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鬼股

26、結草銜環

字體:16+-

在濱海市郊的一處山莊別墅內,有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正坐在大廳中央的一張椅子上。男子周圍還圍著七、八個人,雖然大廳裏還有空著的沙發,但是這些人都站著,麵朝著中央的那個男子在說話。

“魂師究竟死在什麽人手裏?”

“不知道,我們兩個和他一起去的,在樓道裏莫名其妙暈過去了……什麽都沒看見!”

“你們這些飯桶!……警方怎麽處理的?”

“還不清楚,目前懷疑是自殺……沒有發現任何他殺的證據。”

“那他去漢豪之前沒說什麽嗎?”

“他說他這次遇到對手了,這次一定要搞定……老大,不是我們不想多帶些人去,可是上次老爺子那件事情之後,漢豪就不是我們的場子了……那港商也太狡猾了,一看老爺子失了勢,就改投了門庭,表麵上還是客客氣氣,但漢豪裏麵我們已經插不上手了!”

“有權就是爹,有錢就是娘!這些個東西比婊子還不如!……”坐在大廳中間恨恨的說話的人便是前孫副市長的二兒子孫威西孫公子。孫公子話音未落,有一個聲音打斷了他:“我知道他要對付的是什麽人,這個人是那個警察的朋友,叫風君子。據魂師說,這個姓風的和他是同道中人……他一定要分個高下。”

說話者遠遠的站在眾人之外,在大廳門口的角落裏。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身材不高,也就一米七零左右。他的聲音不大,卻很清楚的傳到每個人的耳裏。再看此人說話時的表情,眼睛似乎看著空虛的地方,麵目五官的棱角宛如刀削。這人一開口,其它人都不出聲了,隻是孫公子說道:“這個風君子我也聽說過,我聽說那姓梁的家人現在就住在他家裏,他是擺明了衝著我來的。……沒想到魂師會栽在他手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