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花開三世落無聲

第12章 曖昧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十二章 曖昧

從半掩的雕花木窗中望去,千顏休一直獨自坐在寒雀的床邊,從正午到日暮。夏夜的涼風穿過窗戶吹進屋內,掀起床幔和紗簾,還有千顏休的幾縷長發。

蠻一直守在門外,孟泊和泅堰則站在窗前,這一切的選擇權在千顏休手上。不知沒了冰輪血玉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解千家之危,總得給這幾天千顏休出的風頭一個收場吧。

“泅堰,我是不是真的不該救千顏休,我不該改了他的命格,不然怎麽會有今天的局麵。”看千顏休此時的情況,說不定還不如死了呢。雖他和寒雀相處時間不長,但可以看出他對寒雀的感情絕不止一星半點,孟泊此時心裏充滿無限自責。

清涼的微風掃過他的額前,帶起他一縷發絲。院子裏新開的幾朵白殘花搖搖欲墜。泅堰突然好像放下平日裏的嚴謹斜倚在牆上,下巴微微挑起眼神看向夜空中,對著遼遠的夜空說:“哪裏有什麽對不對,你本來就是這樣的。”

本來?自己第一次救人,泅堰卻說他本來就是這樣的,泅堰果然比他自己更熟悉自己。他沒有問泅堰更多的事,他現在隻想自己慢慢找回自己的記憶。

和他們一樣被關在外麵的蠻心情也變得越來越焦躁。看的出來他在害怕,他害怕千顏休舍棄了血玉、舍棄了千家去救寒雀,他就像泅堰守護孟泊一樣守護著千家。

時間慢慢轉動,千顏休仍未做出選擇,此時的泅堰莫名的悠閑起來,一會兒看看閃爍的星鬥,一會兒又嗅一嗅花香。和門口焦急徘徊的蠻全然不同。

孟泊無法做到泅堰那般的事不關己,可他也沒有另外的辦法救寒雀。平生第一次有這種無力的感覺,還是冥界的日子太安逸了。

“嘎吱~”隨著木門推開的聲音,千顏休從房裏出來了。“公子你絕對不可以拿千家的命運做賭呀!”他剛一開門,泅堰就急吼吼的對他說到。 他沒有說話,隻是無助的看向孟泊,是他將寒雀害成這樣的,孟泊羞愧的躲避了千顏休的目光。

院裏,泅堰捧著一朵剛摘下來的白殘花,百無聊賴的撕扯著它的花瓣。千顏休不理會蠻的勸告,徑直走到泅堰的身邊:“難道再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泅堰撕扯花瓣的動作沒有停止:“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且你的時間不多了。”千顏休雖然早已料到,但聽到泅堰說出來,還是難以接受。

孟泊立在原地始終不知如何是好,泅堰卻難得好心情似的遊走在庭院中。“泅堰”孟泊大步跑過去追上泅堰,“泅堰,如果我們回冥界,有沒有方法救她”不得不承認,此刻泅堰不再像是他的侍從,他在泅堰麵前說話都感覺很卑微。

“回冥界?你私改凡人命輪,若是回冥界,怕是再出不來了,我也一樣。”轉過頭來看著孟泊,孟泊清楚的看著他的眸子,黑暗中閃著絲絲藍光。盯著孟泊看了好久,泅堰又把頭轉了回去,繼續在庭院中轉悠。

“就寒雀的方法就這一個,救千家的方法可不止這一個,雖然麻煩了點”泅堰邊走邊說。他說的沒錯,孟泊自己也考慮過,可是千家的對手是未來的儲君,君臣相對,無需再論勝負。

“君臣隻是現狀,不拚一把你怎麽知道千顏休一定是臣呢?”泅堰像是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對著前方說著。

“可、千家古木枯矣,怎麽能和皇儲抗衡呢”他害怕千顏休這一時的衝動招致更大的災禍。

泅堰聽到這突然停了下來,孟泊來不及反應,撞上了他的背。“你都改了他的命格,不應該負責到底嗎?”他這一回頭,烏青色的麵具貼在了孟泊的臉上。

刹那間的目光交匯,泅堰迅速向前一步,然後轉身站在一邊,失去支撐的孟泊向前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公子”泅堰連忙伸出手來扶了他一把但依然和他隔著一段距離。自從來人間後他和泅堰就親近了許多,不過這一刻好像又回到了在冥宮時的樣子。

“千顏休這會兒說不定已經用血玉救了寒雀,公子不必費心了。”說完泅堰抽回扶著他的手,像長廊的盡頭走去。看著泅堰的背影,孟泊突然有種特別熟悉的感覺,像看過無數次似的。

孟泊來人間之後看到過很多個夜晚,但從來沒有一個會讓他有這麽熟悉的感覺,他獨坐在南侯府的最高處,望著浩渺的星空,總感覺有個人像在他腦海裏,越來越清晰,卻始終沒有看清模樣。

這一夜,他沒有再去看寒雀,不知道為什麽,他現在對泅堰的話這麽深信不疑。庭院裏的白殘花又悄悄吐出一朵花苞,寒雀房中的燈徹夜未熄。

第二天的一大早,孟泊果然如期聽到寒雀醒來的消息。千顏休終於放下一身的疲憊,回房補覺去了,然而蠻卻沒有隱藏他的情緒,從寒雀醒來之後他就一直繃著一張陰沉的臉。事到如今,孟泊不知是該高興還是憂愁,不知道千家是不是願意背上篡位的名聲。

