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二十一黃金台

收藏書簽 字體:16+-

二十一 黃金台

清晨,萬雲穀。

萬雲穀四季如春,雖在寒冬時節,冷風也不凜冽,吹拂在身上,反而覺得和煦。紫雲觀前雲霧繚繞,兩個童子並肩而立,神色肅然,似乎在等什麽人。

過了一會兒,從觀裏又出來兩名道童,兩人長得一模一樣,顯然是一對兄弟,兩人神色一般的驕傲,其中一個道:“怎麽,還在等那小子?你們兩個也真閑,師尊雖然吩咐你們等著他,但也沒叫你們自己一大早出來吹風.莫非是收了什麽好處,甘當巴結的狗腿麽?”

門口的兩個道童背對著他們,一聲不語,後來的兩個道童等了一陣,不見回答,不由惱怒,喝道:“你們兩個,我和你們說話呢。”

門口左邊那道童回過頭來,道:“明月,你在和我說話?”

那明月怒道:“你聽不懂人話麽?我適才就問你來著。”

那左邊道童道:“不巧,我耳朵出了問題,隻能聽到人話,其他雞鳴狗吠,馬嘶驢嚎,一概聽不入耳,因此沒聽見你說話。”

那明月臉色通紅,道:“好啊,你敢變著法的罵我?我不把你打下滿口牙,就白白做了一回你老子……”

那左邊道童臉色跟著紫紅,正要還嘴,突然聽到旁邊道:“夠了。”

這一聲同時發自於兩個人,正是剩下還沒說話的兩個,兩人同時嗬斥了一聲之後,又一起道:“別與他一般見識。”門口那右童回過頭,與身後明月旁邊的道童對視了一眼,目光火光四濺,轉回頭來,已經波瀾不驚。

身後那道童道:“明月,我們走。”明月咽了一口吐沫,跟著他回轉觀中。

那左邊的道童憤憤道:“春風,這兩個蠢貨越來越無禮了,自從師尊座下幾個弟子回來,這兩人如同瘋狗一樣,逮誰咬誰,你適才為什麽阻止我罵他們?”

春風道:“到此為止吧,化雨。他們的對手不是我們。何況剛才動手,你可是明月的敵手?”

那化雨道:“正麵對敵自然不行,然而憑我的手段……”剛說了五個字,就見春風舉手道:“噓——來了。”

隻見穀口來了一個進來一個身長玉立的少年,一直走到道觀前麵。春風已經滿臉含笑,走上前躬身道:“程前輩可算來了,家師等候多時了。”

那少年自然是程鈞,他點點頭,道:“勞煩帶路。”

春風側身讓道:“是,您請跟我來。”引著程鈞進了道觀,穿過前殿,走過回廊,一直到了最大的樓閣前,引他上樓。

程鈞一路走來,隻見道觀之中四平八方,鬆柏森森,格局全是佛寺的樣子。甚至殿上撤了佛龕,但供桌上依然檀香撲鼻,牆上的浮雕也依然是佛門雕塑,即使沒有寺院後麵聳立的高高寶塔,任誰也不會覺得這裏是間道觀。似乎紫雲觀對於自己前身是佛寺一事,壓根渾不在意,破罐破摔。

到了正中央樓閣下麵,程鈞一抬頭,隻見閣樓上的匾額是“藏經樓”,上下題聯有雲“遍翻三藏不過明心展卷時先要此間乾淨,曆覽群峰由茲起步登樓者須求向上工夫”,差點笑出聲來,心中暗道:這老道識得文字麽?明晃晃的掛著佛家的楹聯,自己打臉玩麽?

進了樓閣,自然一本經書也找不到,迎麵就是雕梁畫棟,珠光寶氣,布置的十分堂皇,雖然大體上也有若幹道家格局,但總是更像酒肉朱門。

程鈞跟著到了頂樓,隻見上麵乃是一座四麵鏤空的露台,裝設尤其精美,擺設有繡工精美的屏風,紫檀、花梨木的家具,各色古瓷青銅器,另有金銀、象牙、各色寶石鑲嵌其上,唯恐不夠華麗。

程鈞隻看了一眼,心中隻有搖頭好笑,暗道:這作派,就是把全副身家貼在臉上,生恐旁人不知道自己有錢。就是叫俗世有些底蘊的世家見了,也也說一聲俗氣,更別說什麽福地洞天,也虧煞了道觀門前那副楹聯。

