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生韓信

第十三章 嶺南(下)

字體:16+-

“還不跪下。”

旁邊持戟的侍衛大喝一聲,嚇得正探頭打量四周的使者一下子癱在了地上,低下頭用不太標準的秦語顫聲道:“參……參見大王。”

任囂和趙佗相視一笑,他們都很樂於看見使者的怯懦。

誰都喜歡和軟骨頭談判,他們也不例外。

“你會說秦語?”任囂用手絹細細的擦拭著手中的玉龍杯,仿佛全部的興趣都在杯子上麵,漫不經心的問著。

西甌使者約莫四十上下的年紀,身子微微發福,臉色有些青白,進來時候步子虛浮,一看就知道被酒色掏空身子的酒囊飯袋之徒。

任囂開始有些迷惑,想不通西甌王譯籲宋派他來的目的。

“小……小人以前在楚地遊學過數年,會……會一點中原話,所以這次才會被強逼著派來和大王和談。”跪在地方的使者結結巴巴的回話,苦著臉一臉的無奈像。座上的任囂看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連帶著語氣也沒那麽嚴厲了。

“叫我將軍,不要再叫錯了,再叫錯你就要掉腦袋了。”

“是,是,將軍。”使者諾諾的回道。

“說吧,你來做什麽?”

使者跪在地上支支吾吾的,轉頭不停的看著旁邊人,眼神不斷示意任囂屏退左右,任囂卻假裝沒看見,仍然專心的擦拭著手中的玉龍杯。

最後還是趙佗忍不住了,大吼了一聲,“快說。”

“我說,我說,我這就說。”使者趴在地上雞啄米般的點頭,被趙佗這麽一唬,說話也不結巴反而流利了起來。

“小人是代表西甌國來和將軍商討停戰的,自開戰以來,我國和貴軍都死傷慘重,為了雙方的和平……”

任囂皺了皺眉,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廢話,“這麽說你們是打算投降了,這是譯籲宋的意思?”

“是和談,不是投降。”使者在地上小聲的抗議道,又說道:“我們大王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