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四十九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收藏書簽 字體:16+-

四十九 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日已西斜,鍾樓沁入夕陽的餘暉中,靜謐安詳。閣樓上,輕輕一響,如閑花落地,即若無聲。

鍾樓上依舊如上午一般安靜,但程鈞卻眉毛微動,從打坐中緩緩睜開眼睛,淡淡道:“既然來了,怎麽不出來。”

宋雲薑緩緩地落下,仿佛一片飄羽,悄無聲息,直視著程鈞,雖然容光照人,卻是麵如寒冰,眼神中毫無溫度,冷冷道:“道友,我一向以為你縱然不是個光明正大的君子,也該是是非分明的修士,沒想到你是個卑劣無恥的小人。”

程鈞詫異道:“你怎麽會有這樣的印象?我若是光明正大的君子,為什麽大和尚被你害死,我還能活著?我若是君子,早就被你害死了。”

宋雲薑神色微微一僵,程鈞接口道:“另有一節——你既然知道我是卑劣小人,在我麵前還弄這些小花樣做什麽?在地道裏我能識破你一次,現在就能識破你第二次。把真身現出來吧,別裝傻裝成了真傻。”

宋雲薑厲色一閃而過,輕輕一閃,一道白影從程鈞身後穿窗而過,婷婷立在樓前,正是宋雲薑,一身素白,麵上不施半點粉黛,顯然穿著大孝。

程鈞見了她的打扮,含笑道:“要想俏一身孝,宋道友越發美貌了。看來讓道友穿孝實在是穿晚了。”

宋雲薑神色更加淩厲,冷然道:“我做未亡人已經不幸,你若再拿外子的事情取笑,休怪我無情。”

程鈞露出一絲輕浮神色,道:“怎麽,難道你我以前有情?我怎麽不知道?”話音未落,隻見白影一閃,一道銀光閃了過來,程鈞早就防備著她,身子倏地後退數尺,已經到了正中央,手指一舉,已經舉起戒刀,道:“後退。”

宋雲薑盯著他刀口所向,正是嶽華老道的屍首,隨時都能將他再次糟蹋一遍,露出又悲又憤的神色,終於後退數步,和她化身並肩而立,道:“你這個卑鄙的小人!我竟想不到,你竟然連亡人都要利用。為了誆我過來,竟將先夫的屍首斬下……送給我,現在又以他屍身威脅於我,難道你連羞恥都不顧了嗎?”

程鈞笑了笑,道:“羞恥二字我是不懂,你懂不懂?你口口聲聲先夫外子,倒也不見外。據我所知,嶽華老道早已將你遺棄,你不過一個棄婦。嶽華老道活著的時候,沒人承認你是他妻子,他死了,你欺負他死後無知,也不管他如何厭棄與你,大喇喇找上門來充作未亡人,還做出一副舉案齊眉,一往情深的模樣,你知不知道羞恥二字怎麽寫?”

宋雲薑被他說中了軟肋,臉色白一陣紅一陣,隻覺得天下最險惡無過於眼前此人,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有心上去廝殺,卻顧忌嶽華老道的屍首就在眼前,若不能將他屍身迎回,枉費了自己一番情意,萬般痛恨之下,卻也隻能暫退,暗道:且先別理睬,過了眼前一關,我將他千刀萬剮,祭奠嶽華。緩緩道:“你將他屍身托付於我,我不找你的麻煩。橫豎一命抵一命,我殺了一人,大仇報了幾分,我們從此各不相幹如何?”

程鈞歎道:“好大的恩情啊——各不相幹,好一個各不相幹。若是大寶和尚早知道各不相幹這個道理,焉能死於你手?”他慢慢退了幾步,讓出嶽華道人的屍首,道,“拿死人做文章,確實沒什麽意思。我想要的,不過是見你一麵而已。”

宋雲薑一怔,淡淡道:“見麵做什麽?”

程鈞道:“跟你定個約會。把恩怨走個了結。”

宋雲薑目光上移,看著丈夫的屍首,心中已經有了計較,道:“也好,你想要我的命,我也想要你的命,咱們公公平平的打上一場,隻要一方死了,另一方少了許多是非。”說著走上兩步,和程鈞對麵而立,道:“約會你提出來的,你定下時間,地點卻該有我來定。”

程鈞見她一步步欺向前來,反而再退,道:“也好。你既然自稱未亡人,這頭七我是不好打擾,就在七日之後吧。”

宋雲薑搖頭,道:“七七之後,我發送了亡夫,方有力量他顧。”

程鈞嘴角一挑,道:“七七四十九日,這四十多日你我恩怨不了,你難道就不怕我這卑劣小人多做暗算麽?”

