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第5章 冰凍三尺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五章 冰凍三尺

程鈞站在陡峭的山崖上,在他腳下,是一條冰封的長河,如天賜玉帶,一望無盡。

那是大魏的黃金水脈潞水。北國寒冷,一年倒有半年冰天雪地,如今正是一年最寒冷的時節,往日的滔滔江水如今已經冰封千裏,冰上落雪,積雪成冰,一層層凍上來,何止冰凍三尺,隻怕冰凍一丈,甚至更厚都有可能。

河岸上寒風料峭,程鈞一如往常,隻穿著一件薄薄的單衣,外頭那件褶子,不知道被他扔到哪裏去了,白色的單衣上,鮮紅的顏色橫七豎八,盤扭蜿蜒,如同一幅鬼畫符。

事實上——那確實是鬼畫符。用朱砂和鮮血寫就,是一道奇門符籙“鯉行符”。

修道艱難,尤其是踏入仙門前期的積蓄,更是艱難而繁瑣。在入道開竅之前,無法與天地靈氣溝通,全憑自身氣息修煉,除了有少數丹藥輔佐之外,耗費的是真正的水磨工夫。程鈞重生至此不過一月不到,從無到有,即使是他,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也修煉不出什麽名堂來,利用各種經驗手段,如今也隻堪堪到了入道境界的門檻上。

初修道者,在正式入道之前,一律稱為胎息境界,對應的是武林中的先天境界,修的就是體內生生循環的一口胎息。

這個境界隻修內脈,不修外身,不求壯大胎息,但求生生不息,循環起止,搬運周天,氣隨心走,人息調和。隻有這口胎息運轉如意之後,才能以之開啟靈竅,溝通天地,正式入道。到時各種法術神通,以至百藝雜學,皆可運用。

道家的胎息境界,修起來不算艱難,不需要什麽心境感悟,隻要有一分仙骨在,下定心坐實吐納功夫,長則三年五載,短則三月五月,自然就到了入道的門檻上。比之武人由外而內打熬力氣數十年,還要有極大地心知毅力,悟性天資,再加上不錯的機緣,才能邁入先天,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

但是學武之人到了先天境界,必然是筋骨修煉已經到了極致,舉手投足有開山碎石之力,再加上先天真氣這輔助,必然是縱橫一方。道家的胎息境界,卻是隻有這麽一口胎息真氣,身體嬌弱得緊。那真氣十分微弱,支持不了什麽高深法術,而且這真氣全是自身生成,不能借用天地靈氣,那真是用一點少一點,損失一點,非幾日的苦功不能補回來。因此這一時期的修道士,最多不過能抗寒耐熱,增強體質,對於自保方麵,除了特別能挨打之外,一切正統的手段法門,皆受限製。

自然,入道這一門檻,對於程鈞來說,不過咫尺水溝,一躍可過,但對於許多人來說,就是天塹。若無名師指點,天資所限,往往一輩子進不得這個門檻。因此一輩子沒有自保之力,那是不行的,便有人琢磨出許多法門,或者借助於凡間的武術,或者將原本正統的法術降低一些,摻雜一些凡俗的手段,混合成了一種特殊的法門——小道術,就是俗稱的障眼法。

這些小道術,繁衍數千年,也變得包羅萬有,千變萬化,若真鑽研,也是頗有意趣,若能掌握各幾百上千門,倒也算得上一代宗師。甚至進了入道境界的低階修士們,尤其是散修,手段有限,也難免會借用障眼法退敵,因此許多修士對於這些小道術也是精通的。

隻是,程鈞哪有那個閑工夫鑽研這個?這些法術,因為使用的人實力本身有限,就分外注重技巧,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對於程鈞這種連入道期都視為過度的人來說,自不會沉迷這些。入道是第一要緊事,入道之後,想要多少法術沒有?

如此,程鈞為了求速度,隻得放棄了自保之力。

倘若他成長在普通的家庭,那自然無妨,但是他深知,自己在短時間內,還會遇到馬公子這樣的事,他多少要留下一點手段。這手段必須要簡潔,實用,見效快。

旁門左道,鬼畫符。

符籙是修道百藝之一,更有“百用之首”的稱謂,就是說這東西不見得多神奇,但是最為實用,初入道的修道者,就可以調動符籙的力量。但是,畫符一技,卻又不是那麽容易的,胎息境界,氣息不得外放,程鈞縱然有千般手段,不能用氣息,用正統的道家手段,也畫不出一張小小的火焰符。

但是民間也術士卻有可以稍微替代的手段,就是這鬼畫符。

鬼畫符是民間野道士常用的手段,等不得大雅之堂,無非是采用含有少量靈氣的上品朱砂,以鮮血為引,勾畫出幾種簡單的符籙。這些符籙威力極其有限,但確確實實是有些效果,配合一些其他的手段,能叫人神馳目眩,乖乖掏錢。

在程鈞這符籙大師手中,小小鬼畫符能翻出一百八十個花樣來,唯一的麻煩事,這含有靈氣的丹砂實在是太貴了。一文錢憋死英雄漢,一文錢也能憋死程鈞這個曾經的大修士,為了積累這點前世白給他都不要的丹砂,他賣空了所有的財產,也不過積蓄了幾兩而已,而今天為了畫符和畫他自己身上這張放大的“鯉行符”,更將積蓄糟蹋一空。

或者說,本以為是糟蹋的……

程鈞攤開手,手中有一枚明晃晃的戒指,金黃色的寶石在陽光下熠熠生光。

沒想到最後物超所值。

這就是他大鬧戲樓,即使不是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沒錯,計劃是改變過的。

原本程鈞沒打算鬧出那般大的動靜,他隻是想教訓馬公子一頓,自此出走而已,因此才準備好把應用的符籙先製出來。他隻是在今天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走出戲園,重新開始自己的修道生涯,僅此,而已。

