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花開三世落無聲

第四十七章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四十七章 戲弄

泅堰剛要鬆口後退,卻被崇華突然的攬住腰,還沒等他鬆口,崇華張開嘴唇含住了他的嘴唇,不過比他的動作輕柔多了,時而輕輕的咬,時而溫柔的研磨。

泅堰紅著臉愣在那裏,推開不是,不推也不是。他不確定崇華的氣消了沒消,要是貿然推開他,崇華又生氣了可怎麽辦。

崇華伸出一隻手來捂住泅堰的眼睛,都這時候了還不專心,吻著吻著崇華的手慢慢向下。直接滑向泅堰的雪白貂皮披風,三兩下就解開了,也不管它落在了地上。

“嗚嗚~”泅堰掙紮著想脫離崇華的嘴唇,他發現了崇華要脫他衣服的意圖了。崇華輕輕咬著他的嘴唇,不疼但怎麽也擺脫不了。

泅堰的手放來崇華的脖子,想要推開他,崇華的手更快,一把捏住了他那意圖反抗的兩隻手。崇華的嘴唇也慢慢離開泅堰的嘴唇,一路向下停在泅堰的喉結上,他張開嘴,用牙齒輕輕的咬著泅堰的喉結。

又癢又麻的感覺刺激著泅堰的大腦,“唔……崇華,你……”他搖晃了一下被崇華禁錮的手,崇華的手勁太大,他始終抽不開。

崇華加重了牙齒的力度,泅堰漸漸到麻中帶點刺痛的感覺,這更加刺激了他的感官。敏感的部位被攻擊著,泅堰腦中漸漸混亂起來,慢慢的放棄了抵抗。

感覺泅堰的身體正在慢慢變軟,崇華的另一隻手也沒閑著,悄悄從泅堰的衣領伸了進去。“嗯哼~”冰涼的手指使泅堰全身一抖,崇華的手沒在泅堰身上多做停留,用力扯開了他的衣服就離開了泅堰的皮膚。

冬日的手太涼,他怕冰到泅堰。泅堰的個子比崇華矮,崇華用兩隻手將泅堰直著抱起來,頭埋在他的肩窩裏,啃著他的鎖骨。

溫熱的舌頭時不時調戲似的劃過泅堰的肌膚,泅堰隻感覺全身都癢癢的一樣。“崇華,你放我下來。”泅堰也不知道這會兒該害羞還是該生氣,他活倒是活了幾千年,這經驗卻沒有。

“好,我放你下來”崇華從泅堰肩窩裏伸出腦袋對著泅堰曖昧的笑了笑,泅堰疑惑的看著他,總覺得這個笑容裏藏著什麽陰謀。

果然,崇華抱著泅堰三兩下走到了床邊,一把將他放在了**。泅堰掙紮著想要起來,卻被崇華一隻手壓得死死的。隨即而來的是崇華整個壯碩的身軀,泅堰瞪著眼睛無力的看著崇華。

“哼,要是放在三千年前,還能容你這麽放肆。”泅堰在心裏說到。三千年前的崇華還是個少年,自然是泅堰想怎麽欺負就怎麽欺負,哪裏輪得到他欺負泅堰。

“怎麽,你不服氣?”看泅堰不甘心的眼神,崇華挑釁的說到。

“你這是趁人之危。”崇華好歹是從他的小跟班長大的,他現在卻崇華壓在身下,簡直太沒麵子了。

崇華挑了挑眉,“那,要不讓你在上麵。”他說這話的時候眼裏還帶著笑意,泅堰雖然知道崇華不可能這麽簡單就妥協了,可他又不能拒絕,這關係到以後他在崇華麵前的地位。

泅堰用實際行動回答了崇華,他掙紮著翻過身,崇華也順勢倒在**。雖然沒經驗,但氣勢上不能輸,他可是在三生石上看過無數十八禁的男人,怎麽會怕他崇華。

粗暴的撕開了崇華的衣服,接下來的事,泅堰真下不了手。看的再多那也是看的,真臨到自己身上,還是怯場。

無奈的坐在了崇華身上,崇華嘴角勾起的弧度越來越大,泅堰氣不打一處來。“笑什麽笑,我歇會兒不行嗎?”崇華沒理他,繼續笑。

泅堰索性不再看他,把頭扭向一旁,又把屁股往上挪了點,坐在了崇華的肚子上,坐在大腿根上有點羞羞的。平靜了一下情緒,泅堰扭過頭,打算在言語上戰勝崇華,結果一回頭就看到崇華溫柔的目光。

崇華在瓏城露麵的時候,大家都關心他那一頭紅發去了,半邊臉的殷紅符咒都沒人關心了。泅堰趴下來下巴放在崇華的胸口上,臉貼近崇華的臉。

泅堰舉起一隻手,蓋住沒有符咒的那半邊臉,仔細端詳著崇華臉上的符咒。過去的幾千年裏,他從未認真看過,主要還是怕傷害到崇華的自尊心,在仙界,這一直是他不願麵對的傷痛。

