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王爺訓妃成癮

第18章 夢中的女孩

收藏書簽 字體:16+-

第18章 夢中的女孩

莫逸蕭哭哭啼啼地被德妃抱在懷中,看著他滿臉的淤青,嘴角甚至有了血跡,抬眸恨恨地瞪了莫逸風一眼,但那狠戾稍縱即逝。

“兩個皇子如此廝打,成何體統!”他雖是怒罵著,可是那抹寒芒卻隻是向著跪在地上的莫逸風。

莫逸蕭哭著看向玄帝道:“父皇,兒臣隻是聽說三哥喜歡這個荷塘,幾乎每日都會前來,兒臣便想來看看,誰知三哥卻說這是他的地方,讓兒臣滾開,兒臣不願離去,三哥便動手打了兒臣。”

莫逸風驚愕地看向莫逸蕭,反應過來後急忙向玄帝解釋:“父皇,兒臣是喜歡這裏,可是兒臣沒有說那些。”

“三哥,母妃說男子漢大丈夫要敢說敢做就敢當,你怎麽可以不承認?你還打人。”莫逸蕭往德妃的懷裏縮了縮,感覺到德妃的手臂緊了緊,他這才安心了。

莫逸風聞言臉色一變,驚慌地看向莫逸蕭母子,心頭一驚,再抬眸看向玄帝,隻見他的眼中充斥著叫作厭惡的神色。

“父皇,兒臣沒有……”

“住口!”玄帝並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而是當即下令,“既然你這麽喜歡這裏,以後別的地方你都不準去了,今夜也留在此處過夜吧!”

莫逸蕭聞言止住了哭聲,轉眸看向玄帝輕問:“那……南書房呢?”

玄帝冷哼一聲:“朽木不可雕。”

莫逸蕭擰了擰眉不是太懂玄帝的深意,可是看著玄帝一臉的怒容,他難免心頭歡喜,抬眼笑著看向德妃。

此時德妃隻是輕抿櫻唇摟了一下莫逸蕭,轉身看向玄帝道:“皇上莫要動氣,風兒尚且年幼,想必是容妃疏於管教所至,他的本性並不壞……”

“閉嘴,不許你們說我母妃。”莫逸風最無法忍受的便是那些說他母親是非之人。

可是此時此刻他這般一說更是惹得玄帝怒火上湧,揚手便給了他一耳光。

“不分尊卑目中無人,這就是你那個娘教你的?”見莫逸風捂著臉毫不知錯,玄帝氣得拂袖而去。

莫逸風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還有那個毅然決然轉身離去的背影,還有莫逸蕭的竊喜,德妃若有似無的勾唇,他委屈地哭出了聲。

直到夜裏,他雙手抱住自己,瑟瑟發抖地坐在荷塘邊承受著刺骨的寒風,眼淚滴在荷塘內。

當今皇帝下了令,自然是無人敢來接近,更是無人敢給他帶些吃的或者那件披風,服侍他的宮人並不多,而且因為他是個不受寵的主子,更是不會趟這個渾水。

而他的生母容妃想來定是知道他今日所遭遇之事,隻是她在宮中地位低下,更是對玄帝惟命是從,膽小怯懦不敢造次,他從不指望她,更不希望她為了他而得罪了那個原本就不待見他們母子的男人。

此時此刻,莫逸風看著水中倒映出的身影,倍感淒涼。

月上高空,他瑟瑟發抖地抱著自己的身子坐在荷塘邊,在漆黑的夜色中,承受著寒風刺骨。沒有人給他送吃的,沒有人給他送件衣服,隻有那寂靜的夜相伴。

“嗚嗚嗚……”八歲的年紀被罰獨自夜宿荷塘,終是抵不住心頭的顧及和恐慌。

也不知哭了多久,倦意襲來,他抽泣著輕輕闔上了眼眸。

“逸風哥哥,不要害怕。”突然的一個聲音柔柔傳來,使得莫逸風止住了哭聲。

“誰?”他抬頭四處張望。

“逸風哥哥。”聲音再次低低傳來。

莫逸風心頭一緊,可說來奇怪,原是害怕鬼怪的他卻在聽到這個聲音時毫無懼意。

最後,他竟是在水中發現了一個小女孩的臉。隻見她彎著眉眼淺笑盈盈,那眼眸恍若此刻天上的星辰耀眼奪目,讓人不忍移開視線。

“你是何人?”他喃喃開口相問,聲音中還帶著剛哭完的沙啞。

——————

今天還有一更

收藏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