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三十二弓開如滿月

收藏書簽 字體:16+-

三十二 弓開如滿月

小和尚一進後殿,隻見棺材蓋大開,兩個人在那裏探頭探腦,隻覺得眼前一黑,往日的機靈全不見了,指著對麵兩人道:“啊……你們……你們做什麽?”

好在,他認出了程鈞,稍微鬆了一口氣,又道:“程兄,你太冒失了。”

程鈞還沒答話,那和尚上上下下打量了小和尚一眼,道:“你是那萬馬寺獨自留守的小和尚?”

小和尚一怔,仔細看那和尚,先是疑惑,然後“啊”的一聲,道:“你,你是……你莫非就是……”

那大和尚道:“不錯,你身有禪骨,頗具慧根,倒是修佛的材料。看來相由心生,我佛門佛祖挑選傳人,必須要心善智勇之輩。”

小和尚顫聲道:“您果然是那位太師叔麽?”

和尚道:“什麽這位、那位太師叔,哈哈,若是你們師祖、師叔常常掛在嘴上的那個大和尚,那就是我。”

小和尚喜不自禁道:“師叔,我們等你好久了。”說著伏在地上,叩下頭去。

那和尚也是十分喜歡,道:“許久沒見這麽懂事的後輩了,來,咱們說說你們寺裏的事。”

程鈞見了這樣的情形,從旁邊退出去,拉著小石頭道:“咱們先走。”小石頭一怔,跟著他出來。

一出門,小石頭就拉著程鈞道:“這是怎麽回事?那真是那位了不起的太師叔,說是特別神通廣大的那位?”

程鈞訝道:“你也知道?”

小石頭道:“我當然知道,我也常常勸小和尚不要再給萬馬寺守著,守也守不出什麽結果來。他每每都拿出這位太師叔祖來說事,說是萬馬寺裏的前輩高僧,神通廣大,隻要他一回來,打退那老牛鼻子不在話下。我還道他隻是妄想,沒想到還真有這麽一位,還找過來了,看來世界上的事還真不好說。”說著有些興奮的道,“程哥,你說那高僧真有這麽了得?是不是明天就把紫雲觀踏平了,把那老牛鼻子踢出去十萬馬千裏?”

程鈞道:“人是真人,事情卻也沒那麽容易。那紫雲觀也不是那麽好平的。”

他雖然是兩世為人,但是第一次見到大和尚的時候,想的跟小石頭也差不多,因為修道界的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麽簡單,境界在那擺著,憑大和尚七重的實力,程鈞雖然境界略低一點,但經驗見識無可挑剔,別說上門試探,就是就這麽上門踢館,能有什麽差池?他之所以謹慎,不外乎怕紫雲觀的駁靈陣和養魂木裏的老魔玩出些花樣來。

但是紫雲觀的實力還是出乎意料了,嶽華老道沒什麽好說的,被大和尚一通砸下來,已經一敗塗地,他幾個徒弟童子更不值一提。但是那老魔還有餘力從烏木劍裏出來直接動手,倒是大出程鈞意料之外,那老魔氣勢雖然衰弱到了極致,但爛船還有三斤釘,程鈞這爛船沒什麽幹貨剩下,那老魔卻還有入道期大圓滿的境界。

這不是玩笑,大和尚七重壓老道的五重是境界差距,那老魔大圓滿壓大和尚的七重,那是更大的境界差距。更何況老魔的經驗法術也比大和尚強得多,若不是佛光天然克妖邪,今天還有好瞧的。

不過,程鈞今天下了點手段,若不出他所料,今天那老魔和紫雲觀就有一番變故,至少老魔的境界還要再往下跌一些,但是即便如此,那老魔依舊不可小看。

更何況還有一座駁靈陣在那戳著,這是程鈞真正在意的。大和尚是佛門,受得克製還小些,程鈞卻是出來之後,覺得剛剛第四重的根基都動搖了,一直強壓著沒讓人看出來,但自己不好受自己知道,在這觀裏動手,簡直是笑話。等於直接克製住了程鈞的行動。

想要避開那駁靈陣,一是引蛇出洞,但想引出嶽華老道容易,想讓那老魔離了根本之地,那是千難萬難。第二個選擇,就隻有破陣。

這駁靈陣雖然繁複厲害,但想要難住程鈞這位陣道大家,還欠些火候。

隻是他現在缺了時機,手上的資源也還少一個關鍵,如同拚圖,框架出來,少了主要的一塊,終究是不能成型。

這個關鍵怎麽補上,要不要冒點險,提前接洽一下……

程鈞想到這裏,問道:“你剛剛看見那口棺材了麽?”

小石頭道:“看見了,怎麽了?”

程鈞見他並無奇怪之色,問道:“你知道這口棺材?”