殷紅的符咒不規則的占滿崇華整整半張臉,泅堰越看越覺得這些符咒的排列像一個圖案,像是見過,但始終沒印象。

仔細的把這些符咒拚在一起,這並不像是天生長的胎記,反而像是被人刻上去的一樣,連起來默念了一遍,泅堰心頭一顫,這符咒竟然有用。

雖然能用,卻並不是關於法術什麽的,泅堰連著默念了幾遍,還是不知道這些符咒是做什麽用的。

“看夠了沒?”任泅堰看了好一會兒,崇華終於開口了,不過語氣一如既往的溫柔。

“不夠,看多久都不夠。”泅堰眯著眼睛討好的對崇華笑著說。

“那就一直看著!”崇華一個單身又將泅堰壓在了身下。這一瞬間,泅堰的眼睛都瞪直了。

“你不是說一直看嗎?”泅堰鼓著臉質問泅堰。

“對呀,你可以一直看,我就在這兒給你看。”說完崇華繼續扒泅堰的衣服,剛扒開的那一點被泅堰起來時給捂嚴實了。

“你…你…你……”泅堰氣的說不出話來,難得正經看他一次,他居然破壞了這麽好的氣氛。崇華不再理他專心和泅堰的衣服鬥爭。

泅堰想反抗,卻發現兩條腿被崇華壓的死死的。外衫,裏衣,一件件被扒開,泅堰開始後悔穿的少了。不一會兒泅堰整個胸膛就袒露在崇華的麵前了。

崇華按住泅堰的手,貼著泅堰的皮膚,鼻尖一寸一寸的劃過,他溫熱的呼吸噴在泅堰的胸口上,又是那種癢癢的感覺。

當崇華的鼻尖劃過泅堰的胸口時,泅堰忍不住全身緊繃,說不害怕那時假的。做了幾千年的上神,肉身的欲求早就被淡化的幾盡沒有,雖被崇華挑起一絲絲火苗,可這並不足以燒起來。

“輕鬆點,沒有那麽可怕。”崇華輕聲安慰他,帶有魔性的聲音誘哄著他。泅堰看著崇華真誠的眼神,漸漸放鬆下來,崇華是不會騙他的。

正當崇華得到泅堰的默許準備繼續下一步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扣扣扣……”連響了好幾下,泅堰感覺壓在他身上的崇華眼裏將要噴出火來,趕緊把頭扭向一旁。

“大人,大人,你在嗎?”崇華沒有搭理他,隻要他不出聲外麵這人應該很快就會走的。可崇華等了許久,門外的敲門聲還在繼續,那人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崇華氣氛的起床,拉起床幔走下床。“砰~”的一聲,門被崇華用力的打開,“有事嗎?”崇華語氣平靜,聽不出來喜怒,但門外的人從開門聲中就聽出了崇華的憤怒。

“大人,我確實是有急事才有找你的!”門外的人戰戰兢兢的說到。

“說!”

現在門外的那中年人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大人,雲鸞王來瓏城了。”

“知道了。”崇華說完留下一臉錯愕的中年人就關上了門。他還以為是什麽不得了的大事呢,結果鬧了半天就這點小事,崇華快被他氣死了。

大步走回床邊,崇華掀開床幔一看,泅堰已經衣冠整整的坐在**了。趁著崇華和別人說話的功夫,泅堰飛快的扣好衣服,這些事,他完全沒有準備好。

看著端端正正坐著的泅堰,還有他眼睛裏明顯的戒備,崇華也失去了繼續下去的興趣。崇華緩緩坐下把泅堰拉到他的身邊,他目光溫柔的看著泅堰。

泅堰被他看的臉又要泛紅,趕緊找個話題。“崇華,你為什麽來瓏城啊那個叫你大人的人是誰呀?”

崇華扯過泅堰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上,撫了撫才開口說到:“我答應了長歌一件事,來幫她完成,跟我一起的那個人是鳳韞的暗衛,你見過的。”

“哦,那你答應的事,不會跟雲鸞半月兩國開戰有關吧。”這是泅堰最擔心的問題,若崇華真的參與進來,他到底幫誰好呢。

泅堰期待的看著崇華,希望從他嘴裏說句不是出來,結果隻見崇華輕輕的點了幾下頭。泅堰的情緒瞬間低落下來,“你不是老說我不該插手人間的事嗎?你自己怎麽還答應她這樣的要求。”

雖然泅堰知道崇華答應長歌這個條件是為了他。可這一仗要是雲鸞大敗並且死傷無數的話,神界的那幫上神不會輕易放過崇華的,說不定跟自己一個下場。

崇華安慰的揉了揉泅堰的腦袋,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他隻是他答應救鳳韞一命,又沒說要幫半月打勝仗,所以並沒有泅堰想象的那麽嚴重。

“希望沒事咯。”泅堰嘴上說著,心裏卻已經開始盤算著,怎麽樣才能讓半月和雲鸞的這場仗按照它原本的方向發展。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