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三十九夜戰紫雲觀·破陣子

收藏書簽 字體:16+-

三十九 夜戰紫雲觀·破陣子

衝明盤膝坐在鍾樓上,神色木然。

燈樓上一片漆黑,隻有衝明身邊,點著兩盞油燈,燈火一閃一閃,映的他容貌模糊中帶著幾分扭曲。

那鍾樓是矗立在藏經樓後的一座樓閣,除了寶塔,那便是全觀的最高點,原是萬馬寺掛那口古鍾的所在,鍾聲一響,響徹四野,合穀俱聞。萬馬寺的和尚被趕走之後,古鍾也不見了蹤跡,隻剩下空蕩蕩一座閣樓,久未有人跡,早已露出陳舊敗象。

然而就這麽一座不起眼的小樓,卻是整個紫雲觀的關鍵——

駁靈大陣的陣眼,就在此處。

那駁靈陣是何等奧妙的大陣,雖然早在運轉,卻不需憑借外物,因此表麵上無聲無息,即使在陣中心,光憑肉眼也看不出什麽異樣,但是不代表這裏就是好呆的。駁靈大陣全力運轉,周圍靈氣尚且混亂不堪,何況陣中心?那靈氣如同漩渦亂流一樣,既混亂,又犀利,仿佛要把進入陣眼的人亂刃分屍。

衝明當然也不會舒服到哪裏去。

被選來主持這駁靈大陣,他當然也是覺得驕傲的,雖然明知是因為自己的師兄們死的死,逃的逃,他是別無選擇的選擇,但能擔當重任,畢竟覺得光榮。再加上被授予了大陣的數般變化,在心中反複演練,隻覺得受益無窮,更加喜不自勝,恨不得馬上來到陣前操演一番,顯顯自家的本事。

然而更上鍾樓,衝明便覺不對。他雖然隻在胎息境界,未曾開辟靈竅,但也覺得體內胎息沸騰不休,險些就要岔入邪道,走火入魔,費了好大的勁兒將氣息壓住,卻疲憊不堪,每上一步台階,就覺得體內被強行壓服的靈氣就是一顫,隨時都要突破控製,肆虐為禍。等走到鍾樓頂上,坐在陣眼之上,更是已經精疲力竭,隻是端坐不動,都費了吃奶的力氣,這還演練什麽陣法,抵禦什麽外敵?

衝明剛剛在嶽華老道麵前,隻學到一百零八種變化的其中三種,還覺得甚是不足,如今才知道,別說三種,在這方陣中,能將一種變化施展開來,就已經是十分不易了。他也不敢隨意操演,坐在地上,隻等著對方來襲,才勉強催動。

老老實實等了許久,竟是毫無異狀,衝明對於觀中的事情懂得不多,連清風明月也不如,本也不知道是什麽人要與紫雲觀為敵,心中暗暗猜測道:說不定隻是師父做個預備,敵人也未必會來,也許他們知師父的厲害,知難而退了也說不定。

正這時,隻聽外麵嗖的一聲,黑沉沉的天空陡然亮了起來。

衝明畢竟年輕沉不住氣,大駭之下,跳起來跑到窗邊,隻見一支火箭帶著尖利的呼嘯聲直衝向天空。衝明心中又驚又怕,手心出汗,叫道:“敵人來了,敵人來了!陣法……”

剛要發動陣法,突然手中一拍,那兩麵陣旗卻不見了,慌得他在身上亂拍**,團團亂轉,直叫道:“我的旗子呢,我的旗子呢?”

轉回頭,一眼看見兩麵陣旗落在地上,飛撲上去,一把抄在手裏,剛一落手,隻覺得周圍靈氣一陣混亂,正是有人侵入大陣之象,暗道:這就來了!

