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十九章 骨魔空忍

收藏書簽 字體:16+-

十九章 骨魔空忍

程鈞道:“你想起來了?”

衝和道:“兩年之前,師父被一直掛單的道觀趕了出來……”說到這裏,眉頭一皺,顯然是想到了不好的回憶,頓了一頓,道,“他帶著我們師兄弟一路往北,到了稷山周圍,想要在山中尋找機緣。那邊並無道門的道觀,隻有兩座叢林觀,並不肯收留我們。因此我們在稷山上流浪數日,竟無落腳的地點。”

程鈞點頭,他說得輕鬆,程鈞卻知,在稷山上流浪實在是一件淒慘艱難的事情,說朝不保夕也不為過。他也不是沒做過散修,雖然那是隔了幾百年的時光,但衝和說的事情,依然能勾起他一些類似的回憶。

衝和道:“直到半月之後,我們才在稷山一座荒丘上,找到一座小觀,那觀裏的觀主也是一個不得誌的散修,姓宋,道觀並無道門認定,乃是一座野觀。那宋隱士年邁,行動不便,但看我們艱難,便收留了我們。”

程鈞道:“那你說的人是……”

衝和道:“宋隱士有一位小姐,年紀不大,修為也不高,但據說有一種特殊的天賦,能與野獸溝通。似乎還另有奇遇。那位小姐人很安靜,似乎不善與人交流。師父見了,往往多和她說幾句話,一來二去,兩人便關係親近。”

程鈞哦了一聲,道:“那位小姐也奇怪,你師父明明帶了兩位英俊少年,她居然不愛你們,愛上你師父。”

衝和臉色一紅,道:“那位小姐看我們不上,她隻喜歡師父。師父向來受歡迎,也非一日兩日。另外,師父也曾警告過我們,不要離那位小姐太近。”

程鈞笑了笑,沒有說話,心中暗道:這嶽華老道長得什麽樣子,怎麽一個兩個少女都為他傾心?柴火妞也十分屬意於他,難道果然是人中龍鳳,魅力驚人?

衝和道:“我們見如此情況,心道必然多了一位師娘,師娘相貌美麗,性情貞靜純良,自然是上上之選。我們心中還有個小九九,那道觀裏修士年老,隻有一個獨生女兒,倘若師父娶得此女,將來道觀難道還是旁人的?我們這一支也終於有落腳的地方,這漂泊無靠的日子,實在是過得怕了。本來我看師父也有這個打算,但是數日之後,情勢突然轉變。”

程鈞道:“怎麽?”

衝和道:“我們在稷山中住著,平時分頭出門采集草藥,獵取野獸,尋找機緣,有時候當日去,當日回,有時候在山中呆上兩日。那稷山太過凶險,我們不敢走得太遠,一次也就不會出去太久。然而那一日,我們三人分頭出門之後,我當日就回來,師弟轉天回來,師父卻一連數日不見蹤影。”

“當時我們嚇得慌了,稷山多凶險,一去不回是常有的事情。我們雖然相信師父神通廣大,但畢竟稷山的危險是我們領教過的。或許真有什麽不測,也是難說,宋小姐坐在門口,一直癡癡地望著門前,隻為了等師父的身影出現。”

程鈞道:“原來她是個癡心的女子。”

衝和點頭道:“宋小姐對師父用情至深,絕無虛假。我們一連等了半個月,師弟跟我說,或許該另作打算了。我心裏也是這麽想的,隻是沒有說出來。哪知那一日半夜,師父突然回來,渾身都是鮮血,一進道觀,立刻昏倒在地。”

“我們先是驚住,但立刻都感到歡喜。將師父抬進去,清理傷口,才發現師父受傷嚴重,險些致命。師父一直昏迷不醒,全憑人照料。宋小姐陪著師父,一連數日,熬得神情憔悴,衣帶漸寬。說來慚愧,我們雖然從小拜入師門,這一次照料師父,出力竟還沒有宋小姐多。直到半月之後,師父才醒過來。”

“師父醒來之後,精神卻一直恍惚,也不進山,躺在**一直發愣,連宋小姐也不在意了。我們曾經討師父的好,說道宋小姐日日照顧您,對您情深意重,真是天賜良緣。師父隻說了一聲:‘知道了。’便不在意”

程鈞搖頭道:“可憐,可憐。”

衝和道:“師父發了數日的呆,突然一早起來,精神奕奕,來到雪地裏,大笑數聲,大喊道:‘天道在我,誰能阻攔?’走回道觀正襟危坐,把我和衝遠叫過去,道:‘我有事情要你們做,這件事十分要緊,乃是我們這一支飛黃騰達,成仙得道的幹係所在,你們兩個分頭去做,誰做得好,我就正式立他為衣缽弟子。’”

程鈞道:“莫非是……”

衝和道:“是,就是讓我們兩年之內,尋找一位合適仙骨的弟子。師父還道,兩年之後,你們就不要回到這裏,去萬馬山的萬雲穀找我,我就在那裏開宗立派,建立一個紫雲觀,定然創立一番事業。”

程鈞道:“你說,他在稷山之中,竟知道萬馬山裏有一座萬雲穀,還知道自己要在那裏立下一番基業?”

衝和道:“正是,這不是咄咄怪事?”

