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誓不為後

第九章 此徐達非彼徐達

字體:16+-

黑衣人再也不猶豫,背起楚高元就往外走去。他對衙門輕車熟路,很快就找到後門,出了衙門。

走出一段路後,見楚流煙還沒有追來。回看衙門處,燈火明亮的能照亮半壁天空,人聲喧嚷,似乎是出了什麽大事。黑衣人的心,不禁重重往下沉。

這時候,卻聽到有人高聲叫道:“爹,你沒事吧。”

黑衣人抬眼一看,卻是楚流煙回來了。她毫發無損,遮麵布巾已經除去,露出一張美麗的臉,在月光下,在黑衣人心中,泛著悠悠的光華。

黑衣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去,卻真的是楚流煙。

一陣歡喜襲來,他開口道:“楚姑娘,你沒事?”

這一著急開口,卻忘記掩飾自己的聲音。

楚流煙笑了起來:“徐公子,我沒事,我就放了一把火,燒了一間房屋。卻沒想到恰好燒到了那狗官的儲存室。狗官一見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很快就要化為灰燼,哪裏還有心情來管我。我就出來找你們,隻是衙門太大,走出來頗為費了一些事。”

黑衣人暗暗佩服楚流煙的智勇與才貌雙全,卻不知道應不應該回應楚流煙的話。誰教自個兒方才太忘情了呢。

他隻好把臉上的蒙麵巾扯下來,尷尬的說道:“沒想到被楚小姐猜中了,我這當監獄長的自己去劫自己的監獄,傳出去真要笑掉別人大牙......”

楚流煙嘻嘻笑著,不說話。徐達不知道說什麽好。

楚高元問道:“女兒,這位壯士是—?”

楚流煙介紹道:“爹,這是鍾離縣的監獄長徐達徐天德公子。”

楚高元有點大惑不解:“我與徐公子非親非故,徐公子為何舍命相救?”

楚高元這麽一問,徐達更不知該如何說了。他的心中,自然有自個兒的計較,隻是這種計較,卻是難以啟齒,隻能深埋心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