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十三章 清風伴明月

收藏書簽 字體:16+-

十三章 清風伴明月

隻見大坑之前,正有三人圍著,這三人都穿著青布棉道袍,背著寶劍,其中一人彎下腰,從坑中拿起一件衣服,道:“衝明師弟,你仔細看明白,是這一件不是?”

隻見那件白色的衣服上麵畫滿了彎彎曲曲的鮮紅痕跡,正是程鈞那件鬼畫符的單衣,被問到的那個衝明師弟見了,點頭道:“不錯,就是這一件,我與師兄一起看見的。”

他一開口,小和尚和小石頭同時認出來,這就是前麵跟著衝遠那少年,隻是那時他還做尋常打扮,這時卻已經穿了道袍。

另外兩個道士,小石頭一看也認識,皺眉道:“是紫雲觀的清風和明月,他們兩個也來了。”

他一提兩人的名字,那兩個道士離著不遠,自然聽見了,一起抬頭,隻見兩人都是弱冠少年,長得十分相似,五官眉眼,宛若一人,顯然是一孿生對兄弟。兩人看向小石頭,同時皺眉,道:“哼,原來是你。”這一句說得十分整齊,連那聲“哼”,都像從一個鼻子眼裏哼出來的。

小石頭挑眉道:“就是你們柴大爺,怎麽了?”

衝明在後麵聽了,大為義憤,罵道:“你是什麽東西,敢對兩個師兄無禮?”

清風怒氣一閃而逝,隨即露出隱忍之色,抬了抬手,道:“哼,算了。”明月接口道:“別和他一般見識。”衝明一愣,把後麵的話咽了下去。

小石頭見他們兩個拿著那件衣服,臉色更加難看,道:“怎麽,你們要拿這件衣服走?經過本主的同意了麽?不告而取是為賊,難道紫雲觀已經窮的到處偷東西了嗎?”

清風怒道:“你胡說什麽?我是奉了師尊之命,前來取——本主,本主在哪裏?”目光一移,正好看見小和尚,眉頭皺得更深,道:“是你,你怎麽也來了?”

小和尚合十道:“阿彌陀佛,小僧湊巧路過。”

明月道:“莫非你是這件衣服的主人?”

程鈞走上前一步,道:“那是我的。”

清風和明月四隻眼睛刷的一聲,一起看著他,衝明在後麵低聲道:“兩位師兄,就是這個人,我看的時候他凍在冰裏,沒想到現在出來了,啊!”最後突然驚叫一聲,這一聲聲音不低,把清風和明月都嚇了一跳,一起問道:“怎麽了?”

衝明道:“衝遠師兄說過,身中化屍符的人一時三刻,就要變成僵屍,他怎麽還好好的,難道他現在已經變成僵屍了?師兄小心,他要過來咬人了。”說著連退三步,哪知道他後麵就是坑,這一退正好退到了坑裏,一腳踏空,“啊喲”一聲,摔了下去。好在坑不深,他沒有全倒,屁股一著地,立刻翻身起來,滿臉驚慌爬出來,卻是站在坑的那一邊,離著這邊的距離更加遠了。

清風明月對視一眼,都露出了“扯淡”的表情,清風道:“衝遠說的?他的話如何能信?”明月同時嗬斥道:“你閉嘴,別丟人顯眼。”

同時說完一句話,兩人轉向程鈞,一起問道:“這件衣服果然是你的?”

程鈞道:“自然是我的。”

清風明月一起點頭,道:“好,那你跟我們走一趟吧。”一句話說出,兩人同時往前邁了一步,斜斜的站在程鈞前方,隱隱有將他包夾在中間的意思。

程鈞對他們兩人的威脅視若無睹,連眉毛都沒動一根,道:“哦,去哪裏?”

