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三十六夜戰紫雲觀一

收藏書簽 字體:16+-

三十六 夜戰紫雲觀(一)

化雨心情複雜的走著,前麵已經看到了東院的燈火,他驟然停了停腳步,整了整頭上的七星冠——這七星冠與他帶著的黃冠不同,乃是紫金打造,上麵鑲珠嵌寶,十分華貴,也十分沉重,他帶著很是不適,常常覺得要從腦袋上掉下來。

這幾日,他的心情不好,很惶恐,也很迷茫。

從小,他就在道觀做童子,隻是一直沒能正式拜入道門,隻做些端茶倒水的雜事。他也知道自己資質一塌糊塗,道觀資源有限,就是一門最簡單的練氣術,也有一群人排在他前麵,根本輪不到他修仙得道。遇到嶽華道人,成為他的隨身童子,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那嶽華道人雖然是個落魄散修,但也是正經的修道中人,脾氣有還算和善,能將他服侍好了,或許能有一分踏上仙路的可能。

他和那些爭強好勝的人不同,本是個沒主意的,天生就是被領導的材料。在跟了嶽華道人之後,他遇到了春風,兩人沒呆幾天,化雨就知道,春風無論哪點,都在自己之上,於是他很快成了春風的跟班小尾巴,就像明月是清風的尾巴一樣。

找到了老大之後,他不可避免的囂張了一點,也敢跟清風明月兩個對著打嘴炮,一來是發發自己從小唯唯諾諾的一口鳥氣,二來他也知道,製止手下胡鬧,乃是自詡冷靜的老大的樂趣之一。他倒不是真看不起清風明月,隻是分了幫派,自然要鬥,鬥得多了,自然就討厭起來。

然而晴天霹靂,他一直跟著的老大春風,忽然莫名其妙死了,而且從清風明月的嘴臉看,他就知道,老大死了還死的很難看。這對於他來說,真是天塌了一般。春風既然死了,他這個獨木如何支持?做小伏低,他倒是習慣了,但是做小伏低果然就能有用麽?別說他,就是清風明月,跟著嶽華道人這些年也不過得傳了一些凡俗武藝,他這個失了根基、招人厭惡的童子,將來還有什麽指望?

如今擺在麵前的,要麽當一輩子孫子,要麽趕緊想法子改變下自己的處境。他人雖然軟弱,但也有幾分腦子,想得很清楚,要想改變,無非兩條路,一是立下大功勞,博得月華道人青眼,譬如今天,嶽華道人吩咐下事情,就是一個機會。若果然他有大運氣,超額完成任務,或許能鹹魚翻生。

還有另一條路,或許就是……

離開這個鬼地方!

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別管什麽闊,什麽空,隻要叫他出了這個紫雲觀就好啊。

他本來就沒什麽雄心壯誌,如今更加灰心,隻求個平安。然而隻要留在觀裏麵,別說平安,這條性命不知道什麽時候就不在自己的。

唉,隻要能出了這扇門,哪怕不提什麽成仙得道,不做什麽神仙夢,就算是回去種地,也比這裏朝不保夕的強。

進了院子,明月已經不在這裏了,化雨知道他必然也被委派了重要任務,忍不住撇了撇嘴,來到前廳。

東院正房是三間,左右兩間有簾櫳相隔,他坐在中間那間,隔著簾子,能看見左邊榻上坐著一個人,穿著大紅衣裳,蒙著紅蓋頭,想必是新娘子。

化雨心中一動,暗道:聽說這位新師娘乃是萬馬山中頭一個大美人,不知長得什麽樣子?雖然明知道山裏丫頭不會打扮,又風吹日曬,再漂亮也就那樣,春風也跟自己說過,長得隻是一般漂亮,但他還是好奇。隻是他知道,這女人乃是自己的師娘,自己跟她同處一室,已經招了嫌隙,若是再欺近身去,那就別管立下什麽功勞,都沒法自處了。

想到這裏,他扭過頭去,先給自己倒了杯茶水,拿起茶碗擋住臉,假裝喝茶,目光卻是不自覺的偷偷往裏麵瞟,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感覺目光格外清晰,隻見那女子扶在榻上的一隻手纖細柔軟,晶瑩如玉,隻覺得心裏癢癢的,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手,心想:好好一個羊肉,落到了老狗嘴裏。

