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射雕之楊康列傳

第二部 第八章 是罰是賞

字體:16+-

足足花費了近一個時辰,師伯馬鈺才將我的內息收攏,我固然是筋疲力盡,師伯馬鈺也是滿頭大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一邊要收攏內力,一邊還要強行運功模擬全真心法,心分二用之下,要不是師伯在旁相助,真的要走火入魔了。但是我內力運行的狀況還是不能瞞過師伯馬鈺這個大行家,要不是他先入為主以為我內息亂竄以至運行方式有異,恐怕我早就露出馬腳了,饒是如此,也費了他很大的功夫,才將我逆行的氣息盡數歸順。師伯見我已經沒事,讓我獨自一人在靜室運氣調息,兩人一起走了出去,畢竟前麵還有個趙誌敬昏迷不醒呢。

在去看趙誌敬的路上,馬鈺突然對丘處機問道:“師弟,你教康兒武藝多長時間了?”

丘處機愣了一下,不明白師兄為什麽這麽問,不解的答道:“我是四年前找到康兒的,實打實的教康兒武功也就一年半的光景,剩下的時光都是康兒一個人在練。這次去上京我發現康兒自己經常偷懶,所以就帶他回終南山來了,師兄,我收康兒為徒,這件事師兄是知道的呀,有什麽不妥麽?”

“噢,沒什麽不妥。”馬鈺停下腳步,轉頭對丘處機說道:“師弟你才教了一年多,他自己馬馬虎虎的修煉了三年,就能達到如此的境界,當真是練武的奇才啊。此子小小年紀就內力不凡,更難得出手不拘泥於招式,猶如羚羊掛角,不著痕跡,很有我們周師叔的風範,師弟,你這個徒弟可收的好啊。”

聽到師兄誇獎,丘處機不禁有些喜形於色,剛想出言謙虛謙虛,就聽馬鈺話鋒一轉,皺眉道:“隻是,從剛才交手來看,此子出手狠辣,招招不留餘地,尤其最後一招,更幾乎要了誌敬的性命,如今他年紀還小,如果長大了,恐怕不是武林之福。”

“師兄教訓的是,實在是我隻注意教他武功,這為人立身之道卻沒有教過他,他長於金國王府,性子自然驕縱,以後我會多多教導康兒為人處世的道理,也請師兄對他多多教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