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四十七第一桶金

收藏書簽 字體:16+-

四十七 第一桶金

地牢陰森,比寶塔中更黑上十倍,終年不見日光,使得空氣中充滿了地底特殊的潮黴味。程鈞舉著燈火一路向下,甬道之中傳來了他自己的腳步聲,因為太過安靜,腳步聲在地底牆壁上碰撞,產生了悠遠的共鳴。

這是他第三次進入地牢,前兩次都不是什麽好的回憶。第一次他進來的時候,遇到了烏木劍裏的老魔,第二次則目睹了大寶和尚丟了性命,兩次不但危急,而且時間緊迫,都沒時間好好打量這地牢,因此反而對此間沒什麽印象,倒是他的疏忽了。

地牢的最末端是一座鐵門,門後本來關著宋雲薑,後來宋雲薑逃脫而出,最裏麵的鐵門打開,露出來最後一間屋子。

這屋子倒是不似地牢的陰森,乍一看,似乎是一間類似於佛堂的靜室,周圍空空蕩蕩的,四麵刷白的牆,隻有上麵供著一個佛龕,另有幾個蒲團丟在地上。程鈞上一次光注意宋雲薑,反而忘了仔細觀察其中情況,這時一看便覺得有些不對。走到屋子當中,程鈞稍一觀察,心中已然有數。

這屋子,乃是八角形的。八個邊合了乾坤八卦之數,也說明這靜室蘊含易理。

程鈞身為陣道大師,易經數理,奇門遁甲乃是基本功,不說獨步天下,也是鮮有人及,微微一掃,心中已有成算,甚至不需單獨列陣計算,已經看出對方布置。暗道:這般布置,也忒粗疏了,若不是上麵有一座功德寶塔鎮壓,哪裏還會等到幾百年後地宮方才出世?

不對!

程鈞心中一跳,那八卦易理,分明是道家的學問,用來鎮守的,也是道家的寶物,怎能埋在佛家寺院,用佛門功德寶塔鎮壓?這其中分明有極大幹係!

他雖然心中驚疑,但四下裏轉了一圈,卻是並無額外不同尋常之處,若按照一般的易理破解,隻是彈指間的事情,但這時心中存了疑問,他倒有些猶豫了。

突然,程鈞心中一動,想起了那件他必得之物,心中反而釋然,暗道:我竟然忘了,後麵地宮裏麵取出來的寶物,別的也就罷了,那東西分明是道家的。佛家就是說死,也不能弄出那件東西來。可見此處本就是道家的地方,有易理八卦,那是理所當然。至於佛寺——那物事何等古老,埋藏在此處不知多少萬年,佛寺隻能是後進,那功德寶塔卻是另有淵源,不是我現在能探究的。

既然相同了此節,程鈞心中安定,心中默默推算了一遍,當下向無妄位橫走八步,踏離宮,走坎位,倒退十七步,踏在中孚,輕輕一頓,足下用了金命靈氣,喝道:“給我開!”

這一足踏下,隻聽咯噔一聲,仿佛什麽東西驟然斷開,東南角下地板紮紮升起,一座新的地穴露了出來。

程鈞站在原地不動,等到地穴完全升起,這才燃氣一隻火焰,往裏麵一投,火焰飛過地穴上空,熊熊燃燒,不見絲毫熄滅的跡象。

程鈞見了這邊情況,微微點頭,知道底下氣息暢通,又等了片刻,這才慢慢走下地穴。

說是地穴,底下又是一層地下室,並沒有多深,更無險峻。隻見跟上麵嚴絲合縫、同是八角形的一間靜室裏,密密麻麻裝了數口箱子,活像一間倉庫。出奇的是,倉庫居然比上麵還要幹燥,氣溫也恰到好處,似乎在哪裏又通風之處。這可奇了,這地下室埋藏的極深又隱秘,竟然還能如此幹爽,可見必然有什麽特殊的構造。

程鈞數了數,一共是一十六口大箱子,每個箱子都有半人高,用的不知道什麽材料,大概是什麽動物硝製好的皮革。見到這麽大的箱子,程鈞不歡喜反而遺憾,因為這代表,這裏麵有多少東西從體積上就能看出來——誰家也不會製造這麽大的乾坤袋啊。

好吧,是他有些貪心不足了。

箱子沒有上鎖,對於一個修道士而言,箱子蓋也不重,很容易就能推起來。打開第一個箱子,程鈞一塊,不由得失笑,裏麵是滿滿的一箱——黃金。

黃澄澄的金餅子,嚴嚴實實的壓了一整箱,金光刺眼,奪人心魄。這一箱金子按照重量可以買下俗世的一條街,也能引得無數俗世間的高手瘋狂。許多流傳在俗世的“寶藏”,也未必有這個值錢。但是對於修士而言,卻不是什麽了不起的東西。

