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生韓信

第四十章 沙丘之變(三)

字體:16+-

陳池位於大河以南,是地處齊趙交界之處的一個小縣。出了齊地的沂蒙山脈向北便是一馬平川的大片平原,趙國強盛之時,陳池便為趙國鐵騎之下,待至長平之後趙國勢頹,便被強齊收為要地,及至最後齊國苦嚐了坐視五國亡秦的惡果,陳池複為秦縣。一直到始皇三十七年,陳池已經近平靜了四十餘年。

可這種平靜現在卻被打破了,數千大軍在原野之處對峙,厲兵秣馬,劍拔弩張,卻穿著同樣的鎧甲佩戴者同樣的兵器。

人數較少的一方約為千人,為清一色的騎兵,當先的一名將領揚鞭縱馬向前,厲聲喝道;“我乃大秦南征軍校尉陳宇,奉任囂將軍將令,特將貢品呈送陛下。你們是什麽人,竟敢阻攔陛下的貢品,不怕被株連九族嗎?”

另一方也是秦軍裝束,隻是和陳宇的部下在裝束細節上有些微小的差別,且大多為步卒,人數卻較對方多上數倍。領軍的是一名瘦小的中年男子,輕捋著頜下的山羊胡須,神情有些心不在焉。雖然是穿著武將的鎧甲,確是一副文官的姿態。此人正是廬江郡守高柔,他奉趙高之令,持著虎符星夜前往蒼山大營調動了六千名戍卒,來堵截任囂送上貢品的使隊。

見陳宇向前大聲的質問,高柔回頭看了看身旁馬上的裨將,那名裨將會意,催馬上前,大聲說道:“我家大人奉陛下之命,特來迎取貢品,陳校尉一路辛苦,請將貢品轉交給我們。”

陳宇臉上閃過一絲疑色,迎取貢品怎麽會帶大軍前來,而且這陣勢分明是秦軍迎敵用的。

“敢問上使,可有陛下聖旨?”

那員裨將猶豫了下,看了眼高柔的臉色,緩緩搖頭。

“那請問可有手詔或者丞相疏令?”

高柔臉上已經露出不耐之色,一催馬上前,高舉虎符厲聲道;“奉陛下口諭,特來迎取嶺南貢品。虎符在此,你區區一個校尉,竟如此多事,速度將貢品交來我等好去呈送陛下。要是誤了事,株你九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