小石頭道:“你第一次見到那棺材擺在那裏,十分古怪,是不是?那沒關係,那棺材擺放在那裏不知道多少年頭了,沒有什麽鬧鬼的事情出來。小和尚被萬馬寺的和尚留下來的時候,不知道哪裏存身,我記得這裏是個荒廟,當時陪他上這個廟來看,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個棺材。”

程鈞道:“你們膽子不小,看到這個棺材,竟然還敢住著。”

小石頭道:“當時我也嚇了一跳,不過一來小和尚覺得無妨,二來,我回去問了村裏人,有幾個老人說過,他們小時候就有那個棺材,還圍著棺材玩過,棺材蓋都打開了幾遭,也沒什麽事。據老人說,那就是老年間一副棺材,裏頭葬著的是一個土財主。好像是那老財主死後他們家裏頭鬧家務,分家產,亂了起來,誰也不管他,因此就把他晾在廟裏頭,一直不曾下葬。這麽多年過去了,早就成了一個骷髏架子了,聽說那老財主或者雖然討厭,但是窩囊的很,想來變鬼也不會太厲害。小和尚住了一年多,沒見鬧出什麽事來。”

程鈞點點頭,心道:那棺材古老相傳就在這裏,紫雲觀那老道在千裏之外卻是怎麽知道的?那紫雲觀的老魔,和這邊的棺材,又有什麽淵源?若不弄清楚,也不好接觸裏麵的那位。一麵想,一麵隨意的問道,“你怎麽來了,還背著行李,難道要在小廟裏住下麽?”

小石頭一聽,原本笑著的小臉一板。狠狠道:“我就是要在山神廟裏住,出家做一個和尚。我再也不回家了,再也不回家了!”

程鈞道:“這是為什麽?”

小石頭氣憤道:“昨天早上,紫雲觀的老雜毛下聘禮來了。”

程鈞哦了一聲,這才想起來,小石頭家和嶽華老道還有些幹係。算算時間,應該是自己第一次從紫雲觀裏走,他轉頭就下聘禮,道:“你姐姐答應了?”

小石頭翻了翻白眼,撇嘴道:“她樂的不行。麵上裝著害羞不肯出來,叫我去接聘禮,我才不去。我要打那清風,他們兩個打我一個,哪裏打得過?滿村裏沒有一個向著我的,老王頭和老王嬸子上去就接了聘禮,還一個勁兒的道喜。氣死我了,我收拾東西就從家裏跑出來了。”

程鈞原哦了一聲,頭腦中飛快的閃過一個念頭,雖然是刹那間閃過的靈感,但稍一潤色,立刻和以前考慮到的籌謀連接起來,口中隻道:“你要眼不見為淨?”

小石頭皺著眉頭,道:“我真想一閉眼睛裝作不知道,隨她去好了。但是柴火妞畢竟是我親姐姐。哼,等我想一個法子,叫那老道去死……我一箭對穿了他。”說著,從包袱裏卸出一把弓來,那弓比尋常的獵弓還要長上許多,弓身泛著黝黑的光澤,隱隱透出幾分肅殺之氣。

程鈞一見那弓,道:“不錯的家夥。”

小石頭撫摸著弓身,道:“隻是不錯?這可是我家留下來的,整個萬馬山裏的第一強弓,除了我們家人,誰能拉動?”伸手一拉,弓開如滿月,登時凶氣畢露。

程鈞點點頭,手在弓身上一按,道:“不過,是龍江犀的角做的弓,至少有九石。你的力氣也不小。”

小石頭聽他說得輕描淡寫,反而有些泄氣,道:“我力氣不小,但是對上他們兩個,還是不行。”

程鈞有些興趣,道:“他們倆是誰?”

小石頭道:“死妖道——還有我姐姐。”

程鈞真有些驚異,道:“你不如你姐姐?是柴姑娘?”

小石頭手一鬆,弓弦聲如霹靂,驚起四座,瞬間恢複原狀,道:“我第一次開弓,就是她手把手教的。到現在我也比她不過。她能開弓三十個滿,我隻能十個。我射一千步,她比我多射一百步,還比我準頭高。放下弓跟她打,更是別想了,三把兩把就把我……哼,倘若……倘若她再晚嫁人兩年,等我到十六歲,我肯定能贏她。”

程鈞暗自詫異,心道:能把九石的弓拉開三十個滿,柴火妞的膂力可是不小啊,道:“那你倒不用著急,那紫雲觀裏現在正在大亂,一時間也沒法迎娶了。”

那小石頭大喜,道:“是嗎?紫雲觀現在大亂麽?是不是老牛鼻子倒了黴了?你快跟我說說,他有多倒黴。”

程鈞道:“他四個徒弟死了兩個,跑了一個,四個童子死了一個。”這些人死了,對於柴火妞的命運至關重要,倒不是嶽華老道就此沒了好色的閑心,而是現在娶柴火妞,並不是效用最大的時候。

