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生韓信

第三十八章 沙丘之變(一)

字體:16+-

已經到了午間,田間的農夫們紛紛放下手中的農具,三三兩兩的聚在田埂間。掏出早晨帶來的幹糧,拉著家常話,就著清水細細的嚼起來。

這時候有眼尖的後生看見遠處的驛道揚起了一片灰塵,便好奇的站了起來,手搭個涼棚,眯著眼睛朝遠處看。

隻見兩個黑點越來越近,卻是兩騎精甲黑騎,身後插著兩麵小紅旗,隨著急速奔馳呼呼作響。看見田間圍坐的人群,兩騎士便取下鞍上的號角,放在嘴邊‘嗚嗚’吹響。

農夫中有不少服過戍卒和勞役的人,聽到號角聲臉色大變,急忙吆喝同伴跟著跪在驛道兩旁,緊低著頭。

兩騎過後,不到片刻,便是大隊的車馬馳來。

馬蹄如雷,旌旗蔽空,大隊的騎兵呼嘯而過,夾帶著數十輛大車。

雖然是在奔馳中,可是馬上的騎士們仍然保持著身姿,高昂著頭顱,對俯首在路邊草芥一般的賤民們看都不看一眼。

騎兵呼嘯而過,如同颶風一般,刮的跪在地上的農夫臉頰生生作痛。隻是拚命的低著頭,身子顫抖,生怕惹怒了路過的大軍。也有個年級不大的毛頭小子,按耐不住好奇心,偷偷的側過臉看。卻隻見浩浩蕩蕩的鐵馬金戈,緊繃著臉滿臉彪悍的騎士們迎麵而來,泛騰著殺氣。他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張大嘴巴差點失聲喊了出來,頭卻被一隻大手狠狠的按了下來,耳邊響起了老爹壓低著的聲音:小六子,你不想活了嗎,這可是皇帝的車架。

在吳城外樟水邊停滯了六天,始皇帝老邁的身軀終於恢複了些許生機。他清醒過來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立即拔營返回鹹陽。

他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了,恐怕這次自己是不行了。始皇帝心裏很清楚,皇帝若是駕崩於都城萬裏之外,皇長子卻不在身邊,也不在鹹陽,一旦被有異心的人趁虛而入,那大秦就會社稷動搖。所以他不顧自己身體的虛弱,隻是下令全速趕回鹹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