“好吧,也算有點用。”至少將來可以在俗世經營門麵。就算是修士,也不可能不和俗世打交道。

再打開一箱,寶光氤氳,隻見珠寶首飾,堆了整整一箱子。有大顆的珍珠,溫潤的羊脂玉,碧盈盈的翡翠,火紅的珊瑚,各色珍寶珍寶不一而足,隻憑價值還在上麵那一口箱子之上。

程鈞的臉色,多少有點不好看,心頭暗自嘀咕:莫不是這是哪個土財主的私藏?雖然明知道一般的土財主不會有這樣的身價,至少也是哪個王公貴族的寶藏,但王公貴族和土財主,在修士眼裏有什麽分別?

第三口箱子,是——原諒程鈞爆粗口——他媽的玉料。大塊大塊的原石玉料堆得冒了尖,有好幾塊都是帶皮的籽料,彌足珍貴——如果拿出去賣錢的話。

算了——玉是有靈性的東西,別的不說,做玉瞳簡是需要玉石的啊。

到了第四個箱子,也許是期待感降低了的原因,程鈞終於忍不住喜出望外。

那是滿滿一箱子靈石。

真的是靈石,不是凡間收藏的什麽石頭,是天地靈氣孕育的靈礦——靈石。

看著這些靈石,程鈞終於有一種值回票價的滿足感——反正進來的時候也不曾耗費多大的功夫,有這些靈石就值得走一趟了。

拿起一塊靈石,隻覺得靈氣飽滿,棱角分明,是未曾沾染世俗氣的好靈石,雖然品相是最低的,而且是土石。

這個土石不是指的靈石的屬性,而是相對於金石來說的。

修士的一般交易用的都是靈石,那是自發的,因為靈識用途最廣,用來交換最為便宜。但是道門建立秩序之後,自行發布了交易的貨幣,其實就是在靈石上篆刻了一道符籙,這符籙隻有道宮能夠篆刻,打上符籙之後,靈石的靈氣會有一定程度上的提高。

道門規定,所有的交易必須使用這種打上符籙的“金石”,而且隻能是道門鑄造的“金石”,任何門派個人,若是膽敢假冒金石鑄造,一律殺無赦。而所有使用沒有道門符籙的“土石”的交易,全部非法,一經發現,立刻查處。

這樣,道門就像朝廷鑄造銅幣一般,把貿易交易納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因為道門的符籙讓金石的效果提升兩成,但是官方卻硬生生規定金石比土石貴五成,這中間不免有些文章可以做,有人利用這個差價大作投機套利的買賣,對於這種人,道門的方案當然也隻有殺,一經發現,就地處決,株連連坐,不一而足。

其實,不論是私造“金石”,還是投機套利,程鈞都可以做,而且絕對有把握在道門的監管下逃脫。但這不是最重要的,程鈞要的隻是靈石,是構建他聚靈陣基礎,這些低品相的大宗靈石,正是他需要的。可能許多人寧願要一塊中品靈石,而不是一百塊低品,但對於程鈞來說,正好相反,他要的是數量,越多越好,隨身帶著至少一個無底洞,他是先要吃飽,才談得上吃好。

至於作為貨幣的金石,他想要的時候,自然是可以弄到的。

看了幾個箱子,程鈞舉一反三,已經知道了這幾口箱子藏品的等級了,如果不出意外,剩下幾個箱子應該也逃不出“量大管飽”這個風格。

程鈞接著繼續打開箱子,見不是低品相的靈石,就是相對普通的大塊的礦石,低階的金屬材料,諸如鐵精、銅精之類,要麽就是低階妖獸的成卷的皮毛、牙齒,下品靈草藥材,總而言之一句話,全是原材料,一件成品也沒有。這些材料在市麵上也能見到,單論出來,根本不值什麽錢,但勝在數量多,倒也蔚為壯觀。

這裏很明顯像一個大的商家的倉庫,而且是最不值錢的那個倉庫。

看著這些東西,可以想象,一群元神道君和精魂真人,廝殺了個天昏地暗,進得地宮,見到滿箱鐵器,心髒承受了多麽大的打擊,想必當時的情景,隻能用“呆若木雞”來形容吧。

程鈞看著滿屋十數口箱子,心中卻是暗自歡喜,他是最需要這些東西的,不為了自己,為了將來的布局,建立自己的根基。別的或許還一時用不上,那些靈石卻是正好給他布陣用。有了這些東西,他就能飛快的提升修為,更有了傍身的資本,將來的轉圜餘地,也是更大了。

至於真正的寶物,程鈞腳尖在地下點了點——現在不是時候,半年後的五月端午,就是他取寶之日。那時,才是他真正展現實力之時

——————————————————————————

嘛,從此主角抖起來了……一般抖吧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