宋雲薑微一沉吟,道:“如此……七日也太短了。三七過去,二十一日之後,你我再做一次如何?”

程鈞淡淡道:“如此,地點在哪裏,道友說吧。”

宋雲薑沉吟道:“不如就在你我初見的地方,那倒也是一處靈氣豐沛的好地方——”沉沉道,“倒也適宜做埋骨之所。”

程鈞道:“好,那麽咱們定下死約會……”說著伸手,宋雲薑也伸出手來。

眼見兩人手指就要碰上,突然風聲驟變,程鈞心中一凜,腳下一點,往後就退,堪堪讓過了一道白光。隻見一人從背後偷襲,竟是悄無聲息,若非程鈞警惕非常,這一下就要了他性命。

程鈞定神,隻見來人正是宋雲薑的化身,剛剛還在宋雲薑旁邊,不知什麽時候偷偷潛伏下來,趁宋雲薑跟程鈞東拉西扯的功夫,暗放冷箭偷襲,差一點就要得手。程鈞心中暗自冷笑,先不理她,轉頭看向宋雲薑。

隻見宋雲薑已經把老道的屍首解了下來,雙手橫抱,站在窗台上,淒冷的一笑,道:“你這卑劣小人,哪配和我訂約會?你放心,我不會叫你的太快,欺我亡夫,有我在一日,定叫你受盡零碎苦楚,生生世世不得安寧。”一句詛咒字字帶血,每一句都像是從骨髓裏冒出來的毒液,說完之後,一張花容已經扭曲的如同地獄裏的惡鬼。

說完之後,宋雲薑縱身一跳,跳下鍾樓,身形如風,帶著嶽華老道的屍首遠遠而去,消失在萬雲穀密林之中。

程鈞等她去得遠了,突然手中雷光一盛,凝結出一把雷劍,也不見他怎麽揮動,電光一閃,已經把宋雲薑的化身劈為粉碎,雷光灼燒,滋滋作響,一瞬之間,化為一道焦煙,連本體是什麽都沒讓人看清。

程鈞淡然看了宋雲薑背影一眼,道:“要我不得安寧,也可以。你要化為厲鬼,死死糾纏,也由得你,橫豎我不能攔著你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說完,邁步下了鍾樓,“可惜,今生,你是沒機會了。”

宋雲薑抱著嶽華道人的屍首,眼淚已經流了滿臉,手中橫抱那人形容宛如生時,音容笑貌,還在昨日,托在手中卻已經冰冷。

還好,他的屍體並沒有被怎麽糟蹋……

想到這裏,宋雲薑恨意稍減,當初受到程鈞的傳音符和隨符附贈的東西——嶽華道人的一隻耳朵,她的憤怒的仇恨幾乎無法抑製——世上竟然有如此卑鄙的人,害了他夫君不夠,竟然還用他夫君的屍首來逼迫她現身,這種人怎配為人?她當時就恨得牙都咬出血來,隻想把程鈞的手指頭一根一根的砍下來。

可笑那人,居然還敢跟她提什麽條件,殺夫之仇,已經不共戴天,何況他殺的,是她心中最愛的那個人,是她的性命,是她的信仰,這種血仇,不是一個兩個人的性命可以抵消的,就是殺盡他滿門,流血漂櫓,也抵不上嶽華的一根手指頭。

今天為奪嶽華的屍首,隻能先放過他,這筆賬,慢慢的算,那人的一輩子,都要用來換這筆血債。

宋雲薑行了一程,進了一處山穀,這是她為愛人尋好的埋骨之所。早在昨日,她已經為他修建了一座墳墓——修道人的墳墓,當然沒什麽講究,但也有一塊寫滿了墓誌銘的墓碑,圍著滿滿的鮮花。

“就在這裏吧,嶽華,你等著我。”宋雲薑抱著嶽華,跳入坑內,“等我報完了仇,就來這裏陪你。”說著她不舍得抱住嶽華的身體,馬上他們就要分別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原本冰冷的屍體,漸漸地也有了溫度。

“好溫暖啊。”

手中的身體越來越溫暖,漸漸地火熱起來,就像一團火,馬上就要燃燒。

“砰——”

劇烈的轟鳴聲響徹了整個山穀,如果有人在遠處看,就能看見,那本來無人的山穀,升起了一團明亮的火焰。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