嶽華老道要娶柴火妞,可不是什麽垂涎美色,當然更談不到情愛。要說美貌,宋雲薑遠在柴火妞之上,若論人品性格,柴火妞雖然爽朗潑辣,但畢竟隻是個鄉村丫頭,比不上宋雲薑的風姿,更遑論宋雲薑本就對嶽華道人一往情深。嶽華道人之所以要娶柴火妞,那是因為柴火妞的體質特殊,正好是構築先天道體的重要環節。

但這個重要環節,也要在滿足先決條件的情況下。那就是各種仙骨齊全到位,而那嶽華老道收集的道體胚子,本來就是八個人,乃是他四個徒弟,四個童子,隻有集合了這八個人身上仙骨,再加上柴火妞的體質滋養,方能一蹴而就。

但是現在,嶽華老道的布局出了很大的岔子,八個預備下的道體一下子死了四個,春風也就罷了,畢竟屍首還在紫雲觀,但剩下三個人,對於嶽華老道來說,那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數年準備毀於一旦,第一步就是出師未捷,那還談什麽最後一步?

因此這門親事暫時結不成。

小石頭道:“哦,死了三個,是哪三個?清風、明月怎麽樣了,所有人裏麵就屬他們……咦?”他突然驚呼一聲,喝道:“這人怎麽來了?”

程鈞轉過頭,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隻見山道上上來一人,不過弱冠年紀,相貌十分俊逸,頭戴黃冠,身披道袍,竟是一個小道士,遠遠地看見程鈞,忙打招呼,道:“前輩,你果然在這裏,叫我好找啊。”

小石頭噌的跳起來,擺出了戒備的姿勢,從包袱裏抽出箭支,抽箭、拉弓、上弦一氣嗬成,直直的指著對方,怒道:“小牛鼻子,你也是紫雲觀裏的妖道麽?”其實這個道士他並沒見過,但他現在已經見不得道士了,隻要見到一個穿道袍的,就恨不得上去捅上兩刀。

那小道士一怔,程鈞已經笑道:“這是衝和,一個熟人。如今也不算是紫雲觀的人。”

衝和聞言,似乎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接著打稽首見禮,道:“見過前輩。我一路從山裏找下來,真怕您有什麽凶險。”

程鈞笑道:“差點。”衝和和他雖然沒有多近的關係,但畢竟也提供了一份事實無誤的地圖,隻憑這一點,程鈞該當交付一些信任,問道:“你這是從此脫離了紫雲觀了?嶽華老道找你沒有?”

衝和再次苦笑,道:“不脫離隻有等死了。若不是為了給您繪製地圖,我本來也不敢回去,若被師……他問起衝遠他們的下落,我有一個應對不當,便是死路一條。我本來就打算偷偷地逃走,正好遇到一個大和尚打上門來,引了一場大亂,我就趁機逃出來了。當初剛亂起來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您來了呢。”

程鈞道:“你走的太早,晚了就能看見我了。也能看一出好戲。”

衝和道:“我也猜到必有一出好戲。天亮的時候我不放心,又去紫雲觀周圍查看,哪知道剛剛走近其中半裏,就覺得渾身真氣沸騰,差點嘔出血來。若非我見機快,立刻抽身逃走,險些就要走火入魔。”

程鈞聞言,神色一沉,道:“怎麽,他還沒關上那最大限度的駁靈陣?他要瘋麽?這駁靈陣開得越久,不可控的影響越大,到時候非反噬不可。若是他一直把陣法開著,以後還真有些麻煩。”

那駁靈陣要打,也得在平常運轉的時候打,若是一直這麽高速運轉下去,連靠近都不能,又如何能夠攻打?

不過,程鈞也不信那駁靈陣果真能運轉下去,就是觀裏的人能適應,消耗的資源也是天文數字,小小紫雲觀,還真堅持不下去。

衝和不答,對他來說,真正重要的是逃得性命,離開紫雲觀。所以來找程鈞,隻是他驟然離開師門,茫然無措,所以下意識找程鈞這個“前輩高人”問計。對於嶽華老道,他雖然恐懼中多少帶了些怨恨,但畢竟是十幾年的師徒,還有感情在。他心地還是軟,並沒有要把老道怎麽樣的理由,程鈞若要他做什麽,他當然也不能推辭,但是這種戰術謀劃,他倒未必積極參與。

突然想起一事,衝和道:“剛才我路過一個村子,見村子裏麵正在喜氣盈盈的準備喜酒,我還好奇聽了一耳朵,據說是一個姓柴的姑娘,明天就正式過門。”

小石頭大吃一驚,急道:“你說是誰?”

程鈞一抬頭,露出幾分關注神色,若有所思。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