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第4章 大火燒了毛毛蟲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四章 大火燒了毛毛蟲

轟——

一丈高的火苗刹那間從那顆倒黴腦袋上竄起來,熊熊烈火夾雜著黑煙,伴隨著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幾乎掀翻了整個屋子,馬公子頓時倒在地上,到處翻滾,翻倒之處,立刻火星四濺,一蓬蓬小火花燃燒起來,一陣陣皮肉焦糊味傳了開來。

烈火烹油,便是如此。

雅座裏原本隻有五六個人,剛才連同李班主在內又跑出去三四個,隻剩下馬公子和張公子兩個。馬公子正在地上打滾,張公子卻是嚇傻了,坐在椅子上不動,眼見火焰直撲麵門而來,大叫一聲,想要起身,雙股戰戰,不能移動。突然,身子被一股大力一推,飛出數尺,四腳著地,正好落在雅座門前。

這時候他腿動不了,至少還有手在,連滾帶爬出了雅座。隻聽身後嘩啦一聲,回頭一看,隔開雅間的屏風已經倒地,露出隔壁的雅座來。馬公子帶著火四處亂滾,沒了屏風,煙塵立刻直撲整個二樓乃至戲樓,登時,馬公子尖叫之外,又添了更多的尖叫聲,場麵一時大亂。

張公子再回頭看去,隻見身後的雅間已經被煙火充滿,看不清人影。濃煙當中,混亂嘈雜當中,隻聽咯啦一聲,似乎是什麽東西斷掉的聲音,接著就是“噗”的聲音,類似於重物墜地,之後,就隻剩下坍塌和尖叫的聲音了。

二樓都是雅座,賓客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哪裏見過這個,不由得慌亂起來,慌不擇路的往下逃。踩踏的也有,從樓梯上滾下去的也有,情急之中,直接從樓上往下跳的也有。貴人們叫聲在各種分貝和頻率之間徘徊不定,人影紛紛,場麵一片狼藉。

二樓一亂,一樓緊跟著也就亂了。樓上的人跑下來,一水兒的往外衝,樓底下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但是混亂會傳染,恐慌更會傳染。這可是真正的“上行下效”,一時間,台底下一陣**。再加上底下桌子排的密,不好起身,一個站起來還罷了,轟隆轟隆站起幾十位來,登時丁零當啷一陣亂響,桌子也倒了,椅子也躺下來,茶壺茶碗兒也碎了,大人叫,小孩兒哭,亂成一鍋粥,差點把房頂掀起來。

其實二樓隻有馬公子一個火源,也隻有那麽一鍋油,大部分都糟蹋在馬公子身上,其他地方本來沒燒起來,隻是油煙和皮肉燒焦的味道可怖了一些。但是因為場麵一亂,火勢好像放大了十倍,就似整個戲樓都點著了一樣。

張公子離得最近,反應最慢,連逃出雅間都是被人不知怎麽弄出來的,出來之後,也很爭氣,一屁股坐在地下,死活動不了,一雙眼睛左看右看,突然不知道想起啥來,大叫道:“馬公子——去救馬公子。”說著,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昏了過去。

好在馬公子和張公子是有頭有臉的公子哥兒,雖然不巧,今天帶在身邊的都是比兔子和主人跑的都快的廢物,但是身邊也有得用的人才。這時候反應過來,有幾個不怕的,逆著人流往上衝。尤其是馬公子身邊,很有幾個孔武有力的護衛,三撞兩撞,擠了上來,見到馬公子,有幾個連忙提了水,嘩啦一聲澆了過去。

哪知道那火是符籙引燃的油火,水澆不滅,馬公子挨了水澆,叫的隻有更加淒慘。就有人拿了大衣衫往上捂,一邊捂一邊澆水,好容易火勢壓下來。其他地上零星的火苗也被壓滅。馬公子早就不叫了,挺在地上,半身焦黑,但撲滅之後,居然還活著,隻是臉孔好似鬼怪,沒個人樣了。

另有一人抓起馬公子的小廝,喝道:“怎麽回事?誰幹的?”