再看當中有一條案,上麵擺了一個純金的香爐,點著沉香,香氣嫋嫋,形成了一小片朦朧煙霧,煙霧後麵坐了一個老道,頭戴星冠,身披鶴氅,麵如冠玉,頷下五柳長須,在煙火當中,果然好似神仙中人。

程鈞一路往前,腳步不清不重,卻也足夠人聽見,然而到了那老道麵前,那老道卻是仰著頭,閉目養神,仿佛神遊物外,全沒發現程鈞。引著程鈞進來的道童春風,也全無提醒老道的意思,就在一旁杆子一樣戳著。程鈞站在條案之前,看著兩人將自己視若無物,再次失笑:這就是下馬威?也未免胡鬧了。

剛剛進來三刻,就叫程鈞搖上三次頭,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把紫雲觀看輕了

,心中暗道:這嶽華老道算不上什麽人物。若說外頭的裝飾還可能是他藏拙,這大剌剌的舉止,分明是小家子氣。看來這紫雲觀縱有古怪,也是另藏玄機。

若論養氣的功夫,程鈞九百年的歲月難道是白熬得?要他數月不動不搖,也非難事,隻是他懶得跟這麽個老道比耐性,索性離開條案,負著手來回踱了一圈,上下打量這露台,看著那些光華四射的珠寶,露出饒有興味的樣子,把那老道視為無物。

過了一會兒,那老道突然清醒過來,睜眼看見程鈞,道:“啊,道友竟然來了,老道怠慢了貴客。”轉頭罵春風道:“你這個刁滑的猴兒,怎麽不提醒老道?怠慢了貴客,還不出去,泡上香茶。”春風諾諾退出。

程鈞一麵好笑,臉色卻是露出了幾分委屈,又轉為隱忍,擺手道:“不礙,不礙。我才剛來。”

那老道伸手相請,道:“道友請上座。老道就是這紫雲觀的觀主嶽華道人。”

程鈞在他對麵坐下,道:“在下程鈞,見過嶽華道友。”

那老道目光一動,道:“我觀道友學的是正宗道門養氣功夫,卻是用俗家的稱呼,難道你竟不是我道門中人麽?”

程鈞道:“在下自然是道門中人,隻是戀棧紅塵,火居俗世罷了。”

那老道道:“原來如此——”這時春風進來,奉上茶盞,那老道端起一杯,遞給程鈞,又將自己那杯端起,卻不喝,托在手裏道:“紅蓮白藕青荷葉,不知道友在哪家?家住哪處,門朝哪方?入道何時,度師何人?白日修的是哪門道,夜裏宿的是哪座觀?”

這一串話問出來,一句接著一句,緊緊相逼,程鈞卻是不慌不忙,也是托起麵前的茶盞,道:“在下家住盛天雲州府,家中三傳入世。五歲拜師,六歲修道,師從家祖諱鏡中,有紫霄宮下靈明真人為證。修道十載,如今下山拜訪各路同道,入萬馬山中拜會前輩,實乃三生有幸。”說著向前一送茶盞。

那老道點點頭,笑道:“原來道友家中是道門三傳,失敬了。”舉起茶來啜了一口,程鈞接著飲了一口,兩人一起放下茶盞,相視一笑。

原來這一來一往,乃是道門中特有的一個規矩——盤道,一方問一方什麽出身,什麽背景,對方一一說來,這一問一答自有規矩,答得好了,那是道門的同門,自有一番交往,答得不好,那麽之後的事情,就不那麽好說話了。

不過這個盤道的規矩,要麽是傳人問傳人,要麽是散修問散修,若是一方是傳人,一方是散修,那這個盤道就盤不下去。程鈞剛才“自陳身份”,說家中三傳入世,也就是說祖上是三傳,並沒有說自己是道門三傳,言下之意,乃是說自己是散修身份,倘若他剛剛表明自己是道門傳人,那按照規矩,嶽華老道絕不敢喝下那杯茶。

程鈞剛剛入道的時候,很喜歡盤道這個儀式,遇到同道,經常來這麽一手,樂此不疲,覺得又新鮮又威風,顯得自己有身份。但是年紀再大,就不喜歡了,覺得江湖氣太重,失了修仙人的瀟灑。但是當他正式踏入修道界舞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當初是多麽幼稚,這盤道二字分量何止千斤,那看似平常的一問一答之間,隱藏的是一段埋藏千年的錚錚殺機。

不過因為程鈞對盤道非常熟,所以他能脫口而出,連想都不用想,就能編出最合理的謊話——他前世試過那麽多種謊話,發現這種最好用。

兩人盤道之後,至少從表麵上,已經認了同門,同在道門,又都是散修,自然親如一家,各自寒暄起來,言語親熱,仿佛一見如故。程鈞又再三謝過嶽華道人的慷慨饋贈,說將來回家自有補助。

嶽華道士問道:“程道友出身盛天雲州,那是咱們盛天道法最昌盛的地方,想必道友也是出自名門了?”

