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誓不為後

四十六,惠妃自縊

字體:16+-

“記得你當初嫁於我的時候不過二十一歲,正是大好年華之時,卻與我共同征戰十五載,曆盡艱辛方有今日。如今你隻需安生靜養,我不想你有事。”

朱元璋看著馬皇後,似乎想說什麽,嘴唇動了兩下,但是不知什麽緣故,卻始終沒有開口。

“你是想說郭如意的事吧?”朱元璋的話讓馬秀英呆在原處。

“我承認,是我不好,我有私心,害死了藍玉。當初惠妃入宮也是你安排的,我很喜愛惠妃,不想她人在我處心卻旁係他人。你可以認為我心胸狹隘,我不夠光明磊落,確實是我的私心害死了藍玉。但是我不想惠妃會自縊,知道的話我覺得不會如此去做。秀英,我真的錯了,但我不奢求你能原諒,隻是惠妃已死,我希望你不要離開我,安心養病。”

馬秀英竟然聽到朱元璋認錯了,這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

她搖了搖頭:“皇上,惠妃的死臣妾心中難受,皇上若是還念舊情,就應該將惠妃厚葬。臣妾請求皇上將藍玉骸骨悄悄葬於惠妃棺內,還望皇上成全。”

朱元璋沒有絲毫猶豫,點了點頭:“朕答應你,但是此事不得公開,畢竟不是什麽好事。”

馬皇後也點了點頭:“皇上,李文忠乃你養子,又是你外甥,皇上。雖然他並非是你親生,但是總算關係親密,曾經也幫助皇上盡心辦事。皇上還請以皇家為念,放過李文忠,少年氣盛之過你年輕時也曾有過,望皇上垂簾放過李文忠。”

朱元璋依舊是點頭答應,不過這次卻沒有說話。

“皇上,臣妾還有一事想請皇上…”說到這裏馬皇後似乎身體不支大口喘息起來,剛抬起的頭又垂了下去。

朱元璋急忙扶住她:“秀英,不要說了,朕知道你要說宋濂之事。”

“不,我要說。”馬皇後喘息了會,調整了下之後又開口了:“皇上,治國安邦需以仁義為先,此乃萬世祖訓。今宋濂乃是當今大學士,文人皆以他為代表。宋濂之孫所犯之罪雖是死罪,但是罪不及親人,不存在滿門抄斬之說。宋濂向來無錯,也無劣跡,皇上不能殺他。雖然宋濂教導無方,但是皇上應該以國之仁君為念,還需切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