他一直在考慮應該怎麽樣跟千顏休提議奪權的事。思前想後,他決定先跟蠻商量一下,聽聽蠻的看法。

蠻的表現遠遠超出孟泊的想象,他竟毫不猶豫的讚成了千家奪位的提議,也許是現在已經沒了別的辦法了。有了蠻的幫助,再勸服千顏休就容易多了。幾番權衡之下,千顏休終於接受他們的提議,以另一種方法救千家。

這樣一來,千顏休更不得閑了,每日聯絡千遲的舊部,還得結交朝中大臣。幾波衡世子派出的探子都被蠻悄悄解決,千顏休這麽大的動作反而讓他更琢磨不清了。

血玉已經用掉的事,蠻早已封住所有人的嘴,接下來的計劃隻能再重新盤算,而且必須更嚴密更周詳。孟泊對雲鸞的國事並不知情,隻能出些不緊要的小主意,而被他寄予厚望的泅堰從頭到尾都沒提一句建議。倘若自己在冥界時多留意人間的動蕩,就不至於現在無計可施,孟泊現在想起來萬分後悔。

長廊一側的欄杆上,孟泊難得拋開現在的煩心事,倚靠著觀賞廊外蓮池裏的蓮花。泅堰還是和往常一樣立在他身側,此時的蓮池蓮花大部分已經開罷,長出了巴掌大的蓮蓬。

孟泊閑著無事,站起身來一提氣踏著蓮葉在蓮池裏打了幾個圈。回來時,手上已經捏著好幾個飽滿的蓮蓬了。“你吃不吃?”他一手剝著蓮子一手遞給泅堰一個蓮蓬。泅堰沒說話,接過蓮蓬繼續站在他身側,沒了動作。

翠色的蓮蓬上安靜的躺著許多顆翠色頂端的蓮子,孟泊隨意的剝出一顆放進嘴裏,帶著一絲絲的甜味,淡淡的清新感。良久,等他慢慢吃完這一整個蓮蓬,轉頭看向泅堰時又正對上泅堰的眼神,他手裏依然拿著那個完整的蓮蓬。

據孟泊這幾天對泅堰的觀察,泅堰對人間的東西一點興趣也沒有,不管是吃食還是用具。看泅堰一副規規矩矩的樣子孟泊忍不住打趣他,搶過他手中的蓮蓬,剝出一粒蓮子站起來送到他的唇邊。泅堰雖然十分詫異,但還是乖乖把蓮子吃了下去。

他的眼睛垂得低低的,孟泊又看不清他表情,所以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麽樣的心情。

不一會兒,泅堰吃完這一顆蓮子後又把目光移到孟泊手中的蓮蓬上。孟泊一看,他應是來了胃口,連忙又剝了一顆送到他的嘴邊。連著吃了好幾顆,泅堰的嘴唇一張一合的煞是好看,孟泊從來沒有這麽仔細的看過他。

泅堰整張臉上孟泊能看到的也隻有嘴唇和眼睛,但他的嘴唇和眼睛都是十分完美的。他的眼睛要比孟泊在奈何橋上看過的所有凡人都更深邃更遼遠,像是藏著浩瀚星河一般。

孟泊正盯著泅堰的眼睛出神呢,突然指尖傳來一陣溫熱濡濕的感覺。泅堰的眼睛也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孟泊低頭一看,原來自己不注意將手指塞進泅堰的嘴唇裏了。

尷尬的他趕忙準備抽回手指,卻不料泅堰比他更快的咬住了他的手指並用舌尖在他的指腹描摹。

猛然生起的曖昧氣氛讓孟泊刷的紅了臉,泅堰還不打算放開他的手指,繼續畫著圈圈。孟泊把頭埋的低低的,不敢繼續看他,又不好意思開口說什麽,隻能任他咬著我的手指。

“泅堰~”為了不延續這場尷尬,孟泊小聲的叫了他一聲。

“嗯~?”泅堰從喉嚨裏發出的這一聲讓他心裏莫名的生起一陣悸動。他紅著臉看著泅堰說不出下文來,四目交匯之間,泅堰突然伸出手將孟泊一把攬進自己的懷裏。然後一手環著孟泊的腰一手捏著他被自己咬著那隻手,又慢慢鬆開牙齒,卻捏緊他的手不讓他拿開。

泅堰環著孟泊腰的手很用力,嘴上也沒停著,舌尖在他整根手指上遊走。孟泊被指尖的酥酥麻麻的觸感弄得渾身發軟,更加依偎在泅堰的懷裏了。泅堰吮吸了他的手指一會兒就放開了他的手,突然重獲自由的手臂無力的搭在泅堰的肩上。

泅堰就這麽環著孟泊,眸子裏映著他的臉,孟泊仍不明白泅堰對自己到底是什麽樣的心思。這樣親密的動作不是人間夫妻或情人之間才會做的嗎。

泅堰的臉離孟泊越來越近,直到鼻尖抵到他的鼻尖,然後泅堰偏過一點頭把嘴唇壓到了孟泊的嘴唇上,溫溫熱熱的柔軟觸感緊貼著他的嘴唇。

這個動作停留了很久,久到孟泊的身子都要僵硬了。泅堰放開了他,眼神中的深情消失不見,恢複成以往的平靜。

“千顏休的事我幫你解決,這算是報酬吧,你現在已經不是冥宮裏的陰仙,而我也不再是你的侍從。”泅堰說完略有深意的又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了。

盛夏的暖風吹到孟泊的臉上,他第一次覺得人間是這麽的燥熱。再沒心思賞景,他打算去寒雀房裏看看她。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