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三十四實言相告

收藏書簽 字體:16+-

三十四 實言相告

馬尾村的村口,停著一群人,都穿紅掛彩,前頭是幾個漢子拿著鑼鼓喇叭,後麵聽著一乘四個人抬得大紅轎子。周圍圍著一圈人,無不嬉笑觀看,仿佛是個成親的隊伍。

日頭越升越高,前麵提著鑼的漢子有些不耐,轉頭問身後穿紅的婦人道:“周嫂子,怎麽大妞還不出來?眼看到了吉時,現在不出發,到了紫雲觀天就黑了,誤了吉時可是不好。”

那周嫂子抹了一把鬢邊插著的一朵紅花,道:“我早就叫小喜她去攙新娘子了,哪知道這孩子竟耽誤事。我去看看。”說著把手裏的喜帕掖了,轉回村子。

周嫂子一扭一扭,到了村中間一所木房子外麵,就見一個女孩兒在外麵團團轉,不由分說上去戳了一指頭,道:“你這丫頭,都什麽時辰了還在外頭。還不進去把大妞攙出來,她家沒大人,也不用哭嫁了,扶出去上了轎子好送親呀。”

那女孩兒捂著額頭,道:“媽,你怪我做什麽?我叫了好幾遍了,大妞姐自己不出來,我總不能硬闖進去。她那個脾氣,我闖進去了,還不被她丟出來。”

那周嫂子又要戳她,那女孩兒頭一低,沒戳中,點著她道:“看你這丫頭膽子小的。今兒是柴大妞好日子,你叫她大聲些,她能把你怎麽樣?瞧我的。”說著上去,啪啪的拍門,道:“大姑娘開出來吧,吉時到了。”

她叫了幾聲,門倒是沒開,窗戶忽的打開一扇,從裏麵伸出一個腦袋來,正是柴火妞,隻見她沒帶鳳冠,一頭烏油油的頭發也沒盤起來,臉上妝麵細膩,眼角之處卻有些花了,一雙桃花三角眼眼角往上吊著,帶了些凶相,道:“什麽吉時?”聲音比平日來的沙啞。

那周嫂子一見,一拍大腿,道:“喲,你瞧啊,這怎麽說了。都這個時辰了,妝也沒好,頭發也沒梳,這樣子多咱能上花轎啊?”

柴火妞壓著嗓子道:“上什麽花轎啊,姑娘不上花轎。”

那周嫂子一怔,笑道:“大妞還什麽羞啊,姑娘家誰都有這麽一遭。是了,你自己梳頭累著,我來給你梳。”說著就要推門進去。

柴火妞叫道:“慢著——”一句話說完低下聲道:“不用您了,我自己會處理的,你們等著……我……”一句話沒說完,退回去把窗戶“砰”的一聲,關的嚴嚴實實。

那周嫂子更愣了,道:“這孩子怎麽了?這幾日歡歡喜喜,臨上轎倒別扭了。”

旁邊那女孩子道:“媽,我看大妞姐眼角紅紅的,像是哭了的樣子呢。”

周嫂子拍了下她腦袋,道:“別瞎說,好好的日子怎麽會哭了呢?”心中卻暗自嘀咕道:太陽這是哪邊出來了?連柴火妞都會哭了。

我才不會哭呢……

狠狠的關上窗子,柴火妞站在窗邊,麵對著關閉的窗扇,獨自一個人立著,鮫珠在眼圈中微一打轉,立刻蒸發的幹幹淨淨,回過頭來,抱住肩膀,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個倔強中有些嘲諷的笑容,看著屋子裏三個年輕人,道:“憑你們說得活靈活現,也隻是一麵之詞,讓我就這麽相信了,還是不夠。”

對麵三個少年對視一眼,小石頭急得直跳腳,道:“你怎麽這樣,明明剛剛都說通了的。”

