拉過楚流煙的手說道:“聞君此言,餘願足矣,此生再無憾事!”

兩人的手握到了一處。

良久之後,徐達爽朗的說道:“此事尚需籌劃一番,妹子此番回去之後,也請收拾一些細軟,等我病體稍微痊愈一些,並雇好車子,攜手共赴杭州,效仿那範蠡西施一世逍遙。”

楚流煙聞言,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忽然想到什麽,便對著徐達開口言語道:“徐大哥,去杭州之前,能夠隨我一起去一個人墳前祭奠一番。”

徐達有些詫異,並追問到:“自無不可,隻是不知道妹子要去拜祭何人。”

“流煙想去陳友諒墳頭看看。”楚流煙遲疑的說出了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