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生韓信

二百六十三章 大風歌(八)

字體:16+-

已經過了子時,蕭何這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府衙回來。

這幾個月的超負荷工作,幾乎將他的精力耗幹,剛剛在批閱文案時居然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中,他仿佛回到了當初的沛縣,劉邦仍在誇誇自耀,樊噲在專心的煮著狗肉,周勃和夏侯嬰則在一旁一邊聽著劉邦的神侃,一邊垂涎欲滴的看著鍋中沸騰翻滾的狗肉。

其實蕭何心中一直藏著一個秘密。那就是他其實也很想吃樊噲親手煮的狗肉。

不得不說樊噲煮狗肉真的是一絕,那濃濃的香味,醇厚的湯汁,當真是讓人口水直流。但蕭何卻總是裝著一副不喜的樣子,不肯去嚐一口。因為他是個文人,是個雅士,而不像劉邦樊噲這些販夫走卒的出身,當然要表現出對這種低賤的食物不屑一顧。這大概就是文士的矜持吧。

當蕭何悠悠醒轉過來時,卻恍若隔世,鼻中似乎仍然殘留著狗肉的濃香,他忽然想到,就算他現在真正放下架子肯去跟劉邦他們一起大快朵頤,樊噲也不在了。

想想當初從沛縣出來的兄弟們,那些說好生死相隨、榮辱共享的兄弟們。如今除了劉邦外,卻隻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念及至此,蕭何忍不住悲從中來。

人一旦上了年紀,就容易想起過去的事情。蕭何是這麽安慰自己的、

見夜色已深,蕭何看著桌案仍然高高堆起的文案,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心想明天又夠自己忙的了。反正今晚是不論如何也做不完了,不如先去歇息為好,便吩咐親兵替他整理好行裝,便打算離開了府衙回自己府中。

才剛剛出門沒走幾步,蕭何卻忽然停了下來,身後的親兵見狀急忙走了上前,麵露不解的問道;“大人,什麽事?”

蕭何怔怔的看著遠處的天空,指著城東一角問道;“你看那邊,是不是著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