他既沒想要鬧大,也沒有一定想要馬公子的性命,說實在的,他根本懶得關心馬公子的死活。

因為他已經九百歲了。

十四歲的程鈞,偏激桀驁,會恨死所有欺侮過他的人,一點仇怨,數年積鬱心中不散。

三十歲的程鈞,心狠手辣,可以為一點閑氣,滅他人滿門。

一百歲的程鈞,性情堅忍,已不會再衝動,萬事隻存在心中,之後能等上數十年上百年時間才一一報複。

三百歲的程鈞,多智近妖,步步為營,已經不會以喜怒為行事前提,凡事想到的必然是利用,最愛的是運籌帷幄。

但是他已經九百歲了,過了熱血沸騰的年紀,過了狂心大發的年紀,過了錙銖必較的年紀,甚至過了機關算盡的年紀。

如今程鈞雖不能說心思通明,但能成為他心中執念的,隻有天台一事。除此之外,萬事不過過眼雲煙,不值得他放在心上。馬公子,往遠了說,不過一段早就了結的因果,往近了說,也不過一隻蹦到腳麵上的癩蛤蟆,一腳踢開,也就是了。對於程鈞唯一的作用,不過是給他一個離開戲樓的借口和契機。僅此而已。

不過事情在程鈞進屋之後的一瞬間,起了變化,因為他發現了在馬公子手上,那顆蒙塵的明珠,就是他現在拿的這顆——

龍睛。

龍睛不是真的龍的眼睛,隻是一種奇石,是俗世隻是作為裝飾寶石出現,但是價值之高,尤其對於現在的程鈞來說,就是給一條真龍,也不能換。這才是天降的機緣,有了這顆龍睛,他隻需一晚便能入道氣息境界,而且還有額外的好處。

龍睛的珍貴,並不是隻對他一人有用,就是道門的真人,也會垂涎不已,馬公子能帶著龍睛大搖大擺活到今日,全是運氣使然。但是也不能說沒有人記得龍睛,倘若有其他修士見過,卻被程鈞得了去,將來說不定會有麻煩。

程鈞不喜歡麻煩,尤其是麻煩來找他,因此他先得找麻煩。燒掉戲樓,引起大混亂,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馬公子奪取所有的注意力——人都死了,場麵都亂成那樣,他丟了什麽東西,還會有人在意嗎?

點火之後,程鈞也沒有去看結果,因為他根本不關心,隻是推開窗戶,跳了下去。本來他為了離開戲院,在戲樓下麵準備了一匹馬,不過路過馬廄的時候,發現了一匹烏騅,如此好馬正合他意,因此牽了出來。現在,那匹馬已經被放開,老馬識途,大概回到了他主人身邊吧。

不過,在來的路上,出了點意外,他沒想到,在路上居然遇到了……

“媽的,總算找到你了……”一聲暴喝從身後傳來。

程鈞一怔,轉過身,隻見兩匹快馬飛奔而來,左邊那批馬上的高壯漢子須發倒豎,好似一個怒目金剛,右邊卻是個濃眉大眼的青年。

程鈞微感驚訝,心道:這麽快追過來,看來馬家有能人啊。

來人正是馬家的護衛長馬虎,在縣城裏是一霸,程鈞卻不認識。前世他喝了滾油,馬虎當然不會尋他的晦氣,後來他滅馬家滿門的時候,馬虎還在馬府,被他順手一起宰殺了,不過那時候他何等威風煞氣,哪裏會記得這個劍下冤魂?

那馬虎見到程鈞一身白衣,獨立寒風之中,顯得風姿如玉,超然世外,心中暗道:就是他!我們少爺眼光高,要搶就得搶這個檔次的。

馬虎拉住馬,一伸手從背後拽出一把刀來,想了想,覺得不必用這宰牛刀,又插了回去,手中提著馬鞭,跳下馬來,喝道:“那小子,你好大的狗膽,竟敢得罪我們公子。居然還大喇喇的留著這裏,這是欺咱們大炳縣無人嗎?我把你個下九流的小兔爺兒,虎爺今日就叫你知道,什麽叫生不如死。”

旁邊那青年跟著跳下來,指著程鈞罵道:“臭小子,沒想到我追到這裏來了吧?我看你還要怎麽胡來。”

程鈞看著他,嘴角微微一抽,輕輕一撚,一張黃紙已經到了手中。

馬虎見五少也跟著過來,心中暗自撇嘴,心道:你這不知死的紈絝,剛才就被人一腳踹到馬下去了,這時候不知死的又來,還走到我前麵。倘若他再踹你,我都懶得救你。表麵上道:“五少,您認清楚了吧,就是這小子無禮?”

五少道:“化成灰我都認識他。馬虎,你後頭去,我先報我的一腳之仇。”

馬虎心道:你愛死不死,口中道:“那五少請。”

五少冷笑一聲,手中馬鞭一卷,啪的一聲,向前揮出。

隻見空中鞭影一閃,長鞭落出,一人慘叫一聲,滾倒在地。

五少鞭子一縮,拽住那人的脖子,拖了回來,隻見那人臉上貼了一張黃紙,全身僵硬如挺屍,樣子可笑至極,抬起頭罵道:“臭小子,又叫你搶先了。”

程鈞指尖夾著兩張黃紙,終於露出一絲笑容,道:“還是叫我搶先你一步,這人是我殺的,與你無關。”說著輕輕一躍,從山崖上跳了下去。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