看著看著,他突然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我今年也有快二十歲,跟著老道,別說修不成道,把老婆也耽誤了。倘若有機會逃走,帶上這個小娘子,我與她過上一世,就是不當神仙,也快活死了。

化雨這個念頭雖然來得荒唐,但這麽一冒出頭來,就越想越真,漸漸地有些上頭,站起身來蹬蹬蹬幾步衝上前去,來到簾子門口,卻是驟然停步,差點沒撞到牆上。

突然,隻聽牆外,轟的一聲,化雨就覺得腳下踩的地晃了三晃,站不穩往後就倒,隻聽門外風聲大作,呼呼作響。一人朗聲長笑道:“好賊禿,我就知道你在這裏,留下來吧。”笑聲隆隆不絕,不是嶽華老道,還是哪個?

這回化雨真站不起來了,剛才是震得,這回是嚇得,坐在地上直哆嗦。心中隻道:我要死了,他就在外麵,他若知道我起了心思,我……我……越想越是害怕,隻覺得牙關咯咯打顫,自己也控製不得。

隻聽得外麵呼嘯聲不絕於耳,他正要閉上眼睛,愛咋地咋地,突然眼前紅影一閃,一襲裙角已經掠過眼前,原來是新娘子出來了。

那新娘也沒看化雨,直接走到窗邊,看著外麵。化雨看她的背影在自己身前站著,突然有了那麽一點力氣,勉強站起身,跟著看去。

隻見外麵兩道光芒打得厲害,其中一個不必問,正是嶽華道人,他手中持著長劍,不住的發射黑光,對方卻是手持著一件棍狀法器,釋放的金黃毫光,看來巍巍大氣。

化雨一見對麵那人,雖在月黑風高的深夜,卻有一絲光澤從腦袋上泛出來,心中暗道:“奇怪,好亮的禿頭,莫非是個和尚?

兩人越打越快,呼嘯聲不絕於耳,光芒閃爍的越來越快,化雨看著眼花繚亂,隻覺得嘔心,耳邊聽著打鬥的聲音固然震耳欲聾,還有一個聲音竟然比外麵的打鬥聲還要清晰——那就是他的心跳聲。蹦蹦蹦蹦,如同高山擂鼓,又響又快。

化雨太緊張了,他現在滿心希望,就是這個和尚贏。雖然他是敵人,但是未必就要把自己怎麽樣,最好他能把老道打死,自己好出了這個鬼地方,或許那老道的珍藏還有眼前這個新娘子也歸了自己。然而那和尚不知怎的,雖然打起來威風赫赫,但是始終占不到半點上風,嶽華老道麵帶冷笑,手中長劍雷光熠熠,又有許多黑霧夾雜其中,越打越是精神,竟然步步緊逼。

隻見那新娘還在窗前,化雨突然來了精神,一把抓住她,道:“快進來,外麵打得厲害。”一麵說,心中一動,暗道:“他們外麵打得厲害,我們正好逃走。”

也不知道從哪裏算的,他也稱起“我們”來。

隻聽得老道大笑道:“賊禿,你偷偷摸摸藏在花轎後麵,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算你乖覺,竟然在出手前一刻,識破進了院子的不是老夫,臨時收手要走。可惜遲了!我這裏布下的是天羅地網,你插翅難飛,這紫雲觀就是你的墳地,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說著張口一吐,吐出一道黑煙,撲向那和尚。

化雨聽了,一股涼氣冒上來,又恨又怒,暗道:老賊好毒!他讓我做他的替死鬼,倘若那和尚不是臨陣發覺,我哪裏還有命在?

眼見那道黑煙滾滾而去,遮天蔽日,眼前登時伸手不見五指,雖然外麵黑夜也黑,卻也沒有這般黑的令人絕望。化雨隻覺得渾身上下都難受,胸口堵得慌,喘不過氣來,連連退了幾步。

化雨先是難受,隨即靈光一閃,暗道:這不是老天叫我走麽?顧不得別的,伸手抓住那新娘,道:“走,我帶你出去。”

那新娘甩開他的手,道:“別胡鬧。”

化雨還沒說話,隻聽得那嶽華道人大笑道:“賊禿,你給我死!”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