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書架

我隻認你是我的妻主

第32章 活活的羞死

收藏書簽 字體:16+-

我隻認你是我的妻主

“別喊了,我沒聾,有事就說吧!”真的是懶得理他,繼續盯著窗外的黑夜。

“那個你可千萬別告訴別人你見過我的臉,還有你背過我,攙扶過我也不許說。”夏侯燁緊張的說。

“你放心,我沒有你那麽八卦。”說那個幹什麽,又不會得好市民獎。

“八卦?八卦是什麽意思?”夏侯燁好奇地問。

“就是不會那麽多嘴的意思。”

“真的?那就好了。”夏侯燁高興地說:“要不你起個誓吧?”

我瞥了他一眼,還真的是得寸進尺,“還要不要寫個血書立誓啊?”

“啊?這也行,你就寫吧!”夏侯燁想了想認真的說。

翻了翻白眼,真是個神經病,誰以後娶了他可算是娶了一個大爺猛轉頭,閉目養神,不再理會身後的瘋子。在我迷迷糊糊之際,被夏侯燁弄出來的聲音弄醒,搞什麽,睡個覺也不讓人安生,夏侯燁在不停的揉著腳腕,額頭上也出滿了汗珠,我問:“你怎麽了?”

“腳好痛!”夏侯燁淚眼朦朧的看著我。

看著他那饅頭大的腳腕,心裏想再讓他這麽揉下去,我一整晚都不用睡了,若是明天綠真明天還沒有找到我,那我豈不是要背著他出這個崖底?碰見他就是我災難的開始,不停的告誡自己,以後再遇到他,我一定要繞道而行。走過去,抬起他的腳。

夏侯燁驚恐地看著我,還抓住胸前的衣襟,“你想幹什麽?”

“唉,我能幹什麽?我是想看看你的腳。”

“不,不用了。”

“隨便你,你想殘廢,我也管不著。”要不是怕自己明天會很累,我才懶得管他。

夏侯燁聽到我這麽說,害怕的不再反抗,乖乖的讓我檢查。

我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應該沒有骨折,拿出小包包裏的化血止痛膏輕輕地給他塗抹上,再給他開始揉捏,希望藥效能夠吸收的更好些,為了出氣,我故意用大了勁,後頭看夏侯燁,咬緊牙,冷汗直流,卻沒有喊一聲疼,還真有點皇家人的傲骨,最後再塗上一層,到處也沒有找到幹淨的衣帕,就是我們兩個人的衣服也是髒的很徹底,我想起了一直包裹著腳鐲的絲巾,取下來給夏侯燁包上。

“這是腳鐲嗎?看起來挺精致的樣子。”夏侯燁問。

“嗯”說實話這隻腳鐲確實很漂亮。

“你為什麽要把它包起來?鈴鐺的聲音伴隨你的腳步聲多美啊!”

“哼!”我有病才讓這隻腳鐲曝光。

“這隻腳鐲是什麽材料做成的?”夏侯燁還是很好奇。

“不知道,別人送的。”原本還擔心隨著我自己的生長腳鐲會抑製我的腿的血液流通,變成殘廢,沒想到這個腳鐲也跟著我生長,雖然放心了,也不是很礙事,但是就是取不下來。

夏侯燁遲疑的問:“這是一個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送給你的嗎?”

“嗯”每當看見這個腳鐲,我就想起了秦雲溪這隻騷狐狸,第一個擺我一道的人,能不重要嗎?而且雪怡也是因為他,才記恨了我,才會挑唆她的父妃促成了雪慧和沐晨逍的姻緣,說是要讓我也試試得不到的滋味。這隻狐狸,真想拔光他的毛,讓它成為**狐狸,讓他活活的羞死,看他還怎麽發sao,再害了無辜的人!

第二天醒來,夏侯燁腳腕的鼓包明顯的小了許多,他也是十分的高興,終於對我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走到我麵前,輕輕地給我行了一個禮,嗬嗬,還是好人有好報,看吧,這個高傲的皇子也知道向我道謝了,“雪然公主”夏侯燁溫柔的說,嗬嗬,我等待夏侯燁的謝詞,他也確實應該好好的謝謝我了。

“雪然公主,昨天你幫我揉腳的事請不要說出去,至於你建議的說要寫血書起誓,我想了想就不用了吧,我應該相信雪然公主的為人,但是起一個誓還是有必要的。”夏侯燁認真的看著我。

我嘴裏的‘不用謝’卡在了嗓子裏,這個死孩子,我真想撬開他的腦袋,看看裏麵到底裝的是什麽,我的那個囧啊!

我舉著火把走在前麵,給他找了一根長的樹枝做拐杖,讓他走在後麵,“喂,你白天舉個火把做什麽?”