小和尚卻見柴火妞眼角發紅,雖然沒有揭穿她,忍不住摸了摸眼角。

柴火妞見了他的動作,頓時知道自己的狼狽落在他眼裏,心中羞惱,道:“我去洗把臉。”不等他們說話,走進了裏屋。

小石頭叫道:“你……”程鈞把他一按,道:“先等等。”

小石頭回過頭來,小和尚也道:“我看柴姐是說通了的樣子。但是她最要強,不肯就這麽服軟的,你別逼她。”

程鈞道:“你放心吧,柴姑娘骨子裏有傲氣,既然知道老道不是良人,就是再八抬大轎來請,她也不肯屈就的。”

小石頭道:“我想也是,她會同意我們的打算的。”

隻聽柴火妞冷笑道:“我卻是不同意。”

三人轉過去,隻見柴火妞從裏麵出來,臉已經洗的幹幹淨淨,卻是將滿麵脂粉洗去,隻露出素顏,確實比剛才更顯得秀美,如出水的芙蓉,全無雕飾。程鈞心中暗道:這姑娘與眾不同,她既然如此,想必事情定了八分了。

小石頭卻沒注意到柴火妞怎麽梳洗,隻記得她說不同意了,怒道:“為什麽,你都知道他還有老婆,還是負心的王八蛋,難道還要嫁出去?”

柴火妞走過來,穩穩當當往椅子上一坐,道:“因為你沒有說實話。”

小石頭道:“我從來不說假話,你知道的。”

柴火妞不看他,一雙杏眼直直盯著程鈞道:“我說的是你,你不說實話。”眉毛斜挑,麵上露出峻峭,道:“小石頭那點小心思,我從來都看的出來。他雖然任性,但是都為了我,也沒有壞心,我相信他,但是卻不相信你。你雖然說了許多,但都是嶽華怎麽壞,怎麽對我不好。這都是表麵上那些東西,真正的實話都在你肚子裏藏著。你是把我當傻子,當小孩子了?你今天不說出子醜寅卯,休想我乖乖的按照你說的做。”

程鈞心道:這丫頭倒真潑辣,笑道:“你要我說什麽?”

柴火妞道:“你痛痛快快說出來,要我這個轎子進紫雲觀,是為什麽?小石頭說他假扮我,為了趁他不防備,教訓嶽華,我看不一定。你一定還有別的算計。好比說這邊轎子抬進去,吸引了老道的注意力,那邊你趁他不在,就要亂來。鼓詞兒裏麵寫著,這叫調虎離山計。可是你這邊亂來沒關係,若是被嶽華發現了其中關係,小石頭不是有危險?你自己要做什麽便大大方方做,不要牽扯我弟弟。”

程鈞忍不住笑道:“柴姑娘果然心思靈敏,言語直率。我們確實是為了進紫雲觀,這其中關節,說來就話長了。”

柴火妞拍了拍椅背,道:“你別說那些多少年前的古早淵源,我不聽。你隻說最關鍵的你要做什麽,怎麽做,最要緊的是我們姐倆會怎麽樣。我知道你們這些人,包括嶽華在內,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你們都是天上飛的神仙一流,大概有你們一套行話,說出來我們聽不懂,你們也不惜的跟我們說。可是我聽不聽得懂是我的問題,你說不說是你的態度問題,不說出一二三四來,我怎麽相信你沒存著壞心?我就在這裏,你雖然想把我怎麽樣很容易,但我拚死不叫你們上外麵的花轎,你們也是枉然。”

程鈞隻有暗歎,這丫頭真是口角鋒利不讓須眉,他也算見過許多女子,連修道界的女修算來,柴火妞的個性也算排上一號。心中暗自欣賞,道:“說的不錯,既然如此,我再轉圈子也對不起姑娘的爽利。那我也撿著要緊的說。先說我們的目的,我們幾個人,目的不同。小石頭的目的,最簡單,他就是不許你嫁那老道,其他的,能教訓老道最好,別的他不關心。”