他這是開天辟地落草以來第一次臨敵,哪裏懂什麽臨敵經驗,腦子裏隻剩下那陣法變化,照貓畫虎,手中陣旗一揮,就覺得周圍的靈氣就如同被一根定海針攪動起來,開了鍋一般沸騰了,沸騰的靈氣網中,兩道靈氣脫穎而出,如同兩道氣龍,盤旋從頂樓而下,衝向那闖陣之人。

按照道理說,那陣法第一變,光氣龍就要至少凝結八條,但他氣息不足,硬生生憑著陣法本身的能量,活活凝聚出兩條,卻也到了極限,氣龍騰飛,衝明臉色轉為慘白,一口血到了喉嚨口,又咽了回去。

他雖穩坐陣中,但是對於陣法也不算十足掌控,能感覺到陣中有人,正在一步步靠近,但是其中細微情況,他也不能十分了解。隻感覺兩道氣龍從上而下,兜頭灌頂,衝向來犯之敵,兩邊一下子撞在一起。

嗯?

衝明一怔,他本以為這龐大的陣法催動兩條氣龍,必然聲勢浩大,這一撞不說驚天動地,也該是電閃雷鳴,哪知道他隻感覺到一撞,就再無聲息。那兩條氣龍哪裏是龍,分明是泥牛,泥牛入海,再無消息。

與此同時,對方在原地停了片刻,又再次一步步上來。

咚——咚——咚——

這不是腳步聲,而是衝明自己的心跳,他的心都快從嘴裏吐出來了,滿心想要在發動一次進攻,但剛才耗了不少真氣,現在已是後繼乏力。

幹脆——跑了吧……

他就要把陣旗脫手,一鬆手時,竟發現那陣旗牢牢地黏在手上,怎麽也甩不脫——

呼……

陣旗自己動了起來,頭上的氣場越發混亂,那是陣法再次調動的征兆,衝明驚恐地發現,不但自己手腳不受控製,真氣也是被陣旗帶著,不住的向外瀉去,這可不是他自己控製的,感覺乏力就能停下,他明明已經覺得氣海空空,但陣旗還是不住的**他四肢百骸殘存的靈氣往外輸出。

快……快停下……

會死人的……

在陣旗的瘋狂攪動下,那大陣運轉越來越快,幾道氣龍嗖嗖的飛出,大有勢將對方挫骨揚灰的威勢,與此同時,端坐在陣中的衝明臉色越來越白,渾身上下都開始顫抖,搖搖欲墜,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

然而,不論大陣運轉的如何瘋狂,對方似乎一點也沒受到影響,氣龍發出一條,就消失一條,發出兩條,都沒了一對。大陣中靈氣亂竄的越來越快,總量卻越來越少,開始還氣吞山海,磅礴無比,最後漸漸成了捉襟見肘之勢。

突然,時間似乎戛然而止,氣龍的走勢一滯,周圍的空氣都凝住了,一片寂靜之中,隻聽“噗”的一聲,衝明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晃了兩晃,轟然倒地。

油盡燈枯,他已經被榨幹了所有的真氣,即使是陣旗,也不能再抽取哪怕一滴真氣了。

大陣還在運轉,但是已經恢複到無人操作的狀態,雖能將靈氣攪得混亂,卻也失去了主動攻擊的能力。

咚——咚——咚——

這一回是真正的腳步聲了吧。

衝明倒在地上,反而不害怕了——有什麽可害怕的,他現在已經油盡燈枯,命在頃刻,難道還會變的更糟糕嗎?

再說,不管他多麽凶惡的敵人,難道會比自己的師父更加狠毒嗎?

會比那個一開始就是存心拿自己當作祭品養陣的嶽華老道更加狠毒麽……

就算衝明什麽都不懂,現在也該明白過來了。

終於,鍾樓頂層的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衝明勉強睜開眼看去,隻看見模模糊糊一個身形,似乎是個身材頎長的人,麵目模糊,眼見他一步步走過來,衝明隻能無助的伏在地上,接受著不可知的命運。

終於,那人走到近前來,低下頭道:“怎麽樣了?”

衝明終於看清楚,那人是一個極俊秀的少年,心念一動,已經認了出來,道:“啊,你……”一句話沒說完,聲音戛然而止,再無聲息。

那少年用手在他鼻息一探,知道已經氣絕,臉色微微一沉,將他身體挪在一旁,輕輕呼了一口氣。這駁靈陣的第一步,算是打過了,然而……

真正要破駁靈陣,現在才剛剛開始。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