清風和明月見他神色淡淡,隻覺明明此人生的瘦弱,又是赤手空拳,毫無威脅可言,但無端端覺得心中一陣發寒,都打了個冷戰,兩人心意相通,感到威脅之後,立刻刷的一聲,拔出背後七星寶劍,雪亮的劍刃在空中一閃,齊刷刷指向了程鈞。

清風道:“我師父對你身上的鬼畫符有些興趣,要叫你回去問話,你別胡思亂想,老老實實跟我們走,也不會拿你怎麽樣。”

程鈞對眼前的劍刃視若不見,神色平緩,也沒有生氣的樣子,道:“嶽華真人想要見我?那倒也不是不行……”

這時候,小石頭一跳,跳到兩人身前,迎著兩人的劍尖,喝道:“別答應他們,紫雲觀是鬼門關,去了就出不來了。”

清風皺眉道:“柴家小子,你別多事。我們看在你姐姐麵上,對你客客氣氣,你不要蹬鼻子上臉。今天的事是師尊親口吩咐,這人我們帶定了,別說是你要阻攔,就是你姐姐在此……”

隻聽有人道:“倘若我在此,那邊怎麽樣?”

隻見柴火妞從後麵大步走出來,一手叉著腰,另一隻手裏抄著一把獵刀,氣勢洶洶衝過來,一上來先衝到小石頭麵前,用獵刀去磕長劍,罵道:“好啊,你們兩個混賬,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拿劍指著我弟弟。你碰壞了他一點皮,姑奶奶割了你們的腦袋。”說著獵刀一揮,罵道:“給我滾!”

清風和明月兩人見獵刀在麵前直晃,同時後退一步,對視了一眼,終於放緩了口氣,道:“柴姑娘,這是誤會。我們並沒有無禮,也不是針對柴小哥,隻是要請這一位……”

柴火妞冷笑道:“別廢話,我不聽你們什麽狡辯,現在立刻給我滾,不然老娘現在就打破你們的腦袋。”

清風和明月神色變幻,過了一會兒,終於下了決定,道:“好,今天我們先回去複命——那小子,你也別得意,師尊定然還會傳召你,到時候你還能飛到天上去?”說著兩人同時向後一躍,落在數尺之外,明月踢了踢旁邊傻站著的衝明,道:“還不回去?”

三人帶著那件衣服,消失在樹林之中。

等三人走了,柴火妞氣哼哼道:“走就走了吧,還說什麽便宜話。小程,你住到我們家去,有我在,我看誰敢帶走你。”

小石頭突然揚聲道:“好大的威風啊,柴火妞,你倒是真有紫雲觀師母的派頭了。”

柴火妞聽了,並不惱怒,反而笑吟吟道:“你這孩子又來鬧別扭了,犯小心眼了?放心吧,你姐姐嫁出去,照樣還管你。”說著用手戳小石頭的腦門兒。

小石頭一下子躲開,跳著腳道:“誰用你管,你嫁人就嫁人,我難道不知道女大當嫁嗎?但是嫁給誰都行,就是不能嫁給那死不了的臭老道,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王八蛋,你嫁過去一輩子後悔!”

柴火妞眉毛立起來,道:“你個小娃娃懂什麽叫後悔?老娘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分不清什麽是好,什麽是壞?我喜歡嫁給誰,就嫁給誰,你反對也沒有用。姑奶奶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什麽事情都顧著你,寧願委屈自個兒,如今我就這麽一個喜歡的,難道就不能為自己嫁個好人?就是我真後悔了,也不幹你的事。”

小石頭聽了,神色又是氣惱又是難過,眼淚在眼眶裏打轉,終於怒叫道:“你嫁過去,就別認我這個弟弟。我明天就搬到小和尚那裏去住,我跟他出家當和尚去。”

柴火妞盯著他,神色說不出是惱怒還是悲哀,終於道:“你如今也長大了,要怎麽便怎麽,當和尚也好,當道士也罷,我都管不了你了。很好,很好,這樣就好,我嫁我的人,你出你的家,就是親生的姐弟,畢竟將來也是兩家人,誰能管誰能一輩子?”說著轉身就走,沒入林海之中。

小石頭聽了在,隻覺得錐心刺骨一般,流下淚來,突然轉回身道:“小和尚,你幫想個法子,我一定要弄死那個老道,一定!”

