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上天

第1章 粉墨登場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一章 粉墨登場

金榜題名虛富貴,

洞房花燭假姻緣。

高掛的大紅楹聯底下,鑼鼓聲聲,絲竹陣陣,明晃晃的燈燭高照,三丈方圓的戲台上,一倜儻小生,一嫵媚青衣,正纏綿相擁,或唱或做,唱時聲音清婉,如泣如訴,做時水袖曼舞,姿態繚亂。

戲台底下,正是高朋滿座,兩層的戲樓,樓上樓下坐的滿滿當當。現在本是三九寒冬,滴水成冰的時節,又連續下了數日大雪,別說野外,就是大街上,雪都沒了膝蓋,戲樓裏頭依舊是氣氛熱烈。一層的散座固然魚龍混雜,人聲鼎沸,連樓上的雅座,也是高聲不絕,氣氛如熾。時常聞得“有賞”的聲音,大把的銀錢從樓上抬下來,撒到戲台上,更激起了陣陣叫好聲。

二樓的側麵,有柵欄隔開一張小桌子,位置偏僻,卻是整個前樓唯一能看見後台的,向來不賣票。這時坐了一胖一瘦兩個中年人,兩人都是穿綢裹緞,打扮的很富貴,看著也像是做生意的有錢人,坐在那兒也不看戲,喝著蓋碗兒茶,有一搭沒一搭閑聊天兒。

隻聽那胖子笑道:“李爺,我算服了,這麽大的雪,外頭這趟街上連條狗都沒有,你這戲園子裏還坐得滿滿當當的,連個空座兒都沒有,到底是你們‘慶福班’有本事,宛城裏頭頭一份。”

另外那個瘦子李爺捧著水煙杆,嘬了一口,笑眯眯道:“還不是各位朋友捧我們?今兒臘月二十一了,過兩日便是小年,今天最後一場封箱,戲碼安排的也用了心思,都是熱鬧的好戲,又特別請了趙、餘兩位老板捧場,有他們兩位的麵子,怎麽也不能太寒磣。”

那胖子幹笑了幾聲,指指戲台對麵最好的包間,道:“兩位老板的麵子夠大的,能把這位都引來,名字真是不小——就好比老鴰窩裏蹦進隻金馬猴來。真格的,既然是太爺的公子大駕光臨,你怎麽不跟著伺候去啊?”

那李爺“嗤——”了一聲,道:“剛才我去請安了,他說‘滾——沒見本公子跟張公子談論文章嗎?文章經國事,不與閑人知。這兒不用你們伺候’。”後麵一句話掐緊了嗓子,顯然是學一個年輕人說話。

那胖子大笑,道:“我第一次見有人掉書袋掉進戲樓裏頭的。也對,這位公子平時都在青樓勾欄裏頭打混,大概覺得這邊兒比那裏就是書房了。”

那李爺壓低了嗓子,道:“說真的,要不是為著他爹,誰願意伺候這孫子?人性不好,還是個吝嗇鬼,往花樓裏花錢金山銀山搬出去,可是進了我們戲園子,連票錢他都不給。上來要好茶好點心,要東要西,你看開戲這麽久了,旁邊幾個座兒賞了多少?這小子,嘿,一毛不拔,老天爺也是不開眼,怎麽讓他昨兒就爛死在女人肚皮上?”

那胖子正要接口,突然眼光一撇,正看見對著後台的那扇角門開了,有人走了進來。

那是一個最多十三四歲的少年,從上麵看,隻能看見一個側臉,也瞧不真著,隻見他這種天氣,隻穿了一件薄薄的單衣,頭上落了一層白雪,身影看來分外蕭瑟,提著一個小包袱,拐進了後台。

“這是……”那胖子一怔,道,“這不是九歲紅九老板麽?我說老李,你這就不對了。雖然現在九老板不能唱,但你也不能這麽作踐吧?大冷天的,就給人穿一件單的,徹底凍壞了嗓子,將來就真完了。你要是這樣,讓他跟我走,我就當個搭班的龍套養活,身價銀子我翻兩番給你。”

那李爺啐了一口,道:“給你?我讓他掃地刷馬桶我也不給你。再說了,真給你你也未必消受得了。你當我李三百是什麽人了?別說他,就是街邊上的叫花子,給我磕倆頭,我給一件棉衣也不難。但是不能給了錢,還讓我糟心吧?這小子倒好,以前就是傲了點,氣性大了點,月前不知道發了什麽瘋,不言不語,把屋裏上上下下家夥事兒連同一應的衣服被褥,但凡值錢的,全給賣了。我去他屋裏一看,好麽,就剩下牆了。沒衣服穿,那是他活該,我還沒找他要家具錢呢。”

那胖子笑得打跌,道:“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這個毛病。不過你也別著急了,就你給他的那點家當,總共值不了幾個大子兒,當初他紅的時候你收了多少?唉……他不是染上賭了吧?”吃喝嫖賭抽,這些毛病一般人家的孩子染上了,都是坑家敗產,何況他們梨園行的?倘若果然染上了,那就沒救了。

那李爺道:“我也怕這個,去查來著。沒事兒,這小子除了發瘋之外,沒別的毛病。倘若果然賭了,我還能留著他,早把他送給你了。”

那胖子笑罵道:“去你娘的,要真是個賭鬼,誰要他呀。”

正說著,一個家丁打扮的小廝過來,見到兩個人,別說請安,正眼都不看一眼,拉長了聲音道:“誰是李班主?”