程鈞道:“世上的事雖然怪事頻出,但仔細推想,總有蛛絲馬跡可查。原來如此——我倒有些眉目了。”露出幾分恍然神色。

衝和心中暗驚:我在師父身邊數日,想了數種可能,總覺得不對,這位前輩難道果然心智高絕,憑我一番話語,就能推斷出事情始末?想到這裏,忙道:“前輩可是知道個中情由?”

程鈞不答,再次拿起《易筋鍛骨經》。一頁一頁翻看下去,每一頁似乎隻是略略一番,但是每一頁都不曾略過,至少要看上一眼。過了一會兒,抬起頭來,神色陰沉了幾分,道:“雖不能盡知,倒也能推測一二。”

衝和道:“不知前輩能否告知一二。”他盡心竭力回答問題,雖有種種原因,但是希圖這位前輩能告知一二情由,解他多日之惑,也是其一。

程鈞道:“這其中幹係極大,你想知道?”

衝和道:“晚輩愚魯,但有一種感覺,這件事的背後於我不利,若是我再不覺醒,或許事情真正揭開之時,就是我喪命之日。”

程鈞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輕輕一彈書本,道:“你想的多了。”

衝和大喜,剛鬆了一口氣,就聽程鈞道:“你絕對活不到那一天。”

衝和隻覺得好似從萬裏高空跌落,不由得渾身顫抖,道:“我……我……”心思電轉,跪倒在地,道:“求前輩救命。”

程鈞幽幽道:“衝和,你聽說過‘骨魔空忍’這個人麽?”

衝和愕然道:“誰?”

果然是骨魔空忍。

程鈞心中也有些沉鬱,剛剛聽到衝和和衝遠對話的時候,他就心中有了懷疑,若非如此,即使他內心對衝和有些好感,也不會貿然插手此事。

這個名字實在太響亮了,響亮到即使九百年後,就算有的修士壓根分不清九大天台修士的名字,但空忍這個名字,這個人的事跡,都能如數家珍。無需論正邪,此人實在是修道界一個劃時代的人物,影響了豈止一代人?

其實程鈞前世,根本沒見過空忍,空忍的橫空出世,在他登上修道界這個大舞台之前。程鈞雖然後期進步極快,成了史上最年輕的大修士,但其實前期反而有一段蹉跎歲月,二百多歲才成為真人,而能在修道界立足一方,則是四五百年之後的事情,那時候,空忍本人,早已化為飛灰。

但是,這並不是說空忍的時代就結束了,相反,空忍的影響才剛剛開始,其後數百年,修道界的大亂,有一半是因為空忍而且。

“天上大亂起天台,地下大亂起空忍。”

空忍一人,名字足以和天台相提並論,即使這不是什麽好名聲,也足以自豪了。

空忍之名,從他的外號“骨魔”中來,不是因為魔,而是因為骨。雖然他也有“殺人盈野,,白骨露天,止兒夜啼”種種傳說中的劣跡,但這種沒人性的魔頭,魔道裏一抓一大把,斷不是他出名的理由。他真正出名的是他寫的兩本書,一本《易筋鍛骨大法》,轟動了魔道,一本《仙骨論》,則徹底顛覆了修道界的格局。這兩本著作,程鈞都曾拜讀,雖然道不同,卻也欽服此人驚采絕豔,而且敢想敢幹。

而此刻,程鈞居然在重生之後,再次看到空忍的名著了《易筋鍛骨大法》!而他剛剛翻看一遍,再次確認,果然是空忍的手筆無疑。雖然本書隻是後世完整的易筋斷骨大法的一部分,而且顯然隻是草創,頗有不成熟的地方,但這種構想與前世那曠世聞名的大法一脈相承,絕不能出自他人之手。

這後世出名的骨魔,就在萬馬山中?

仔細想來,這也並非不可能,因為骨魔空忍,就出自萬馬寺。當初萬馬寺有兩件事情舉世聞名,除了程鈞要找的那件東西,就是出了這麽個人。這個空忍也是後世修道界圍剿萬馬寺的借口——雖然人人都知道,萬馬寺的覆滅是因為“懷璧其罪”,但有一個現成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為什麽不用?

然而時間上又有些對不上,空忍為世人所知,至少還在百年之後,而兩本巨著的出現,則要再晚上一二百年,即使那時,空忍的境界也沒有多高,程鈞曾經算過,此人應當與自己是一代人,年紀前後差不過二三十歲,那他現在應該默默無聞,倘若此時就有易筋斷骨大法的雛形出現,那為什麽後世流傳的那麽晚?

除非……

程鈞心中暗自有些猜測,莫非空忍也並非作者,而隻是把這兩部大法傳開的人?倘若果真如此,那程鈞可就有必要改變一下計劃,因為這可能成為他一張至關重要的底牌……

程鈞突然一伸手,一道青光出現在指尖,那青光如同靈蛇一般,纏繞在指尖,若隱若現,他抬眼盯著衝和,道:“嶽華道人圖謀非小,他逆天行事,必遭天譴。雖然如此,他遭天譴之前,也會用你們師兄弟陪葬他的野心,你若不想屍骨不全,魂消魄散,須得做出決斷。我來問你,你可願意聽我吩咐?”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