因為我始終沒有起那個誓言,所以夏侯燁的稱謂也從‘雪然公主’降到了‘喂’,見我不理他,他使勁的跳了兩步,拉著我的衣角非讓我說清楚才讓我走,我看著那修長的手指,淡淡的說:“男女授受不親”。

夏侯燁慌張的收回手,臉騰地就紅了,不再出聲。

活該!自作自受!憋死你,就是不告訴你!就這樣夏侯燁不再問話,我也不搭理他,我們隻是默默的趕路,大約走了一個時辰,聽見了綠真的呼喊聲,“主子,主子你在那裏……主子……”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找來了,使勁的大聲喊:“綠真!我在這裏啊!”。

不一會兒,綠真使用輕功來到了我們麵前,“見過主子,主子你沒事吧?”綠真見到我很是激動,但是看到我一身的狼狽很是自責。

“沒事的,就是很不小心的被某人拉了下來了,不怨別人,怨就怨你家主子我‘體弱’,還自不量力。”我把‘體弱’二字咬得極重。看著背對我們的夏侯燁,問:“綠真,你可有紗巾或者絲帕之類的東西?”

綠真掏出了一方絲帕,“主子,你看這塊行不行?”

“嗯”走過去,遞給夏侯燁,“給”。

夏侯燁忙接了過來帶上。

“主子,那就是你救得那個男子啊?”綠真問。

“嗯,那其他的人呢?”看到綠真雖然很狼狽,但是沒有受什麽傷,我才放了心。

“主子,那兩個車婦的身手果然厲害,一個侍衛就是太輕敵了才被傷到了,另一個侍衛已經押著她們還有那個受傷的侍衛先回了衙門,我讓她們順便也喊一些人過來,好一起去找主子。”

“嗯,你怎麽知道我是在崖底的?”

“你救他們的時候我就看見了,後來我追上了那群逃亡的男子,他們說你帶了另一個受傷的人在後麵,我又趕到你們分手的地方,四處的找你,最後在崖邊發現了你丟下的絲帕,我就猜主子可能是跌落到了崖底。我找了一晚可是沒有找到。今早我又看到了崖底的煙,這樣我才找到了主子。幸好主子沒事。”

“嗯,辛苦你們了。”

“主子,那個男的是誰啊?”綠真見我沒事,也放了心。

“他是夏侯燁,也是青虎國的三皇子。”我平靜的回答。

“啊!”綠真看看我,再看看夏侯燁,忙上前施禮,“綠真見過三皇子,三皇子受驚了。”

“無論相貌還是禮數,你的婢女都比你強,比你更像一個主子。”夏侯燁淡淡的說。

綠真想替我辯解,我衝她搖搖頭,“官府的人來了嗎?”

“應該快到了,我給她們留下了記號。”

“你通知她們,讓她們準備一頂軟轎,三皇子又受了傷不適合再行走,對了,不要對任何人說是三皇子,還有你的嘴巴也要嚴實些,以後可不準亂說,這可是會影響到三皇子的閨譽,你可明白?”不放心的再叮囑了綠真一番。我也害怕與夏侯燁有什麽牽扯,恨不得這輩子都與他成了平行線。

在府尹的安排下,我們三個立即回了宮,到了住處,我就先去好好地梳洗了一番,再好好的吃一頓,就陷入了沉睡中。

醒後,綠真告訴我,在我沉睡期間,太醫已經給我診過脈,說我現在體虛氣弱,需要好好的休養一陣子,天瑜,天琦,詩琪都來看過我,並且還給我帶了一些珍貴的補藥。

在我平靜的調養了一周後,身體也好的七七八八了,這天我躺在軟榻上看書,就聽見了天琦的喊聲,剛做好,天琦,詩琪就進來了。

“嗬嗬……這幾天不見,你的氣色好多了。”天琦和我一起擠在了軟榻上。

“是嗎?這還多虧了你們送來的那麽多珍貴藥材呢,詩琪你也快坐啊!”

詩琪坐在了椅子上,打量著我,“喂,確實好了不少。”

“雪然,其實我早就想來看你了,但是太醫們說你需要靜養,否則你會好的很慢。”

哦,原來如此啊,怪不得這幾天我這兒會那麽的清靜啊,我還以為天琦又找到了新的玩伴呢。

“雪然,我見你好的差不多了,我也就放心了,這樣你就可以出席今晚的團圓宴了。”天琦興奮的說。

團圓宴?我不明白的看向詩琪。

詩琪說:“每年的八月十五,青虎國的皇上都會在白天大宴群臣,晚上,則是在後宮一起家宴。”

哦,這還算是比較人道,否則晚上大宴群臣的話,大臣們就無法與家人一起過團圓夜了。

天琦好奇地問:“對了,雪然,我一直想知道你是怎麽知道那輛馬車有可疑的?你知道嗎,那兩個車婦可是有名的采花賊,不僅武功高強,還禍害了好多的男子,並且把他們賣到青樓,害了他們一生。你真的是為了民眾除了一害啊!”

收藏書簽