小和尚正色道:“好,我一定給你想個法子。你先去哄哄你姐姐,別一味的和她強了,她也不容易,你們別真的鬧翻了,為了一個老妖道,怎麽能鬧到自己骨肉分離?”小石頭低頭不語。

程鈞在旁邊聽著,雖然不知來龍去脈,也能猜到幾分,見他目露迷惘,含了一絲真氣,舌綻春雷,喝道:“去罷!”

真氣鼓蕩,便有醍醐灌頂的功效,小石頭驚醒過來,低聲道:“姐姐。”衝進林中去了。

小和尚擔憂的望著樹林,道:“他們姐弟是一樣的脾氣,就是今天和好了,明天還是會鬧起來,要想真的解決,隻有……”說到這裏,搖了搖頭。

程鈞神色平靜,突然問道:“那嶽華道人要娶柴火妞?”

小和尚嗯了一聲,道:“去年就提過,因為快過年,就耽擱下來,今年開春,怕是必然要成了。”

程鈞問道:“可是強娶?”

小和尚猶豫了片刻,終於道:“不是。柴姐自己願意。那嶽華道人……年紀雖然大了些,但是保養得不錯,又有幾分仙風道骨,還有道行在身,比之村裏麵其他的獵人,那是鶴立雞群。他雖然趕走了我們廟裏的人,但並不曾禍害鄉裏,反而做了些功德,譬如那久在山裏橫行的大蟲,就是被他一劍劈死的。幾個村的獵戶說起來,也都尊他為‘老神仙’。柴姐自己說起來,也說這樣穩重厲害的男子值得托付終生。”

程鈞點頭,道:“原來如此。”他對那柴家姐弟甚有好感,倘若果然有強迫之事,不免要關切,但若是柴火妞自己願意,隻有小石頭不願意,他們姐弟之間自家的事,外人便不好插手了。橫豎道門並不禁雙修之事,雖然有前途的弟子一般會約束自身,不輕易早娶,但鄉野之間的道士,往往很難得道,願意娶妻生子,享樂人間富貴,也無人製止。

小和尚道:“倒是小石頭,他曾對我說過,那老道其實品行不端,勾三搭四。”

程鈞“嗯?”了一聲,道:“他看見什麽了?”

小和尚道:“他跟我說,他看見了那老道的結發妻子,來山裏找那老道了。他說那是個極美貌的女子,比柴姐還要更加美麗,氣質絕不是山裏麵的姑娘,還向他打聽老道的行蹤。”

程鈞道:“哦,若是如此,柴火妞怎麽還肯嫁出去?”

小和尚道:“那也隻有他一人說,再沒有第二個人看見有這麽一個人,就是他自己之後也曾不死心的在山裏麵找那女人,就是找不到。他描述出來的那女子,長的神仙一樣,聽著不像真的,因此誰也不相信他。柴姐也不信,他們姐弟為這件事大吵了一架,小石頭差點在我這裏當了和尚。”

程鈞心道:倘若那老道也是個修士,他妻子也極有可能是修士,既然是修士,凡人自然不容易見到。那小石頭說得未必是假。

小和尚歎了一口氣,換了話題,對程鈞道:“咱們先回去,你被他們盯上了,不過沒事,你在我那小廟裏呆著,定然沒事。”

程鈞問道:“那是為什麽?”

小和尚又露出幾分得意,道:“這萬馬山裏,隻有我那裏是嶽華真人不敢去的。我那裏有菩薩,鎮得住。”

程鈞突然笑道:“雖說如此,那也得先回得去再說。”

小和尚“啊?”了一聲,程鈞往前一指,隻見回去的道路上,清風、明月兩人去而複返,抱著劍攔在路當中。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