柴火妞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

他指了指小和尚,道:“他的目的也簡單,那紫雲觀本來是萬馬寺的地方,嶽華道人占了他們的廟門,他自然想要老道滾蛋,重新建立山門。”他隻說最淺層的,至於小和尚背後的棺材,連他都不知道根底,自然也不必跟旁人說起。

程鈞道:“我們還有一位大和尚,他也是這一回的主力。他的目的一是為了萬馬寺,二來為了降妖除魔。他是有佛法的大師,嫉惡如仇。那紫雲觀裏的妖道,乃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敵,當然希望一劍誅卻。還有一人,就是宋道友,她與我們雖然沒什麽故交,但是也有一麵之緣,她被鎮壓在寶塔下麵,若不將她放出來,說不定何時便被那嶽華老道害死。”

柴火妞看著程鈞,道:“說來說去,沒說到你自己頭上。”

程鈞道:“我就庸俗了。我為了殺人。那嶽華老道以及他身後的老魔,對我頗有算計之處。我雖身無長物,但還有一具帶有仙骨的身體,引得那失了肉身的老魔垂涎……我們有個詞叫做奪舍,就是占了旁人的身體。他們十分算計我,我自然也不會手軟。”

柴火妞道:“沒了?”

程鈞爽快道:“那自然不是。我還要取那老魔收藏的一件東西。那東西雖然是魔物,但對我有用。”

柴火妞聽了,反而滿意道:“你這才說了幾分實話。”

程鈞道:“說完我們的目的,我再直說我們的打算。我們要爭取一個時間,兵分三路,一是洞房,出其不意能傷到老道最好,不能的話,至少要穩住他。另一麵要放出寶塔下的宋姑娘。還有一路,要侵入那駁靈陣的中心,將大陣停下來。然後三路合圍,去戰那老魔。若不把那陣法停下來,其他的事情都要打個折扣。與那老魔動手,也要失去八成力量。”

柴火妞道:“你叫我弟弟去動嶽華老道,這不是玩笑麽?他哪裏是嶽華老道的對手?”

程鈞道:“那又不然,我實話實說。我本人走不開,駁靈陣那邊我若不去,旁人都破不了。那寶塔下麵有鎮邪的符籙,凡人也很難揭開,必須要大和尚去。如此一來,選擇就有限了。但這不是說小石頭就有危險,出其不意,這是第一。那駁靈陣十分厲害,嶽華老道他們怕了我們,時刻要把駁靈陣運轉到極致,隻是除了老魔法力特殊,不怎麽受影響還罷了,但其他人誰也難逃,嶽華老道也是一樣。我們固然寸步難行,他也受了其中影響,十停威力去了九停九。再加上我封一道符籙給他防身,趁他掀起蓋頭一刻發動,近距離一擊之下,那是必然成功。”

柴火妞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們果然要這樣做?”

程鈞道:“不說為了旁人,就是為了你,也必須要了斷了那嶽華老道,不然有他在,你的終身豈不誤了?”

柴火妞道:“好,那我也有個條件。”

程鈞道:“你說?”

柴火妞道:“小石頭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他冒充我,一來容易漏了破綻,二來,他身手根本比不上我。你把那什麽符籙給我,我來替你們走這一趟。”

三人麵麵相覷,小石頭道:“姐,你怎麽能去?”

柴火妞眉毛又豎了起來,道:“你的本事誰教的?村裏麵男女老少,若論弓箭,再論把式,我若說第二,誰敢說第一?我若是不成,三個你也是白給。”轉過頭對著程鈞道:“我看出來了,還是你主事。你說吧,要不然我去,要不然誰也別去,痛痛快快的決定,一會兒他們又要來催我。”

程鈞目光幽幽閃了幾下,突然一合掌,道:“若是這樣,倒要麻煩柴姐。”[bookid=2358946,bookname=《無敵衛士》]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