那小廝還沒從驚變中反應過來,見了馬公子的麵容,更嚇壞了,牙齒不住的咯咯打顫,道:“戲……戲……”就是說不出一句正經話來。

隻聽咚咚咚一陣急促有力的腳步聲響起,一個人高馬大,仿佛鐵塔一般的漢子走上樓來,旁邊的護衛,除了扶著馬公子的那個,都站起身,一起道:“虎爺。”

那虎爺穿的雖然是緞子衣服,卻是短打扮,顯然是個習武的,頭頸肌肉糾結,膀大腰圓,胳膊頂的上旁人大腿粗,甚是威武,氣勢也足,看樣子頗有威信,喝道:“怎麽回事?公子怎麽這個樣子了,哪一個狗賊如此大膽?”

一句話說出來,聲如洪鍾,在亂糟糟的戲樓裏也聽得清清楚楚。

那小廝見他來了,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哭道:“虎爺,您老晚來一步,不然哪有這樣的事啊?”

虎爺喝道:“快把公子送去醫治……你來說,誰害了公子?這大炳縣裏,誰敢動公子一根手指頭,我拽了他的腦袋。”話雖然說得豪氣,但馬公子顯然不止被動了一根手指頭,至於怎麽對應著把報複等級也升上去,就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了。

那小廝叫道:“對了,是一個戲子,一個小戲子幹的!公子說帶他回去享福,他不幹,冒犯了公子,把一鍋滾油都潑在公子頭上了。虎爺,快去抓那個小戲子,別叫他跑了。”

虎爺聽了,已經有些明白了前因後果,道:“他跑不了——我一進來,就叫人把這裏圍住了。別說唱戲的,就是聽戲的,也一個都跑不了。你們聽聽,外頭還有人敢亂叫麽?”

眾人一愣,靜下來一聽,果然樓內樓外安靜了許多,剛才混亂的場麵奇跡般的在短時間內平息了,想必就是這位虎爺的手段。幾人心中都是戰戰兢兢,要知道,以剛才的狀態,能攔住那麽一大群瘋狂的人群,得需要多少人手和實力?

虎爺喝道:“把這戲園子裏,班主、唱戲的、打鼓的、拉弦的、一起拉上來,一個個辨認,到底哪個是罪魁禍首。辨認不出來,就把那客人也一個個辨認,今天辨認不出來,誰也別想……”突然三步兩步走到雅座背後的窗戶前麵,隻見兩扇窗戶大開著,北風呼呼的往裏頭灌,若不是裏麵鬧成一團,早該有人察覺到冷氣。

虎爺臉色一變,伸頭探了出去,隻見外麵正對著街道,街上並沒幾個行人,但這條街道畢竟是主街之一,少不了人來人往,因此積雪早已經踩得散亂,左右看著,喝道:“底下有人麽?來一個喘氣的。”

戲樓底下有不少跟著虎爺來的護衛,聽到他叫喊,走過來一個道:“虎爺,三隊在。”

虎爺喝道:“剛剛有人從這裏跳下去了麽?”

那護衛道:“小的沒看見。”

虎爺臉色鐵青,道:“小看了這小猴崽子。你們把住門,不許人進出。”說著縱身從窗戶跳了下去。他身形龐大,但身法輕盈,落在地上如同一片落葉,別說聲音,積雪上都隻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旁邊護衛大聲喝彩道:“虎爺好輕功!”

那虎爺蹲下身,一路查看,一直看到大路上,點頭道:“快,去馬廄,看看有沒有被偷了的馬。再給我準備一匹好馬。你們也準備坐騎。”一麵說,腳下一蹬,憑空拔地數丈,如同一隻大兀鷹,落在窗簷上,翻窗而過。

虎爺拉過一個小廝,道:“那小賊長得什麽樣子,姓什麽叫什麽,穿什麽帶什麽,多大年紀?”

那小廝一連聲道:“他十四五歲樣子,穿了一身青,長得……長得別提多好看了,跟大姑娘一樣,一眼就認得出來。姓什麽,叫什麽……這個張公子知道。”

虎爺一把揪住張公子,按理說,這公子身份還在自己太爺之上,平時他也敬讓三分,但這時顧不得,喝道:“他叫什麽名字?”