程鈞聞言,嘴角一勾,露出幾分得意,道:“寒家也不過薄有聲名,比之那些真正的世家相距還遠得很。”

嶽華道人道:“既然如此,道友出門,怎麽行李如此寒素?莫不是長輩特意曆練道友?”

程鈞臉色變得難看了些許,道:“不是……”過了一會兒,才悻悻道:“出了點意外,行李丟失了不少。”

嶽華道人道:“哦?道友竟然如此不走運麽?可是遇到了強盜?這個道友放心,在方圓百裏之內,貧道的話還有那麽一點用處,或許可以助道友一臂之力。”

程鈞露出傲然之色,道:“不必,我自有家門長輩在。”

嶽華道人也不惱,嗬嗬一笑,又換了話題,道:“道友出身名門,想必見多識廣,我這裏有一件寶物,珍藏許久,來曆卻不分明,不知道友願不願意品鑒一二?”

程鈞登時露出感興趣的神色,道:“不敢說見多識廣,在下跟著家祖,倒也見過幾件東西,道友有什麽不明白的,我來看看,或許能認出來呢。”這番話雖然語氣謙遜,但自信之意滿的都快溢出來了。

嶽華道人哈哈笑道:“正要請教道友。”說著,站立起來,轉過屏風,過了一會兒才回來,手中小心翼翼的捧了一個烏木架子進來,那架子上,放在一把長劍。那長劍連頭帶尾長有四尺,通體烏沉沉的,一絲光澤也沒有,毫不起眼,乍一看,就像一段枯木。

嶽華道人將長劍連同架子放在桌上,神色甚是莊重,道“道友請看,此物是何來曆?”

程鈞上前,屏息觀看,道:“果然是靈木所製。”伸出手來,在木劍上麵輕輕撫摸。

嶽華道人好似無意的看著他,眼光一刻不停的盯著他的手指動作,口中道:“貧道也知道他是靈木所製,隻是究竟是何種木頭,卻不明確。畢竟這種靈木不像是盛天乃至北國的品種。依我看來,這不是陰沉木,就是龍骨木……”

程鈞截口道:“道友錯了,這是南方豫州特產鳳棲木。那是極為難得的煉器材料,別說煉製這一件‘一二品法器,就是更珍貴的法器也可用得。這木劍雖然采用的是鳳棲木樹梢那一段不算最好的材質,但是在盛天,也是難得的的珍品了……”

嶽華道人笑道:“這麽說,道友覺得這是一件寶貝了?”

程鈞搖頭道:“可惜啊可惜,這木頭雖然好,但是煉製的卻浪費了。這木劍用的是下下等手法煉製的,粗糙之極,可惜了材料,可惜了材料。道友,我有一言不知是否唐突?”

嶽華道人道:“道友但說無妨。”

程鈞道:“這法器可惜了,不堪大用,不如劈碎了,燒火去吧。”

嶽華道人聞言,嘴角不可抑製的扭曲了幾下,露出了強忍情緒的微妙表情,過了一會兒,才平靜下來,道:“道友玩笑了,這麽珍貴的東西,燒火豈不可惜了?”

程鈞笑眯眯道:“那又不然,這法器糟蹋了材料,品質下之又下,前不能臨陣,後不能防身,連做個觀賞也嫌他難看,這麽生生的放著,有什麽用處?倒是放入器爐之內,以地火為引,將其中剩餘的乙木精華蒸騰出來,散入其他法器當中,提升一二品級,豈不是善莫大焉?”

嶽華道人的臉歪斜的更明顯了,生生扯出一個笑容,道:“道友果然見識不凡,佩服啊佩服。”

程鈞敏感的發覺了他有幾分諷刺的口氣,道:“道友若是不信,隻管到雲州走一趟,我介紹幾個真正的煉器大師給你,看他們說的與我能不能合上。”

嶽華道人悶悶的道:“再說吧。”他方露出幾分悻悻神色,突然轉過頭,笑逐顏開,對程鈞道:“程道友,你我可算一見如故,我聽說你還寄宿在山神廟裏,這如何使得?不如搬來紫雲觀下榻,你我每日品茶論道,豈不是一件美事?”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