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鬼股

28、六親不和談孝慈

字體:16+-

在旁觀者劉欣眼裏,風君子似乎表演了一種奇怪的口技,用一個女人的聲音,同時也用一個女人的身份,和屋子裏的眾人說了一番話。劉欣沒有被嚇跑,原因有二:一是風君子早就告訴她,他將要用一個女人的身份說話,希望劉欣不要吃驚;二是現在的劉欣看見風君子,就像看見半個神仙一樣,似乎在他身上發生什麽事劉欣都是可以想象的。

風君子知道自己這麽做可能會驚走梁家那夥人,但是不知道梁鶯鶯究竟說了什麽,話是從他嘴裏出去的,但是在場的隻有他聽不到。他問劉欣:“我剛才說了什麽話,這些人都走了?”

劉欣:“你說了什麽話你自己不知道?”

風君子:“你轉述一遍,我自己確實不太清楚。”

劉欣看著風君子,不知道這是怎樣一個奇怪的人?但她還是轉述了剛才那段對話。她對風君子說:“你突然開口,喊中間那個男人爸爸,把他的臉都嚇白了……你問他為什麽不讓你上學,一定要送你到賓館上班?那個女人的兒子學習沒你好,為什麽可以花錢上大學?……還有,你好像在說他從小就虐待你……風哥,到底是怎麽回事?”

風君子:“我在模仿她的女兒說話。那個男人有一個女兒,四年前意外死亡。……她說的那個女人,是她的繼母。……至於從小父親對她不好,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想想也是有可能的……你再說說,我對旁邊那個小夥說了什麽?”

劉欣:“聽口氣他好像是‘你’的男朋友。你說你每個月的錢,有一半給家裏拿走了,另一半都給這個男朋友拿走了……你的身子。最早也是給的他。可是他對你不好,你知道他瞞著你在外麵和別的女人亂搞……還說他告訴你要等將來和你結婚,都是騙人的。……你說你上個星期已經知道了,他還送給那個女人一枚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