張公子對著一張鍾馗一樣的臉,打了個磕巴,然後飛快的說道:“程……他姓程,藝名九歲紅,真名……程……”汗滴下來,他想起那人曾自報家門,但他一時情急忘了,胡謅道:“叫程金。”

虎爺喝道:“你們讓張公子和戲班的人把程金小賊的畫像細細的畫一百份,我這一去拿到了他不說,拿不到全城張榜,懸賞百金,務必拿住他。哼哼,我們老爺號稱‘百裏侯’,這方圓百裏,老爺就是天,我看哪一個能翻出他的手掌心。”

說完,虎爺又從窗戶跳了下去,來到街上。街上早就有一隊護衛騎馬等待,最前頭有一人牽著一匹鞍韉齊全的大紅棗騮馬。按照規矩,區區一個縣城是沒有單獨駐軍的,更不必提騎兵,縣太爺手裏頭,也不過隻有三班衙役作為差遣,這些騎馬的都是馬太爺自己府裏養的護衛,不吃官家糧草,隻聽太爺的話。那虎爺就是護衛的頭子,他翻身上馬,問道:“怎麽樣,誰丟了馬?”

後麵一個護衛答道:“經馬夫頭辨認,馬廄丟了一匹黑馬,據他回憶,那是來聽戲的鄉紳王四爺家的。”

虎爺一怔,道:“媽的,王四爺不就是那個家裏有一匹烏騅的那個?這小子運氣太好了,走,快去追,那馬腳力好,一會兒就追不上了。要是追不上,老子先揍王老四一頓,他媽的敗家玩意兒,看戲就看戲,騎什麽好馬啊?”一提韁繩,**馬四蹄翻飛,當先衝了出去,濺起層層雪片。身後的護衛隊同時啟動,跟在後麵。

在路上,虎爺收了一貫大喇喇的神情,心中暗自道:“這個時辰,想必他都要出城了,現在通知關城門,肯定是來不及,不如就在野外動手,殺人還不會麻煩。不過,這小子也不簡單,他能從幾十匹馬之中認得哪一匹馬是好馬,這一點就不像個尋常戲子。”

馬隊一路向前,眼見城門就在眼前,突然大道上出現一匹馬,正在原地轉磨,眼見就要撞上。虎爺大吃一驚,雙手加勁兒,一勒韁繩,籲的一聲,竟把疾馳中的駿馬生生勒住,在離著那馬數尺之間驚險停住。

虎爺大怒,他是縣城一八,平時在道上飛馬,人來撞人,物來撞物,橫行霸道誰敢招惹?剛才倘若街上不是一匹馬而是一個人,撞了也就撞了,偏偏不但是一匹大牲口,還打橫占了路,若是撞上去,自己也要人仰馬翻。如今竟叫這畜生擋了他的大事,他如何能忍?因為有要事在身,一時不能立刻找人晦氣,還是張口就罵道:“我擦他拉個巴子——”

突然隻聽街邊上有人罵道:“我擦這小混球,居然敢打我,看老子怎麽收拾你。”隻見街邊上搖搖晃晃站起來一個人,捂著臉往這邊走,邊走邊罵道:“臭小子,不講道理的家夥,老爺饒不了你……”忽然一抬頭,看見虎爺,道:“馬虎?”

馬虎臉色一僵,他雖得老爺賜姓,但是姓名連起來不好聽,因此除了老爺公子,旁人隻能叫虎爺,誰叫他全名跟誰急。但是仔細看眼前人,臉色一陣抽搐,道:“五……五少?”

那人正是一個錦衣少年,濃眉大眼,形貌粗獷,一手拎著一根馬鞭子,搖著頭道:“媽了個巴子,今天老子出門沒看黃曆,抬頭見小人,先遇上那臭小子,又遇到你。”

馬虎幹笑,這縣城裏除了馬家父子,他是誰也不放在眼裏,張公子來自府城,他也不看重。但偏偏眼前這個五少,還有他那個混球老爹,連馬太爺都要讓三分,因此不敢輕慢,道:“五少,你說的那臭小子,莫非是一個十四五歲,長得很漂亮的少年。”

五少罵道:“不就是他?見了我二話不說,一腳就把我踹到馬下麵去了,他媽的,此仇不報,我跟你姓。嗯?你怎麽知道他,你和他一夥兒的?”

馬虎忙道:“不不不,實話說吧,他對我們家公子不利,我正在帶人追他。”話還沒說完,隻覺一隻手伸過來,抓住他衣領,就聽五少叫道:“什麽啊,原來咱們尿到一個壺裏了,走,跟少爺去抓人。”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