那李爺回頭一看,卻不認得,還是堆了笑問道:“我就是,這位爺有什麽吩咐?”

那家丁神色傲慢,道:“我們少爺——就是大令公子馬大少爺吩咐,你趕緊過去伺候,我們爺有話問你。”

那李爺暗自罵道:什麽東西。麵上笑道:“是,是,我這就去。”

後台。因為今天的戲已經差不多了,隻剩下兩出,許多演員已經卸了妝,收拾整齊,但因為是封箱演出,大夥兒都沒走,正三三五五的聊天說話,也是亂作一團。這時候,門簾一掀,一個少年進來,沒引起任何注意。

那少年也不與人說話,獨自一人坐在牆角的衣箱上,將包袱拿上來橫在膝頭,剛剛解開,便聽有人叫道:“九哥。”

那少年回頭一看,隻見麵前站著一個光頭小子,已經卸了行頭,臉上油彩還沒洗淨,認出來是班子裏翻跟頭的小戲子小侯,點頭笑了笑。

小侯卻是心中暗喜,雖然年紀差不多,但是九哥卻是他們這一科裏頭最有潛質。因為他紅的最快,脾氣還不好,傲氣淩人,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就連小侯以前也根本不敢和九哥說話。隻有這一個月,偶然發現九哥似乎脾氣有些好轉,才上去說兩句話,沒想到居然就說上了。為這,他還暗自自豪來著,越發願意找九哥說話。不為別的,就為了顯示滿足自己小小的虛榮心。

“九哥,大冷天的,出去幹什麽?”小侯坐在他身邊,道:“今天封箱,大家都不走,等著晚上那一頓好的呢,你雖然沒上場,但留在這兒和我們說說話唄,反正也沒別的事。到時候大家一起去吃大餐。”

那少年道:“晚上我不去。”

小侯“啊?”了一聲,道:“為什麽?一整年就是今天能吃上頓好的,比年夜飯還好。去年吃的是上寶樓的烤鴨子,今年說是吃涮鍋子,羊肉管夠,你怎麽不去?”

那少年笑道:“班主不讓我去。”

小侯一時語塞,當初九哥紅的時候,李班主對他比親生兒子還好,後來就漸漸的不好了。最近一個月更是發作的越來越厲害,不但指使他做許多雜活累活,連飲食上也開始克扣。小侯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這就是人情冷暖的道理。想了想,他起身離開,過了一會兒,端了一隻碗回來。

那少年一怔,就見小侯把碗頂過來,湊到他鼻子底下,一股香氣撲鼻而來,隻聽他道:“你先吃了這碗麵片兒湯頂一頂,晚上回去我給你帶好菜。”

那少年接過,道:“謝謝。”也不用筷子,就著碗一口口喝下去,麵片兒湯本是演員中場叫的點心,一個大子兒一碗,全素的沒一點油水,但是熱騰騰的一大碗,多加了醋和辣子,一氣吃下去,從肚子裏一直暖到心上。

“九哥,你這是什麽?”小侯一眼看見那少年膝頭上放著一個打開的包袱,裏麵花花綠綠不知道是什麽,湊近了伸手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來一看,紅通通的一盒粉末。奇道:“這是什麽東西?油彩?胭脂?”

他們戲園子裏,有的唱旦角的男孩子,唱著唱著分不清真假,容易染上了女孩子的癮,喜歡調脂弄粉的,不過他記得九哥沒這個愛好啊。

少年放下碗,道:“朱砂。”

小侯“啊”了一聲,道:“這是朱砂?我見過藥鋪裏頭的朱砂,一粒一粒的,顏色可沒這個鮮亮。這麽細這麽豔的朱砂,趕上上好的胭脂了……很貴吧?”

那少年伸手把盒子拿回來,道:“嗯。研磨後的上好丹砂,一兩五錢銀子。”

小侯看著那盒子,咋舌道:“怪……怪不得你把家裏都賣空了,就為了買這個?”又指著盒子旁邊一遝黃色的紙張,道:“那,那又是什麽?倒像是清明節上墳用的燒紙。”

那少年道:“就是那個黃表紙。一刀一串錢,倒也不貴。”說著把包袱係上,隻留下一張黃紙,突然轉頭道,“小侯,幫我個忙。”

小侯一怔,就見那少年用桌上畫油彩的畫筆寫了幾個字,對折起來,塞給他,道:“你去西街周掌櫃的店裏,找到少東家,把這個交給他。跟他說,前日欠我的一筆賬,該還了。”說著起身,端著碗走了。

小侯看著他的背影,再看看手裏皺皺巴巴的黃紙,不由得一陣不爽,有心不去,但是又不好說出來。來回尋思了半響,西街也不遠,算時辰來回一趟應該還夠,終於跺了跺腳,道:“我就替你走一趟,誰叫你是活祖宗呢!”說著帶著那張黃表紙,從後門出去了。

那少年似乎完全沒注意小侯是不是去了,側耳聽著台上的鑼鼓聲,手指掐算時辰,心道:壓軸已經過半,大軸是一出反串戲,半個時辰也就完了,這麽說,最多不過一個時辰——

就會知道他在等的事情。

他在等,等待一個答案。

一個時辰之後,答案就會揭曉。

收藏書簽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