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老婆,別想不要我

第34章 宋陽熙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宋陽熙

“熙,我真的沒有做,你要相信我!”

迪亞瞥見這樣的冰月心匆匆忙忙捂著嘴,以免已消化的米飯都要吞出來。

宋陽熙剛剛張開嘴,話就被夢蝶依搶去。

“冰月心小姐我發覺你中文真的很爛,身為中國人你的同胞我都替你感到羞恥,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是你請他們來汙蔑我,這話一直是你自己說,現在你卻說是我說你派他們來汙蔑我,幸好有大家在可以幫我作證,要不然我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呀!”

“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旋身,回眸,冷睨著汙蔑她的這一對男女,“竟然你們不肯說,那沒辦法了,隻能送你們去公安局,你們今天已經浪費我一個小時了,今天本來有一個七位數的廣告等著我簽,現在時間被你們耽擱了,讓我律師給你們談談如何賠償我的損失吧!”

“不要呀!不要報警呀!求求你不要報警,我們願意說出是誰派我來汙蔑你的!”一男一女臉上露出膽怯驚慌的神情兩人同聲苦苦哀求著,隻差沒跪下了。

如果他們一坐牢那案底就一輩子都跟著他們了,大不了寧願少賺幾個錢也不能讓自家的父母抬不起頭來做人。

夢蝶依還沒做出表情,一旁的冰月心卻蒼白著臉蛋,兩眼水汪汪,楚楚可憐凝望著宋陽熙,兩手本來想抓著宋陽熙的衣袖卻想了想剛剛躲她的神情於是兩手僵硬在半空中。

“熙你看他們其實也挺可憐的,要不然你就幫幫他們好不好?幫他們請個律師給他們辯解好不好?”今天她一來找宋陽熙,結果瞥見一大群媒體記者在,沒多想她就在路邊拉了一名女子來汙蔑夢蝶依,沒想到被夢蝶依死咬著不放,本來想讓一名男子拉女子走的,誰知兩人都被夢蝶依咬著不放。

按以往宋陽熙的性格她說的話一定會為她去做,這一次也沒理由不為她去做,夢蝶依還是鬥不過她!內心深處還偷偷揚起贏夢蝶依勝利的旗子。

宋陽熙挺拔的身材聳立著,精美絕倫的俊臉鍍上一層淡然,高挺的鼻翼抿著嘴,墨色的瞳眸深邃染上疏離打量的光芒定定睨著冰月心,仿佛是要將冰月心完完全全看透般,繼而,妖魅的唇角驀然勾起一抹陰狠諷刺的弧線。

如果不是昨天已經知道冰月心是什麽樣的人,恐怕他還會像以前一樣讓秘書李芸打電話叫律師來處理這事。

當今天早上調查表送到他辦公室桌時,他有一股想殺了冰月心的欲望。

在他的世界裏隻有他是高高在上地帝皇掌握一切算計一切,突然知道被冰月心算計他身體裏埋藏已久的嗜血分子轉瞬間蠢蠢欲動,他這一輩子最恨的就是被女人算計,他生命中有兩個算計他的女人已經夠了(是指餘慈和夢蝶依),他可以包容,多了一個他不惜一切毀掉。

被宋陽熙這樣定定看著,一句話也不說,冰月心突然從腳底湧起一陣陣的寒冷,渾身一陣陣顫抖起雞皮疙瘩,忍住內心的冰冷,怯怯呼呼,“熙!你怎麽了?”不要嚇她呀!這幾天宋陽熙變怪怪地,一點都不像是以前的宋陽熙,讓她感到好沒安全感。

“宋總裁真是好福氣呀!有一個這麽善良的女朋友,真讓人羨慕呀!”冷冷諷刺的聲音淡淡響起,鄙夷的目光冷漠瞅著冰月心,粉玫瑰唇瓣微微向上勾,一抹冷傲貴氣夾帶諷刺的笑容優雅呈現,讓人眾人覺得她是那麽得高雅至上,高不可攀,如同是尊貴無比的女王。

“不過善良歸善良,但要知道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規矩,不是你的事輪不到外人插手。這一點恐怕宋總裁你要好好調教一下你的女人。”

眾媒體記者們一聽夢蝶依挑釁的話,深呼吸都忍不住為夢蝶依擔心,要知道在D市得罪市長沒關係但要得罪了宋陽熙恐怕連鑽地洞都會被逮住活生生打死。

宋陽熙沉默半晌,深邃的雙眸讓人看不透他在想什麽,挺拔的身影迸發出令人無法忽視的尊貴氣勢,牽動唇淡淡道,“謝謝你的建議,我會采納。”就算是她不說,他和冰月心之間也應該有應該了斷了。

他絕對不會放如一個算計他的女人在身邊。

夢蝶依接受冰月心毒辣狠毒的目光,若無其事轉身,瞥了一男一女一眼,冷冷道,“宋陽熙我今天就送你一個人情,不把事情搞大,再有下一次我可不是那麽好說話的。還有不明白的地方你可以問一問他們。”

說完,冷漠的倩影連頭也不回來瀟灑離開。

反正她今天已經玩夠了,目的也達到了,接下來她就不相信宋陽熙不會問他們話,就算是冰月心再想隱瞞都隱瞞不住,她到要看看冰月心如何圓滑這個謊!

夢蝶依一走,宋陽熙頷首讓保安們將所有的媒體記者趕出公司大門。

繼而連頭也不回直接步入電梯,冰月心怯怯緊跟上他腳步。

那汙蔑夢蝶依的一男一女被保安綁住乘坐另外的電梯上頂樓。

從一進辦公室,就坐在老板椅上,宋陽熙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一句話也沒說,寒著臉,居高臨下的目光冰冷又銳利盯著冰月心,周身迸發出溫文爾雅的氣勢。

要是了解宋陽熙性格的人都知道此時此刻的他如同蘇醒嗜血的獅子,銳利的牙齒已做好隨時撲上獵物,再狠狠撕裂獵物最後嚼到肚子裏去。

後腳跟他進來的冰月心落座於真皮沙發上,內心一直忐忑不安,雙眸怯怯斜睨著宋陽熙。

“熙你今天到底是怎麽了?”

宋陽熙也沒回她話,依舊是剛剛的神情。

他一不說話,冰月心內心就更沒主了,暗暗一鼓作氣,來個先發製人,倏然從沙發起身,步伐穩重又有力邁到宋陽熙跟前,責怪的眼眸,柔弱的神情,“你該不會相信夢蝶依的話?也以為是我讓他們來汙蔑她的?你竟然不相信我,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看到你和她在報紙上是什麽樣的感受嗎?心如刀割呀!”說著還振振有詞拳頭捶打著自己的胸膛。

委屈的雙眸湧上水珠,“你也不打一個電話解釋一下,打你電話也不接,發信息你也不回,來你公司卻遇到夢蝶依,我心好痛呀!你到底有沒有在乎過我的心?難道你真的不愛我了嗎?為什麽你這幾天變得我快認不出你來了!熙你到底是怎麽了?說話呀!嗚……”

眼眶裏麵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水珠往下流,蒼白絕色的容顏顯得楚楚可憐,如是往日,宋陽熙會二話不說擁入懷裏輕聲哄。

可惜,他不會了,再已經不會這樣做了。

宋陽熙突然發覺自己原來也不是那麽喜歡冰月心,要不然為什麽會在第一時間知道冰月心欺騙他,除了生氣要殺了她之外就沒有多餘的表情,就連心中一絲絲異樣舍不得都沒有,就像一潭安靜的湖水,反而還覺得鬆了一口氣,仿佛覺得終於有理由擺脫她了。

“今天的事情我不和你計較。”溫潤迷人動聽的聲音從宋陽熙玫瑰紅唇吐出,“事情是怎樣的你我心裏麵都明白,收起你的表情。”他覺得她不去娛樂圈當演員實在是可惜了,說哭就哭。“對我已經沒用了。”因為他已經看透了她就不會再相信她了。

“熙……”愣著大眼睛反應不過來看著他。

“你這幾年來的所作所為我都知道!托你的福,我才會和夢蝶依說了那麽傷人話,讓我離婚這麽爽快。”

宋陽熙隨手將今天早上送來的調查資料甩在冰月心臉上,麵對突然而來資料冰月心一個接穩,資料散開在空中像流星般墜落,一張一張的照片呈現在她眼中,飄落在她腳下。

蒼白的麵色一點一點變得更加白,恐怕拎到刀子在這上麵狠狠割破都沒血可以流淌,難以置信抬眸瞥著精美絕倫的俊臉,嘴角掛著溫柔微笑的宋陽熙。

眼前的宋陽熙越來越陌生,給她的感覺越來越像地獄中的魔鬼,渾身滿是血,陰森的雙眸擰著笑容看著她,仿佛就像在告訴她,她是逃不掉的獵物,乖乖被他吃吧!

不禁冰月心渾身膽怯顫抖著,穿著白色高跟鞋的腳步不停地往後退。

她的這一幕全落在宋陽熙眼裏。

勾起陰森嗜血的笑容,眼眸溫柔似水。

知道害怕了嗎?當初算計他時怎就沒想到有今天呢?

“對不起熙,我之所以那樣做是因為我太愛你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嗚……”

冰月心雖然嗚著哀求身軀卻不敢靠近宋陽熙半分,腳步不停地往挪動。

“原諒你?那不是意味著我的愚蠢嗎?怎麽辦?我的愚蠢要是被人知道了那我以後怎麽還在D市混呀!”風輕雲淡的聲音聽在冰月心耳裏卻是惡魔的聲音,渾身不寒而栗顫抖著。

“我在你身上花了不少錢,本來錢對我來說沒什麽,但對一個算計我的女人來說,我就有必要一一算清楚。”他宋陽熙說狠起來比誰都狠,尤其是對算計他的人,“這樣吧!我不和你計較這些錢,我還送一百萬給你當是分手禮物,但是你要做一件事,這事完了之後我們之間就一筆勾銷。”

冰月心也隻不過如此,六年前他怎麽會看上她呢?

這時腦海裏浮現陸豪謹的一句話,說他對冰月心就像對玩具一樣,高興了就玩一玩,沒時間一不高興丟一邊去。

有道理,玩具,冰月心是他的玩具,一個即將被他毫不留情遺棄的玩具。

------題外話------

親親們!

宋陽熙也不是一個好惹的主,知錯會改,他是不會允許除了他老媽和夢蝶依之外的女人欺騙他,男人自尊心在作祟!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